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广角 > 企业资讯

中核集团沙特铀钍资源项目开展纪实

时间:[2017-09-08 ] 信息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作者: 
浏览次数:

  8月26日早晨,赵丹一拿起手机,就看到朋友圈被这样一条微信刷屏了——中核集团与沙特加速推进铀钍资源合作,提前开展第二阶段工作。

  “很快就要与沙特朋友们再见面了。”作为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的一名博士,赵丹是中核集团沙特铀钍资源合作项目测氡组的负责人,“听说这次要在野外工作大半年。”虽然又要与沙尘暴、高温热浪作伴,但赵丹觉得“能拿下两国的大项目,一切辛苦都值得。”

  沙特铀钍资源项目是中核集团与沙特地质调查局联合开展的一项放射性资源勘查项目,旨在满足沙特核电规划的需求。2017年3月16日,在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沙特国王萨拉曼见证下,中核集团董事长王寿君与沙特地调局局长纳华伯签署了合作协议。

  “我们在短短两个月内高质量完成了对沙特九片区域第一阶段的野外地质调查工作,初步确定了沙特良好的找矿前景。”中国铀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杜运斌说,“中核人通过这个项目,在世界面前打响了中国能力、中国信心、中国品牌。”

  完成一项不可能完成的工作

  “中国人没有让沙特失望。”自合作以来,纳华伯多次对中核集团表达赞许。在他看来,中核集团完成了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工作。

  “第一个不可能是合作。”据纳华伯介绍,2016年,沙特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合作伙伴,但中核集团并未在其考虑范围内,而且沙特已经和中国国内其他单位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2016年8月29日,正值杭州G20峰会前夕,受沙特王储委托,沙特地调局访问中核集团。“行程安排里并不包括调研中国铀业,但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杜运斌回忆:“在访问集团总部结束后,我们主动邀请纳华伯利用下午休息时间参观核地研院。

  当天下午2点,纳华伯带着“只是去看一看”的心情第一次走进了核地研院。

  核地研院院长、沙特项目负责人李子颖和他的研究团队带领纳华伯一行参观了先进的实验室、精密的仪器设备,还有中国核工业的开业之石,并用熟练的英文向他们介绍了中国铀矿理论技术创新成果和找矿突破。纳华伯坦言,就在那一天,他向真主发誓:“中核集团就是我们要找的合作伙伴。”

  然而,让中核集团困惑的是,纳华伯离开后2个月时间里却毫无音讯,一直到11月,中核集团才接到了沙特地调局开展进一步交流的邀请。

  “事后我们才知道,沙特在这两个月期间还与其他有关国家进行了接触,并进行了比对调研。”作为当事人之一,中国铀业副总经济师丛卫克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依旧很兴奋,“最终还是我们以负责任的态度和雄厚的实力赢得了沙方认可。”

  面对沙特地调局的邀请,中核集团有备而去。2016年11月20日,中国铀业和核地研院组织专家团带着11个课题,赴沙特进行交流。熟练的英文、全球领先的矿产资源勘查技术以及高度负责的合作建议,再一次赢得沙特专家们的青睐。就在那一次访问期间,中国铀业、核地研院就与沙特地调局签署了铀矿勘查的技术合作框架协议。

  “第二个不可能是时间。”李子颖表示,按照国际惯例,开展铀钍资源勘查落实矿床一般要10年左右才会有结果,但沙特给的期限只有2年并要求提交普查资源量。

  为了做好技术方案,核地研院和沙特专家们一起研究勘查技术方案,查阅相关数据。他们从2016年年底一直干到了2017年1月26日,不少人为此还放弃了春节的假期。“那天是除夕,中国铀业、核地研院和沙特地调局在北京签署了技术方案确认书。”就在新年钟声要响起的前一刻,李子颖和他的团队才签完协议,把沙特专家送上了回国的飞机。

  经过集团公司、中国铀业以及核地研院等与沙特多轮沟通,终于在沙特国王访问中国期间,双方正式签署了协议,也让这个项目变成了国家项目。

  事实证明,对于这个国家项目,中国人没有让沙特失望。

  从今年3月中旬开始,中核集团核地研院和有关队所近百名专家奔赴沙特,经过艰苦奋战,克服了高温酷暑等境外作业困难,对沙特9片大区、35片小区开展放射性资源勘查工作,于5月下旬高效高质地全面完成第一阶段野外工作,发现并圈定多处找矿靶区,为下一阶段矿产资源突破和扩大奠定良好基础。

