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公司援疆纪实

时间:[2017-09-30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新疆,不仅有广阔无垠的的草原、又脆又甜的哈密瓜、美味多汁的葡萄,还有较为丰富的风能和太阳能资源。新能源发展优势得天独厚,开发潜力巨大。

  国网新疆电力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新疆电网新能源装机2743万千瓦,位居全国第二。受限于经济发展,新疆新能源电力富余,国家电网公司电力援疆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促进疆内新能源消纳,这关系着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意义重大。

  2016年至今,国网通过实施跨省交易、燃煤自备电厂替代、风电供暖等方式,使新疆新能源消纳达到国内领先水平。本报记者赶赴新疆多方采访,了解到新疆风电、光伏消纳的一个个成功案例。

  投巨资———搭建电力通道

  新疆的发展,与能源开发密不可分。把疆内的能源资源转化成电力,进行远距离、大规模输电和全国范围优化配置,是新疆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然而,由于新疆地域辽阔,电网东西、南北跨度均超过2000千米,特高压电网通道建设势在必行。2007年8月召开的“自治区与国家电网公司就新疆电网‘十一五’发展会谈纪要落实情况座谈会”提出,通过加快建设750千伏电网和特高压直流工程,实现新疆电力大规模外送。至此,疆电外送的局面打开。

  近几年来,国家电网公司对新疆电网外送通道的规划和投入可谓是高起点、大手笔。

  新疆电力发展策划部规划一处专责王新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06年国家电网公司控股新疆公司以来,推动新疆电网连续迈上新台阶。尤其是2010年3月,750千伏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第一通道建成投运,使新疆丰富的电力资源首次跨越天山走进内地,疆电外送的大幕从此拉开。

  据王新刚透露,“十二五”期间,哈密南—郑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750千伏第二通道交流等工程建成投运。2016年1月,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输送容量最大、输送距离最远、技术水平最先进的准东—皖南±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开建。2006~2016年,新疆电网发展总投资超过1060亿元,其中750千伏及以上电网完成投资433亿元。

  记者从新疆电力还了解到,“十三五”期间,新疆还将投产准东五彩湾—华东皖南±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届时疆电外送能力将达2500万千瓦,满足新疆富余电量大规模外送需要。

  出新招———外送富余电力

  最近几年,随着新疆能源基地战略的实施,疆内风电、光伏装机“暴增”,但售电量却增长缓慢,大量的风、光能源囤积在疆内,弃风、弃光问题严重。电力消纳难度增大。

  为把囤积在疆内的富余新能源送出去,近年来,新疆电力大力推进电力援疆,将疆内的风电、光伏化身为电能,打捆外送。

  “2016年,新疆电力启动‘电力援疆+市场化’跨区域送电工作,与7个省(市)签订电力援疆协议,疆内超过360家发电企业(其中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企业超过90%)参与,新疆外送电量超过25亿千瓦时,使去年新疆弃风、弃光率平均下降了近15%。”新疆电力交易中心副主任李宏杰向记者透露,今年上半年,依托国家和省级电力交易平台,新疆电力完成援疆外送电量34亿千瓦时,相比2016年全年高出36%,使得新疆弃风、弃光率得到进一步下降。

  新疆还积极参与国网公司组织的跨省跨区新能源现货交易。据新疆电力调控中心副主任王子琦介绍,现货交易主要由国家电力调度通信中心主导,新疆调控中心与国调中心、西北电网建立新能源协同消纳机制,根据网内新能源发电情况以及内地电力市场实时需求,实时调整网内新能源发电出力,实现新能源电量实时外送。其中今年1~7月完成跨省跨区新能源现货交易电量9.2亿千瓦时。

  除此之外,新疆电力还与西北各省错峰,发掘低谷外送和错峰潜力,充分发挥西北各省的调峰互济能力,建立西北电网援疆电量库。通过省间互保协议、青海冬季送电和电力援疆置换、短期临时交易支援协议等,促进疆内更多的新能源外送。

