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广角 > 绿色能源

宁德核电为生态福建提供强劲引擎

时间:[2018-12-21 ] 信息来源:中电新闻网
作者: 
浏览次数:

  晴川湾畔,太姥山下,4台单机容量108.9万千瓦的二代改进型压水堆(CPR1000)核电机组低浅轰鸣,核裂变下释放转换出的澎湃电能无远弗届。

  数百米外,山丘之上,200亩白茶如滚滚绿波倾泻而下,林中小亭、乐园广场镶嵌其中,不时吸引着村民小童闲暇游玩。

  5年前,第一缕清洁核电由宁德核电站输向福建大地,开启了福建省拥抱核电的大门。作为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颁布后首个开工建设的核电新基地,宁德核电用安全与创新的亮眼成绩,向中国乃至世界核电版图注入了稳定与振奋的力量。

  不负习近平总书记的深切嘱托,以“建成具有标志性和历史性意义的宁德核电项目”为使命,今日之宁核正以投产以来“历史最佳”的发展态势为八闽大地提供着清洁高效的动力源泉,成为生态福建建设的强劲引擎。

  创业:肩负推动我国核电自主化体系建设的重任

  福建省宁德市是习近平总书记的“第二故乡”。2010年9月5日,习近平同志“回家乡调研”,看到宁德核电项目如火如荼的建设场面时,他感慨万千:“当年,闽东人有3个梦想:一是撤地建市,我在任上时实现了;二是建设温福铁路,现在梦想成真;三是开发三都澳,如今也指日可待。而核电项目,却是当年想都想不到的。”

  “历史上,闽东地区经济发展落后。习近平总书记当年在宁德工作时着力打基础、绘蓝图。他强调绿水青山,主张精准扶贫。”站在总书记当年视察电站建设现场的观景平台,福建宁德核电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一农倍感振奋,作为福建省有史以来最大的能源投资项目,宁德核电的落地对于闽东地区稳定供电、拉动经济、带动发展意义非凡。

  “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宁德地区还仅靠区域内小水电供电,并未与福建电网相连,供电稳定性较差。宁德核电一期项目的投产为闽东地区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能源电力保障。当前,我们正在努力开展二期5、6号机组的核准工作,以期更好地为宁德发展尤其是2025年后宁德的能源需求提供保障。”福建宁德核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刚告诉记者。

  步入宁德核电厂区,海天一色的美好图景、山青水绿的自然风貌近在眼前,而当深入了解电站建设管理者的亲身经历,记者才获悉其建设过程远非表面感受到的这份宁静与安详。

  宁德核电站由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福建能源集团共同投资、建设和运营,是中广核走出广东后第一个建成的核电基地。时隔近20年,曾经参与大亚湾、岭澳核电基地的建设管理人员已步入退休年龄,新人为主的团队结构为宁核项目的建设施工提出了挑战。宁德核电地处滩涂,与大亚湾的水文环境相差迥异,淤泥沉积的情况需要不断在施工中调整与克服。与此同时,作为福岛事故后全球首个投产的核电新基地,宁德核电担负着进一步推动我国核电自主化体系建设的重任。

  一览宁德核电发展史,“敢于吃螃蟹”成为了该公司创新实践的生动写照。一期工程综合国产化率达到80%,全范围模拟机国产化、主管道窄间隙自动焊技术、首炉18个月换料等重大自主化技术获得突破;在工程建设EPC总承包、项目前期融资策略、初步设计和执行概算编制等方面实现多项管理创新,为后续核电新项目建设提供了良好借鉴。

  推动我国核电自主化体系建设,不仅是我国核电产业发展的迫切需求。随着国产化机组的调试、建设,核电发展的本身也在向相关设备厂商、安装单位提出高质量的更新要求。在我国由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转变的进程中,由宁德核电起步的建设项目,对工业制造业的巨大带动效应不言而喻。

  干事:打造对外输送人才、经验的能力

  宁德核电一期工程项目于2004年1月开始厂址查勘,2008年2月正式开工建设,电站首台机组于2013年4月投入商业运行。5年建成投运的周期在核电站建设中堪称高效。

  这种高效的结果并非偶然得来。行走在宁德核电厂区内,记者随处可感受到核电人按部就班、按章办事的行为作风。上下楼梯扶扶手,走路要走斑马线,接听电话要驻足,开车不超40迈……对核电人的理解从生活区内的一言一行便可开始。进入项目现场,厂房墙壁、通道地面各类安全提示随处可见,清晰地传递出“凡事有章可循,凡事有人负责,凡事有据可查,凡事有人监督”的管理理念。