  “通过初步预测和评价,可以说沙特不仅有世界级的石油,还有世界级的铀资源潜力。”今年7月21日在新疆举办的中沙研讨会上,李子颖率领团队用一天半的时间,向沙特地调局、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的专家们介绍了第一阶段野外勘查的成果。当听到以上判断,沙特专家们兴奋地鼓起了掌。

  研讨会后,纳华伯又参观了中国目前最大的绿色铀矿大基地——天山铀业。看到先进、绿色的矿山,纳华伯连连表示“太震撼了”。这位年届七旬的老人向中方专家表示:“我对未来双方铀矿合作充满信心。”

  2017年8月24日,中核集团与沙特地调局签署深化合作备忘录,为纳华伯的这份信心写下了最好的注解。

  “没有铀资源保障,核能发展就是空中楼阁。”在新疆研讨会上,中核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和自兴表示,中核集团在沙特开展铀钍资源勘查,将为沙特和平利用原子能做出重要的战略贡献,也为中核集团与“一带一路”国家开展合作积累了经验。

  博士团队的拼劲儿

  沙特阿拉伯是中国在阿拉伯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目前,该国主要依靠石油和天然气发电,电力消耗过快,对其油气资源已形成压力。为此沙特制定了核能发展规划,并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合作伙伴,旨在寻求核能解决方案,建立核工业体系。

  而通过本次合作,来自沙特地调局的首席专家纳瑟尔认为——中国合作伙伴靠得住!

  纳瑟尔是一位曾在中国相山铀矿接受过培训的埃及人,因为该项目,他在20年后与中国再续前缘。

  据本次项目的技术负责人范洪海博士介绍,纳瑟尔对工作特别负责,也是一个特别爱问问题的专家。“他和中国人一起跑野外、做实验,对中核集团先进的技术很吃惊,对中核人吃苦耐劳、负责任的表现很认可。”

  “为了做好该项目,我们组织了一批高质量的专家团队。”据杜运斌介绍,从去年11月,双方签署技术合作框架协议开始,中国铀业就成立了由主要领导任组长的对沙工作领导小组,派出了近百位技术专家奔赴沙特。

  在核地研院,记者见到了这支被沙特高度赞扬的“博士团队”:清一色晒得黝黑的皮肤、有些人胳膊上还在蜕皮,但每个人的眼神都闪着兴奋的光芒。

  “现场室外温度超过65摄氏度,汽车内开空调温度也在40摄氏度以上。不出三天,我们就被晒爆了皮。”据沙特项目一片区负责人、核地研院工作人员陈金勇博士介绍,“我们每天中午必须想方设法找到一颗树,为的是能蹲在树荫下吃饭。我们也不敢在石头上坐,怕变成烤肉。但为了帮沙特早日找到资源,大家都憋着一股劲——要干好,出好成果。”

  博士团中的核地研院东前博士也憋着同样的劲儿,忙着忙着就忘了归队时间。据别人讲,有一次他为了找到一个异常点,一个人爬了8个小时的山,最终找到了异常点。但这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爬8小时回去了,只能通过定位系统求助驻地人员营救自己。

  “幸好他的手机有电,可以通过定位找到他。”核地研院黄志新博士是东前所在项目组的负责人。“事后我们才知道,东前中途向当地牧民要了几瓶给牛羊用的水才坚持到我们去接他。”谈到这里,黄志新眼圈发红。

  “我们测氡组需要找当地工人来打钎条。但没几天当地人就嫌丢人不干了。没办法,一帮博士们开始自己打钎条。”赵丹博士对团队的拼劲深有感触。

  “当你在岩石下躲避沙尘暴时,当你蹲在地上就着沙子吃午饭时,当你被沙特朋友当作兄弟时,当看到中国核工业走出国门时……你内心中真的会产生身为一名中国人的自豪!”谈到这份自豪,该项目副负责人、核地研院总工程师秦明宽动了真情。

  通过这个项目,在中国核工业“走出去”步伐中,天然铀势头越来越强劲、优势也越来越明显。“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沙核能合作取得阶段性成果,是建立在双方友谊、诚信、互补以及一线技术人员辛勤劳动的基础上,这为下一步双方深入合作奠定了坚实基础。”和自兴对中沙核能合作的未来十分看好,“中国还将推动核电、核燃料等产业‘走出去’,这是中国核工业完整产业链的优势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