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广角 > 科技信息

科技:创新驱动马力足

时间:[2017-01-04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马力十足,如若用一词诠释2016年能源科技领域的发展态势,此词当之无愧。

  梳理累累硕果,记者感触着能源科技奋进的脉搏,也清晰聆听到“十三五”元年能源科技铿锵步履的厚重足音。

  最权威的声音来自2016年12月27日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会上,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指出,要积极推动能源技术装备升级,推进油气科技重大专项,实施好核电重大专项,加强关键技术攻关,深化能源装备创新发展。

  这是对2017年的前景展望,亦是对2016年的最好注脚。

  制度创新厚植发展优势

  努尔·白克力曾多次强调,能源技术创新在能源革命中起决定性作用。

  这一年,为加速科技发展,催生新动能,能源科技领域有哪些制度创新?

  ──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关于推进“互联网+”智慧能源发展的指导意见》。当下,互联网理念、先进信息技术与能源产业深度融合,正在推动能源互联网新技术、新模式和新业态的兴起。这是能源领域拥抱“互联网+”的切实之举,是推动我国能源革命的重要战略支撑,亦是中国实现从能源大国向能源强国转变的关键路径。

  ──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印发《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计划(2016~2030年)》。这是国家层面首次制定全面部署面向未来的能源领域科技创新战略和技术发展路线图,旨在实现我国从能源生产消费大国向能源技术强国战略转变。

  ──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能源局印发《中国制造2025—能源装备实施方案》。并非“象牙塔”里面的规划,而是体现国家经济和能源科技相结合,肩负我国由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之重任的规划。

  创新,智慧释放活力。每一个顶层设计都是重磅,而其中的每一个细节在拆解之后,都呈现思变、务实的创新之光。

  毫无疑问,强国之路上,能源科技创新已成改革的“最大公约数”。

  然而,在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增强创新发展能力的同时,我国具体如何实现由能源科技创新追赶者向并跑和引领者的转变?

  对此,努尔·白克力曾撰文指出,要发挥我国能源重大建设项目较多、科技创新实践机遇较多的优势,加快推广应用一批先进适用技术,试验示范一批重大关键技术,集中攻关一批战略前沿技术。力争大规模储能、新一代核电、新能源材料、燃料电池等关键技术率先取得突破,抢占能源转型变革先机。

  各路“领跑者”勤耕“小目标”

  在政策红利不断积淀的底色之下,一切成果的取得变得水到渠成。

  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近年来,我国能源科技创新能力和技术装备自主化水平显著提升,建设了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重大能源技术示范工程。

  煤矿绿色安全开采技术水平进一步提升,大型煤炭气化、液化、热解等煤炭深加工技术已实现产业化,低阶煤分级分质利用正在进行工业化示范。

  3000米深水半潜式钻井船、大型天然气液化、长输管道电驱压缩机组等成套设备实现自主化,复杂地形和难采地区油气勘探开发部分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基本掌握AP1000核岛设计技术和关键设备材料制造技术,采用“华龙一号”自主三代技术的首堆示范项目开工建设,首座高温气冷堆技术商业化核电站示范工程建设进展顺利,核级数字化仪控系统实现自主化。

  陆上风电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海上风电技术攻关及示范有序推进。

  光伏发电实现规模化发展,光热发电技术示范进展顺利。

  大型水电、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和±800千伏特高压直流技术及成套设备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纤维素乙醇关键技术取得重要突破……

  对这一个个“小目标”的不懈追逐彰显我国能源科技工作者“只争朝夕”的魄力;“小目标”的实现,则昭示着我国在世界能源科技领域“力主沉浮”的雄心。

  在新一轮能源技术创新中,主角该由谁来扮演?非“领跑者”莫属。

  岁末回眸,河北张北是无法错过的坐标。此地诞生的“国家风光储输示范工程”,凭借所采用的世界首创的“风光储输联合发电”技术路线,为世界性难题贡献了“中国智慧”,荣获中国工业大奖。此外,哈锅、亨通、双良、华电科工等能源企业均凭借“独门绝技”获得殊荣,成为当仁不让的行业技术“领跑者”。

   更智慧更低碳为大势所趋

  能源科技之光,穿过“活”力全开的2016,照亮备受瞩目的2017。

  展望2017年,以国家战略需求为导向,提供多维度的技术支撑,将是能源科技革命的发力点。

  业内人士表示,更智慧、更低碳的能源技术体系将日臻完善。

  目前,我国能源利用效率总体处于较低水平。这要求通过能源技术创新,提高用能设备设施的效率,增强储能调峰的灵活性和经济性,推进能源技术与信息技术的深度融合,加强整个能源系统的优化集成,实现各种能源资源的最优配置,构建一体化、智能化的智慧能源技术体系。重点发展分布式能源、电力储能、工业节能、建筑节能、交通节能、智能电网、能源互联网等技术。

  我国承诺,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早日实现。为此,提供低碳能源技术支撑势在必行。在可再生领域,重点发展更高效率、更低成本、更灵活的风能、太阳能利用技术,生物质能、地热能、海洋能利用技术,可再生能源制氢、供热等技术;在核能领域,重点发展三代、四代核电,先进核燃料及循环利用,小型堆等技术,探索研发可控核聚变技术;在二氧化碳封存利用领域,重点发展驱油驱气、微藻制油等技术。

  此外,能源技术发展离不开先进材料和装备的支撑。根据重点能源技术需要,重点发展特种金属功能材料、高性能结构材料、特种无机非金属材料、先进复合材料、高温超导材料、石墨烯等关键材料。同时,重点发展非常规油气开采装备、海上能源开发利用平台、大型原油和液化天然气船舶、核岛关键设备、燃气轮机、智能电网用输变电及用户端设备、大功率电力电子器件等关键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