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客”与白菜汤

时间:[2012-12-18 ]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作者: 
浏览次数:

  ○“那是我这辈子离死亡最近的时候,却也吃到了这辈子最香的一餐饭”

    ○“那一刻,我们几个相互看看,谁都没说话,觉得身上被什么东西压着。后来想想,这叫责任”

    每到这个季节,罗国明总会想起4年前的那个雪夜,想起从雪山上滑下来的惊险一幕和那一锅热气腾腾、滚着辣油的白菜汤,想起炉火旁村民们淳朴的笑脸,想起那段19个兄弟一起战冰斗雪的日子。

    “那是我这辈子离死亡最近的时候,却也吃到了这辈子最香的一餐饭。”现在聊起来,罗国明已然忘却了当时的恐惧,心中更多是骄傲和感慨。

    2008年初,贵州遭遇百年一遇的冰雪凝冻灾害。南方电网主网架的青河线、高肇直流等线路覆冰严重,超高压柳州局派出19位经验丰富、技术高超的精英组成抗冰抢险队,奔赴抢修现场。

    “都知道这将会是一场持久战,临行前,每个人都向家里交代了不回家过年。”没有水,没有电,所有人都做好了在灾区过苦年的准备。

    钟万才,当时被大伙儿称为“还在保鲜期的新郎”,新婚第四天就出发参与抢修。到贵州以后,他一直都没能洗上澡,据说身上还留着新娘的香水味,成为队友们打趣的对象。

    1月23日,抗冰抢险队到达都匀,眼前是一座座被白雪覆盖的山峰、一基基倒在高山顶上的铁塔。

    1月24日,220千伏都凯线跳闸,情况不明,都匀城陷入一片黑暗。

    1月25日10时,罗国明带队出发,赶往现场勘察铁塔路径和受损情况,如果条件允许,就地抢修。

    到达目的地时,已是17时15分。队员莫高清楚地记得这个时间,因为只有在下车的那一刻,他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莫高至今仍然心有余悸。在那7个小时15分钟的时间里,车走在白雪覆盖的山路上,一边是峭壁,一边就是数十米深的山沟。莫高总是感觉有三分之一的车轮已经压着沟边了。“有一次车子打滑,在路上旋转了360度后,又奇迹般地回到了原地。”没有防滑链,大家就用车上的麻绳捆扎车轮。在一些危险的路段,大家就下车推,用铲子铲泥来铺路,最长的一段,铺了50多米。就这样,抢险队员们艰难地来到了离铁塔最近的一个村庄。

    “得知我们要上山,村民们百般劝阻,告诫我们说这种天气他们熟悉地形的本地人都不敢上去。

    但当时心里想的就是尽快复电,我们做好安全防护,拿着手电筒和葵花秆做的火把就出发了。”说起这个,队员韦成维总是很得意,因为就是这次他们发明了“狗爬式爬山法”,即双手着地,两脚用力登,手脚并用向上爬。但即使这样,还是不断有人滑倒。

    到达山顶勘察完毕,已经是晚上10时,队员们开始往回走。3个葵花秆做的火把已经耗尽,靠着两只手电筒,大家小心地挪动着脚步探路。黑暗中,大家又累又冷又饿,跌跌撞撞,举步维艰。

    领队罗国明把心一横:“我下山去找几个火把上来。”说着,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垫在屁股下面,两眼一闭,双手用力往后一推,身体“嗖”地滑了出去,只听见风在耳边呼呼作响,不时有裹着冰的树枝打在脸上……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圆。“糟糕,怕是要掉进池塘里了!”心里这样想着,嘴里的“救命”已经不知不觉地喊了出来……当他停下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坐在了一户人家的屋顶上。

    主人家手持木棍,战战兢兢地打开房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天外来客”。冻得舌头发直的罗国明上前死死地拉着他的衣服,一边手脚并用地比划着,一边直嚷嚷:“快去救我的兄弟们!快去救我的兄弟们!”

    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之后,村民们一起涌上山去。

    最终大家都平安下山,被簇拥着进到村民的家里,淳朴的村民们一定要款待这群保电勇士。围坐在温暖的火炉旁,抢险队员们发现,炉子上煮着一锅翻滚着辣椒油的大白菜汤。道路结冰,村民们没法出山采购年货,就把为过年准备的大白菜拿来招待大家。当时,那是村民们最珍贵的蔬菜了。

    “那一刻,我们几个相互看看,谁都没说话,觉得身上被什么东西压着。后来想想,这叫责任。往后的那半个月,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总觉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劲儿。”这不仅是罗国明一个人的感受,也是当时每一个抢险队员心灵深处最真实的萌动。“保了这么多年的电,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的沟沟坎坎,在我看来其实就是6个字:责任,感动,前进。”

    时光流转。10年,不同的故事,同样的解读。(邓云天、马磊 超高压公司柳州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