  数据显示,新疆新能源外送电量从2014年的28.27亿千瓦时上升到2016年底的78.87亿千瓦时。截至今年8月,新疆电网的外送能力已达1300万千瓦,累计外送电量超过1200亿千瓦时,相当于外送标准煤3760万吨,全疆360多家发电企业从中受益,带动经济效益增长超过1000亿元,增加利税82亿元。

  多举措———促进就近消纳

  电力外送只是新疆解决新能源消纳问题的一个可行之策,但这并不是唯一之策。近两年来,为促进新疆新能源实现就近消纳,新疆电力称得上敢为天下先。

  为促进新能源实现就近消纳,在新疆能监办的大力支持下,2015年新疆电力率先在全国开展了调峰替代交易试点工作。2016年3月,新疆又成立了国网首家省级电力交易机构———新疆电力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并扩大了调峰替代交易新能源企业参与范围,将新疆电网符合准入条件的新能源企业都纳入交易。

  李宏杰向记者表示,2016年新疆电力充分利用市场和政策手段,使新能源消纳实现了逆势增长,其中,促成新疆各企业燃煤自备电厂通过替代交易,消纳新能源电量60.7亿千瓦时;推动发电厂与用户面对面洽谈,实现大用户直接交易108亿千瓦时,新能源占5.74亿千瓦时。截至8月底,新疆共完成新能源替代自备电厂交易量129.7亿千瓦时,位列全国第一。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参与交易新能源企业的弃风、弃光问题。

  “为最大程度地消纳新能源,新疆电力在保证电网安全和民生供暖最低需求下,坚持新能源优先发电原则,优化火电、水电机组运行方式,全力消纳新能源。”王子琦还对记者说,例如,去年11月,跨越天山的伊犁—库车750千伏输变电工程正式竣工投运,实现了将伊犁地区的水电和南疆的光伏电站联合调度,白天优先调度南疆光伏电力,夜间给伊犁地区水电让出发电空间。

  据记者了解,2016年,在全国新能源电力市场普遍萎靡的形势下,新疆新能源消纳占新疆电网售电量的31.8%。这也就意味着,新疆老百姓家里三盏照明灯中,就有一盏用的是风电、光伏。这个数字要远远高于全国5.19%的新能源消纳水平。

  数据显示,新疆新能源本地消纳电量从2014年的147.43亿千瓦时上升到2016年底的207.7亿千瓦时。

  抓源头———推动持续发展

  国网能源研究院的相关专家告诉记者,在电力需求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包括新能源在内的各类电源装机仍保持较快增长,新增的用电市场已无法支撑新能源等各类电源增长,是西北部分地区弃风、弃光问题长期无法解决的根本原因。

  为从源头上破解新能源消纳难题,推动风电、光伏实现持续发展,去年3月底召开的新疆能源工作会议提出,实施“以电代煤”“以电代油”“以电代柴”等电化新疆工程,全面提高电能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

  记者了解到,目前风电供暖是新疆电能替代最主要的方式。其中乌鲁木齐达坂城区域是新疆风电清洁供暖示范区。为此,记者于9月17日专门来到达坂城风电场采访。其中中广核达坂城风电场场长梁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在新疆电力等单位的大力支持下,他所在的风电场实施了风电供暖,共消纳电量628万千瓦时,使其弃光率平均下降了29.49%。

  据了解,达坂城首批风电供暖示范区项目每年能够消纳达坂城风电场电力1.2亿千瓦时,使得该风电场2015~2016年同期弃风率平均下降了20%左右。

  与此同时,新疆电力还结合实际情况,积极开展电制农副产品、电冷藏库等电能替代新技术应用,先后解决南疆四地州2757家杏热风烘干房生产加工用电,实现106个蔬菜大棚的电采暖用电。

  众所周知,为从源头上遏制风电增长过快的势头,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17年全国风电投资监测预警结果的通知》规定:新疆(含兵团)等省(区)为不得核准建设新的风电项目的红色预警区域。

  对此,王新刚告诉记者,为从源头解决风电消纳难题,新疆电力严格落实通知要求,停止了今年所有新报装的风电项目的受理。

  如今,新疆丰富的新能源被转化为电能,强劲的电流在头顶的一条条电缆中漫卷奔流,不仅浸润着新疆大地,还慷慨而恢弘地灌溉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