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广角 > 媒体聚焦

穿“铠甲”建“海军”南网守护海底电缆

时间:[2011-11-14 ]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作者: 
浏览次数:

  ●20万吨的“铠甲”如何抛向100米深的海底电缆?●用抛石的方法能否彻底解决海缆安全问题?

  ●大海并不总是春暖花开,“南网海军”常常面对的是孤独,甚至是莫名害怕。

  “要全力协助推进海南海底电缆抛石保护施工,克服困难按期完成。这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高度重视,确保万无一失。”南方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赵建国。

  “海缆的防护措施不可能无限的升级。”超高压公司总经理宫宇。

  “抛石施工仅仅是保护海底电缆的手段之一,要想守护好这条生命线,最重要的是预防关口前移。”超高压公司广州局海口分局局长张胜慧。

  10月26日清晨,海口的阳光毫不吝啬,但当记者驱车到港口准备去抛石施工现场采访时,港口竟然乌云密布,下起雨来。琼州海峡,暗流潮涌。7级的大风掀起1米多高的大浪,排山倒海冲过来,记者乘坐的船被撞得左摇右晃,船上的人晕得“死去活来”。

  40分钟后,海底电缆抛石保护施工船——“Flintstone”(福林斯通)号这个庞然大物终于印入眼帘。这一天,它驶入海南省最南端的澄迈县马村港,经过10多个小时石料装载和进行补给之后,满载着20000吨石料又返航到琼州海峡海缆保护区,开始进行第六船期的抛石保护工作,此前,它已顺利完成第五船抛石保护工作。

  船只拖锚,可能导致2亿维修费

  海南联网工程海缆路由位于琼州海峡,海上交通繁忙,大型船只过往频密。在琼州海峡交管中心,记者看到,大屏幕上,一个个带有船名的圆点在电脑屏幕上蠕动,尤其在港口附近,黑点密集得像一群蚂蚁。“进出港的船舶太多,有时候还需要等待。”交管中心副主任朱文海告诉记者,“凡是200总吨的船舶都纳入交管中心的监控,去年有13万艘商船通过海峡,还不包括渔船。”

  “海缆运行最大的压力就是锚害。”超高压公司广州局海口分局局长张胜慧说,从2009年投运以来,到现在为止,已经有14起抛锚了。海缆看起来貌似庞大,其实非常“脆弱”,若被锚挂住产生移动、拉伸,那么海缆会因为张力过大而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2010年3月25日巴拿马籍货船“龙洲号”(总吨4000吨,锚重2.0吨)在距离A相海缆西侧9米处因大风紧急抛锚避风。“我们当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它要是继续拖锚,可能导致2亿元的维修海缆费用。”超高压一位负责人回忆起来至今后怕。

  今年3月至4月,在南方电网公司的安排下,超高压公司先后组织与挪威Nexans公司进行五轮艰苦谈判,签订了海南联网工程登陆段和抛石保护补充协议,8月2日,专业抛石施工船开始对海南联网工程海底电缆进行抛石保护。

  “海军”三件宝

  抛石施工毕竟是被动防护,超高压公司一直在考虑防御关口前移的问题。琼州海峡目前是“九龙治水”的现状:海面上是琼州海峡交管中心管,中间是农业部下属的渔业局管,海底是国土部门管。“光靠各种部门去协调终究不是办法,还得自己去海上巡视。”超高压公司一位负责人说,为了保证海底电缆安全运行,需对海缆路由海面及过往船只进行24小时实时监视。

  2010年7月,超高压公司委托广东省渔政总队徐闻大队使用“中国渔政44285”进行定期巡视,南网“海军”终于借船出海了!10名海缆运维班成员组成了南网第一批“海军”。

  没有自己的船,也没有自家的泊位,怎样从陆地登上巡视船?记者们随着海缆班成员走到海边,聘请当地渔民担任的护缆员驾驶着柴油动力的木船过来了,记者们站在一块3平方米、30厘米厚

  的白色塑料泡沫上,先“摆渡”几米到渔船旁。从“摆渡”泡沫登上渔船,身体微弓,脚步要快,还得防止在攀登过程中滑倒。

  渔船“突突突”地吼叫起来,载着记者驶向琼州海峡中央,没有了巨石堤坝的保护,海外已经是波涛汹涌,那就是巡视船停泊的地方。按照船老大的命令,记者抓住时机立即“跳帮”(利用两船接近时强行登上对方船只)。

  “远方的海上翻着白浪,海浪大约1米。”巡视员胡哲飞快地告知了今天的海况。

  “你看那里。”胡哲拿起望远镜巡视了一下,指着7号浮标的方向告诉记者,“那边有几个大浮球,下面就是定置渔网,下面用600斤的沙包固定住,两个球之间就是渔网。”渔网不能靠近海缆路由,“我们每天的任务主要是查看海缆上方有没有渔网,有没有船只抛锚,或者航标受到损害。”

  救生衣、GPS、望远镜是海缆班的三件宝,不过这些设备对处理紧急情况稍显不足。“我们现在的AIS(船舶自动识别系统)、CCTV(近岸视频监视系统)正在发挥越来越强大的支撑作用。”随船出海的超高压广州局海口分局党委书记杨军告诉记者,至于VTS(船舶交通管理系统)系统他们也紧锣密鼓地在协调进行。

  手持令箭,心中不慌

  “海缆的防护措施不可能无限的升级。”超高压公司总经理宫宇说,必须通过更多的方法,尤其通过管理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据了解,除了在基建环节建一条坚强、牢固的联网工程,超高压公司还将整合地方政府、海事部门和立法机构等多方力量,运用雷达、GPS等先进技术手段在线监测监控、对海底电缆立法保护、建立“保防抢”快速联动响应机制等综合措施,来确保海底电缆长治久安。

  2011年8月1日,《海南省电力建设与保护条例》正式实施。“以前我们是拿鸡毛当令箭,现在是真的有令箭了。”据悉,条例专设“海底电缆保护”一章,使得海缆保护真正做到了有法可依。

  “立法是一个法律层面的,真正操作起来还是联席会议制度”,张胜慧介绍说,2011年1月10日,海南省政府组织召开海缆保护专题协调会,推进海缆保护联动机制建设,“现在如果海缆出事,它不仅仅是企业的责任,政府也有责任替我们出一份力。”

  “我们最大的愿望是有一条巡视船、一个海缆监视中心、一套外部保障体系、一套海缆维修方案以及对应的人财物资源支撑的海缆运维体系,形成守护海缆安全的长效工作机制。”张胜慧介绍。

  2005年9月的“达维”台风,使海南电网解列,全省停电。6年之后的2011年,“纳沙”“尼格”台风接踵而至,海岛基本平静。由于海底电缆这条生命线的支持,海南与主网实现连接,形成环岛220千伏主网架,全省县级电网全部实现双电源供电的供电格局,提高了电网防御台风能力,重要输电线路抗风能力达到40米/秒以上。

  “海南岛是一个小网,像个小孩,而南方电网就像一个成年人。两只手牵在一起后,小孩想摔跤就很难了。”张胜慧形象地打了个比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