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玉麦,我国人口最少的行政乡通上大网电

时间:[2018-02-08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因为习近平总书记的一封回信,戍边姐妹卓嘎与央宗成了藏区名人。她们居住的玉麦乡地处中印边境,隶属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隆子县,是我国人口最少的行政乡,全乡共9户32人。长期以来,玉麦乡的用电一直通过1座125千瓦的水电机组来解决。

 
  2月3日,随着国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员工旦增旺堆合闸送上大网电,玉麦乡结束了以小水电为主要电源的历史。中国电力报将玉麦乡作为新春走基层活动的第一站,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靠“淘宝”维修的小水电退居备用了
 
  由于道路崎岖,从拉萨市到玉麦乡需整整一天的路程。一路上经过戈壁、雪山与大片无人区,伴随崎岖山路而立的,只有一排排铁塔与线路。
 
  同行的国网西藏山南供电公司办公室副主任高德荣一路不住往车外张望:“这么大的风雪,万一出现倒塔就麻烦了。”他拿出手机给正在巡线的同事打电话,并熟练地报出需要注意的塔基方位。
 
  高德荣告诉记者,在雪山与戈壁中每一条线路的尽头都连接一个边境村,西藏边境线总长约4000千米,全区共有21个边境县、112个边境乡、628个边境村。截至目前,西藏电力已通过实施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实现主电网延伸覆盖玉麦等383个边境村,占全区边境村总数的60%,解决和改善了207个边境村的安全可靠供电问题,剩余245个边境村目前由小水电等局域网供电。“玉麦乡的通电项目原本要在今年夏天完成,为了在农历新年与藏历新年来临前通上电,我们连续加了两个多月的班。”高德荣说道。
 
  2017年11月20日,西藏电力通过多方协调,确定将玉麦乡低压改造项目纳入山南市隆子县通大网电供电工程,明确通过对全乡低压线路、设备进行改造,接入西藏主电网电源,以结束玉麦乡未用上大电网电的历史。
 
  “其实能这么快通上电不单单是这几个月的突击,我们前期也做了很多工作。”山南供电公司总经理蒋浩然说道,早在2016~2017年西藏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建设中,已投资8100万元新建三林35千伏输变电工程和曲松35千伏输变电工程,进一步延伸主电网覆盖范围,为玉麦乡通大网电工程建设创造基础条件。
 
  “这就是曲松35千伏变电站。”高德荣说道。翻过一座雪山后,汽车停在一座变电站旁。旦增旺堆与同事从变电站中走出来。
 
  “连接这座变电站与玉麦乡的是一条总长15千米的10千伏输电线路,通过1台容量为200千伏安的变压器,使玉麦乡纳入主电网覆盖范围。”旦增旺堆告诉记者。
 
  距变压器不足500米的地方,就是已经为玉麦乡供电近10年的水电机组。记者采访时,该机组依然处于维修状态。据维修人员介绍,由于常年超负荷运转,这座125千瓦的水电机组设备损耗严重。加上机组功率太小,已经很难找到配套设备。
 
  “为了找到合适的设备我们连淘宝都用上了。”维修人员表示,通上大网电后,这座小水电将作为备用电源继续为玉麦乡服务;丰水期时也会发电上网,带来经济效益。
 
  舍不得丢掉的煤油灯不会再用了
 
  从小水电站出来,天已经很黑了。记者一行在玉麦乡副乡长尚林佳带领下来到一座藏式建筑前。尚林佳告诉记者,这里就是收到习总书记回信的卓嘎与央宗姐妹中姐姐卓嘎的家。
 
  由于受邀前往北京,卓嘎与央宗姐妹此时都不在家,但是记者见到了卓嘎的丈夫巴桑与女儿巴桑卓嘎。
 
  敲门时父女二人正在家中看电视,看到有人来巴桑起身往炉子里添了一把柴,并抬起头用藏语对记者说了一句话。“爸爸说以前电压不稳,不敢买暖风机。现在不怕了,过段时间买一台,肯定比烧柴暖和。”巴桑卓嘎替父亲翻译道。
 
  记者看到这座藏式房舍中家电基本齐全,唯一奇怪的地方是不大的房屋中放置了4台冰箱。“这些冰箱都是政府给配的,之前电压不稳,3台冰箱都烧坏了,我们给政府添麻烦了,希望这次不会再坏。”巴桑不好意思地说道。
 
  采访中记者发现,朴实的巴桑对电显得又爱又恨。在他的印象中,2009年第一次用上电觉得很兴奋,可是冬天水一结冰,电就没了。“藏历年前后,当时断断续续停了两个多月的电,几天就停一次电,有时一停就是一个多星期。后来听说,是水电站发电机坏掉了,要从成都发货来换……那次新年,我印象深刻。因为电不稳,所以29号晚上的古突(藏族的一种食物)都是拿柴火烧的。”巴桑告诉记者。政府给的电器因电压不稳烧坏了,巴桑一直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直到上大学的女儿回来给他解释原因,心里才好受点。
 