  “所有的工作都离不开人,一个组织严密的机构运作本质上要依靠文化的驱动。”马刚表示,传承于中广核的安全文化基因,渗透于宁德电站建设中,需要在文化建设上采取多重办法,以将无形的概念体现在行动之中。

  安全文化体现在严苛的规矩遵守上,更体现在持续不断的技术提升上。在电站观景平台旁边的宁德核电培训中心,是电站除项目现场外的另一个核心区域。2012年,我国自主研发设计的百万千瓦级核电站全范围模拟机在这里首次投入使用,为电站最核心的工作岗位———操纵员提供着“实景”技能培训。

  宁德核电公司培训部经理毕业成告诉记者,所谓的实景不仅是指电脑、仪表、盘台的位置与真实机组完全一致,甚至连座椅、灯光位置、照射方向也同主控室中一模一样。“我们会在模拟机上设置实际操作中无法训练的突发事故,保证出现故障任何一名操纵员都有能力掌控现场。”毕业成说,从基础的仪表数值异常到机组电源失去,模拟机对故障设置了众多分类,其中包括再现福岛事故情景等。高强度的培训下,立志成为操纵员的应届大学毕业生,至少经历6年培训才可上岗,在岗期间也要不断进行训练考试以保有资质。

  据悉,国产全范围模拟机的开发,在设计进度上比国外公司缩短了半年,设计费用也只有其三分之一,但运行效果可全面达到国际同类核电模拟机的水平。如果说宁核项目建设之初,人才短缺还是公司亟须解决的问题的话,经过投产后5年的培训,与成熟电厂相比,人才能力的差距正在缩小。再过两三年,年轻的宁德核电便可具备向其他基地输送人才和经验的能力。

  安家:“核电之家”与当地百姓共享家园

  宁德市辖区内,风景秀丽的太姥山镇备湾自然村正悄然发生着巨变。200余户备湾村民因核电基地的建设而集体搬入了移民新村。每家每户6层小楼,让全村人生活品质发生着根本改变。

  太姥山镇牛郎岗行政村副书记周祖荣,如今还有着另外一重身份———荣发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带领村民承担起电站茶园养护、物业保洁等工作。提起宁德核电,老周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电站建设之前,我在晴川湾打鱼,也在原秦屿公社茶厂上过班。2005年听说备湾村的土地要被征用,用于建设宁德核电基地。说实话,我的心里真不踏实。”老周说,为亲眼所见核电站是否有辐射影响,他参加了由太姥山镇政府组织的大亚湾核电基地考察。回来后,自己的顾虑一扫而光。“我在大亚湾电站外看到了宾馆、酒店、餐厅一家挨着一家,不仅附近居民没有受到辐射的影响,核电站对当地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的确不小。”从大亚湾归来,老周带头赞成了核电基地的征地建设。

  2007年,为解决搬迁户生活来源问题,宁德核电动员备湾村民成立服务公司,通过承包宁德核电相关服务类项目,吸纳备湾村失地村民就业,彻底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在老周和其他几位村民的响应下,2008年3月荣发园林公司正式成立。而今经过近10年的发展,该公司以备湾村民为基础辐射周边各村,已吸纳固定员工80人,临时员工200多人。

  在宁德核电,家园建设的理念随处可见。“核电之家”的声望不仅是厂区内部的建设目标,对当地百姓同样如此。每天清晨,如果赶得巧的话,都会看到厂外跨海大桥上有村民出入的身影,他们一人一证被授权进入厂区海域打鱼。“鉴于安保的要求,对于村民来说,虽然打鱼要比电站建设之前麻烦很多,但我们依然希望为曾以赶海为生的渔民们尽可能地保留打鱼的权益。”宁德核电公司总审计师李涌说,宁德核电包括征地和填海在内共获得初始陆地面积4800亩,但其实真正可用的平地并不多。“对于自然山地我们尽可能保留,在驻守一方生态的同时,也为村民创造更多的收入来源。”

  离开宁德核电已是夕阳西下,眺望晴川湾海面的波光粼粼,感叹太姥山镇居民的美好家园正以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另一种方式延续下来。

  从2003年地区生产总值近300亿元发展为2017年的超过1700亿元,宁德市15年间经济体量翻五番的数据见证着宁德核电对于地区能源电力保障所作出的卓越贡献;从2013年宁德核电一期首台机组发电,突破福建省“零核电”的历史,到福清、霞浦、漳州核电项目陆续建设、运营,福建省在运核电装机占全省发电装机容量的比例已达16%,核电发电量则占到福建整体发电量的30%左右……以宁德核电为原点,习近平总书记对于“造福闽东人民,造福福建人民”的殷切嘱托已在福建大地画出美好同心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