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糯白“南网井”滋润百姓三年未歇过

时间:[2013-03-15 ] 信息来源: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 
浏览次数:

  3月12日,记者走进师宗县大同乡糯白村,这里虽然已经连续四年干旱,但180多户人家吃水却没受到影响,家家享用着从“南网井”送到家里的清泉水。

  牛琼香大婶正在自家小院里洗菜做饭,洗菜用的水是从“南网井”接到家里的自来水,每洗过一道,她便将脏水小心奕奕地一一倒在身旁的一个大水桶中。记者发现,像牛大婶家这样用来储存脏水的桶几乎家家都有。村民们说,前些年干怕了,现在脏水仍舍不得倒掉,要用来喂牛喂猪和浇菜。

  村支书:我们全靠“南网井”

  回想起2009下半年到2010年初那段日子,糯白村党支部书记赵良才感叹的说:“为了人畜吃水,村民们有钱的花钱买水,没钱的就赶着牛车到离村子八公里远的一个水库去拉。时间久了,一些老百姓就来找我们吼、跟我们吵,让我们想办法解决吃水问题,我们看着也干着急。”

  就在糯白村老百姓整天放弃生产,到处去找水解渴的时候,云南电网公司带着水文专家到了糯白村,答应给村民们打口“南网井”。通过一天的勘察,打井地址选在了离村一公里多的一块庄稼地里。

  “南网人干事真是快速,头天定下方案,第二天就把电杆、变压器拉到我们村里,那段时间,钻井的人基本连天白夜地工作,几个电工师傅也一天到晚的守着,只用了一个多月就打下270多米,打出好大一股水来。”赵良才说。

  有了“南网井”后,在当地各级政府及南方电网公司的支持下,又投资将水管接入大、小糯白两个村的每户人家,从2010年4月,糯白村群众彻底告别了外出买水、拉水的日子,吃上了又清又凉的“南网井”水。

  村支书赵良才高兴的说:“三年了,我们吃水全靠‘南网井’,除了变压器被盗那几天,从未停过”!

  守井人:不敢有半点闪失

  在村外一公里多的一座小山下,“南网井”静静地躺在一片麦地里,抽水泵“嗡嗡嗡”地将水从200多米深的井中吸出,经过两次增压供往百姓家中。在离井不远的地方,专门盖了一间小瓦屋,这里住着两个守井人。

  最让村民们气愤的是,井刚打好没几天,架在外面的变压器便被人偷走,村里不得不把新买的变压器安装到房子里,并锁起来。然而,仍然阻挡不了窃贼的黑手,第二次由于加固扎实,变压器虽没被偷走,但遭到了破坏。为了不再发生意外,村里每月出1000元钱找人负责抽水和看守。

  看守人张宝中对记者说:“自己责任很大,晚上几乎都是叫上我侄子来跟我作伴,害怕变压器再次被偷。”

  去年11月份的一天晚上,张宝中和侄子听到有铁门有响动,起来便朝“南网井”跑,贼虽被吓跑了,但门还是被撬坏了。

  原来,村委会和张宝中签订了一份协议,如果变压器被盗,一周内他必须自己出钱买新变压器换上,不影响抽水。为此,张宝忠和侄子在晚上,只要一听到有动静就无法入睡。

  张宝忠说:“如果变压器被盗,自己受损失不说,更要紧的是不好向群众交待,大家几天吃不上水,我们肯定要挨骂,所以,我们不敢有半点闪失。”

  老百姓:我们因旱得了福

  目前,虽然旱情一天天加剧,但在糯白村,村民们却不用为吃水犯愁,家家户户乐滋滋的该洗衣服就洗,该浇烟苗就浇,甚至还有一部分余水可以用来种植“三七”和烤烟。

  60多岁的村民赵家发说:“长这么大,连续干这么几年还从没经历过,吃水的问题在我们村过去也不太理想,基本是靠天落雨,然后流进小地窖中,但我们全村人都觉得,我们也是因为干旱,才带来了福气,自从有了南网井后,就再也没断过水。”

  村支书赵良才介绍,没“南网井”之前,全村没有几台洗衣机,仅这三年,全村基本上家家都买了洗衣机。

  连续几年干旱,村民家里的小水窖基本积不起水,赵良才算过一盘帐,如果没有“南网井”,影响了生产不说,每户人家一年买水平均要花2000多元,全村一年要花40多万的水费,现在,一家人一年的水费只要花个几十元,吃起来又干净又方便。

  三年来,清清“南网井”,在糯白800多村民心里,真是滴滴总关情啊。(曲靖供电局 王继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