  “爸爸一直想让家里暖和点。”巴桑卓嘎告诉记者,每年入冬前夕巴桑都会往家里背很多柴草,偶尔一次看到暖风机,就一心想给家里添置一台,可是却担心会出现与冰箱一样的情况。
 
  和巴桑不同,今年寒假回家让巴桑卓嘎感到最高兴的是乡里有4G信号了。
 
  “爸爸一直想把最好的给我们,送我们出去读书,给我们最温暖的家。我也想让他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们给家里接了网络电视,现在正在教爸爸用手机上网。”巴桑卓嘎告诉记者,关于电视她有特殊的回忆。
 
  小时候全乡只有乡里医生家里有一台黑白电视,并且还要用柴油发电机发电。那时候,全乡的人都会去那里看电视。由于成为每晚的例行活动,大家不好意思一直用医生家的油,慢慢发展成轮流带柴油去医生家,用于电视发电。
 
  “小时候没想到能家家都有电视,更没想到看电视不用‘油’。”巴桑卓嘎告诉记者不仅是看电视,以前要用“油”的地方还有不少。巴桑卓嘎指着桌子上放的煤油灯说:“爸爸现在也不舍得把这个灯扔掉,他觉得还会用到,毕竟我是在这盏煤油灯下考上的大学。”
 
  由于停电是家常便饭,玉麦乡家家户户都备有一盏煤油灯,像巴桑卓嘎这样走出大山的大学生在玉麦乡有4个,他们都有在煤油灯下学习的经历。随着大网电的到来,巴桑还舍不得丢掉的那盏煤油灯可能永远都没有点亮的机会了。
 
  巴桑卓嘎表示,毕业后想考山南市的公务员,和父母一样为祖国守土戍边。“与其他地方相比,这里(玉麦乡)确实艰苦,但就像妈妈给习近平总书记的信里写的‘家是玉麦,国是中国’,相信通过我们与像国家电网这样的企业共同努力,玉麦将不再是苦寒之地的代表。”
 
  今年看春晚不用自己发电了
 
  同样在边境守护的还有公安边防派出所的官兵。深夜的玉麦乡边防派出所依然亮着灯,玉麦乡边防派出所指导员陈光武刚刚带领战士们温习过党的十九大精神,打开电视,等着当天的晚间新闻。
 
  “通上大网电最大的变化是我的就寝时间。如果您前几天这个时间来,估计我已经睡了。”表面严肃的陈光武给记者开起玩笑。说是玩笑也不尽然,截至记者采访时,那台水电机组已存在故障20多天。在通电之前,官兵日常工作与生活都靠一台柴油发电机维持,自然没有收看晚间新闻的条件。
 
  “边防部队以自发电为主要电源是普遍现象,近年来这一现象才有所缓解。我刚当兵的那会儿半夜里会被冻醒,摸着手电筒往火炉里加牛粪是常事。”陈光武告诉记者,通上大网电后,官兵的照明、取暖、上网都有保证了。
 
  “现在官兵业余时间看电视不成问题了,至少今年看春晚不用再自己发电了。”陈光武说,冬天枯水期,乡里小水电站难以保障全乡电力供应。“我们不能和居民抢电用呀,一般就自己发电解决。往年都是通过自发电,然后接卫星电视看春晚,今年不用自己发电了,可以通过网络电视看春晚。”
 
  说到网络,陈光武来了精神:“通讯问题是边防派出所的大问题。”由于地处偏远,玉麦边防派出所需与上级部门保持通讯,及时了解外来人员出入情况。之前由于电力不稳定,导致通讯不畅,居民家中来了亲戚朋友基本靠人跑到派出所登记。用电稳定后就不存在这一问题了,可以及时了解上级传达的边境管理信息,并反馈一些特殊边境情况。
 
  “在保障电力畅通的前提下,通讯网络才能畅通。”陈光武介绍,玉麦乡通讯基站的电力供应靠基站搭设的光伏板完成,但是玉麦乡特殊的地貌环境导致夏天光照时间只有4个小时,冬天相对日照时间长,可达到5小时左右。但冬天玉麦乡云层比较厚,导致基站电源不足,乡里通讯中断时有发生。
 
  “此次西藏电力给玉麦乡通电的同时,也给2座基站备了补充电源,通讯中断的事应该不会再发生了。”采访的最后,陈光武对记者说:“今年我们看春晚时给 《中国电力报》发张照片,能不操心添柴油,完整地看春晚是我当兵十几年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