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全国煤炭交易中心开盘进入“倒计时”

时间:[2011-02-24 ] 信息来源:人民网
作者:
浏览次数:

  2月16日,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旨在推动中国煤炭市场体系改革的全国性煤炭交易中心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建中。负责起草筹建方案并全程参与该中心建设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钱平凡告诉记者,在今年内完成陕西、内蒙古等区域性煤炭交易中心的落成,以及与唐山曹妃甸港煤炭交割库实现接驳后,将于2012年在北京建起实体的全国煤炭交易中心。

  在现阶段全国电煤价格形成亟待理顺,煤炭产运需衔接会取消后煤炭供需市场引导机制缺位的背景下,建成全国性的煤炭交易中心,无疑是个积极的信号。

  “真正的交易中心不是派出所”

  2005年开始,钱平凡和他的研究团队受国家发展改革委委托开始负责全国性煤炭交易中心的课题。去年年初,课题组与北京市朝阳区政府正式签订落户协议,自此,中心筹建工作才算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事实上,近年来,一些地方也在纷纷尝试建立区域性的煤炭交易市场,有些也甚至冠之以“全国性”名头,除了2006年建成的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之外,目前进展比较深入的当属秦皇岛煤炭交易市场,其基于此市场自去年发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目前已逐渐受到煤企、电厂和中间商三方的认可。

  而多数区域性的煤炭交易市场自建成那一天起,其运作效果就饱受业内诟病。“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并不是真正的市场化,是在变相行使一种政府职能,只是当地的煤必须都从那过一手,并不是自由交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止一位人士如是提出质疑。

  对此,钱平凡形象地比喻道,交易中心不应像派出所,而是要像赌场。派出所是拿枪把人架进来,而赌场是人主动进入。他指出,现在很多地方建起的煤炭交易中心,其背后都有很深的政府的影子,甚至沦为一些地方政府变相收取煤炭出省附加费用的职能结构。

  因此,钱平凡一直思考的问题,就是如何真正建立起符合市场机制要求的煤炭交易中心。“一些区域性煤炭交易市场都是在做电子商务,真正的煤炭交易中心要做的是电子交易”。

  两张大网互联起全国煤炭市场

  钱平凡表示,电子交易就像股票一样,实行电子集合交易,要求平等、标准化,并以此形成一条远期现货交易的全国性大网。他介绍道,首先是一张电子交易模式的层层代理网。其交易模式是电子交易,实行远期现货交易,远期现货又称准期货。真正的期货是金融产品,运作金融产品的是投机商;而在煤炭交易中心系统中进行现货交易的则为生产商和消费商。

  “过去是生产商卖煤,消费商买煤,经过这个市场后,生厂商也可以买煤,消费商也可以卖煤。比如电厂的库存时间比较长,已经买了合约,如果用不完就可以提前卖掉一部分合约。这样,转移的只是订单,而不是煤,煤一直在库里,也避免了把煤拉来拉去的损耗。”钱平凡说。

  而其操作模式也与股票市场有些类似,实行席位制。一个大的席位(即代理商)可以代理很多小客户的煤炭。代理商可以是生产商,也可以是非煤炭企业。就好比是证券市场的证券公司,小股民要通过它来开户、交割。

  但是,模式好设计,如何才能达到交易产品的质量稳定性和标准化?怎样才能对各地的不同煤种和煤的品质进行匹配?这就涉及到了第二张网,也就是一张从全国到区域相互联网的交易网。

  据钱平凡介绍,全国性煤炭交易中心设在北京,然后在各产煤地设立储备库,同时,储备库也是交割库,煤运来后要在此进行配煤、洗煤等一系列的处理,形成品质稳定的煤种便于交割。并且,交割库就设立在各重点铁路线段上,如大秦线等,可以形成与铁路的互动,这样也会减少铁路的难题,从出库到装车几分钟即可完成,不会再出现延误等其他因素。由此形成一个个物流园区,也就是说,物流园区既是加工区又是交割库和装运站。

  通过物流园区的方式,全国的一张大网便铺开了。“曹妃甸、鄂尔多斯、太原等,这些已经建立煤炭储备或交易中心的地区都可并入这张网,成为一个分支,企业只对库,铁路也只对库,交易中心再统一协调这些库。”钱平凡说。

  事实上,每年煤炭订货会的主角并非煤炭和发电企业,而是铁路,重点合同煤量也是根据铁路运力来分配。如若铁路以后只与库交易,那就避免了每家企业都纷纷涌向铁路的难题。

  钱平凡说:“不光铁路,买卖双方也是如此,现在买煤是到企业去买,以后就不用了,以后的煤都交到交割库,如秦皇岛的库、曹妃甸的库等,是库对库,而非企业对企业,数量将大大减少。每个库都有相应的指标,铁路运力只到库,跟企业没有关系,就简单化了。”

  “‘一对一’谈判发现不了真价格”

  两张大网织起的全国煤炭市场交易体系,使得煤炭产运需三方的关系得以理顺,但煤炭价格的稳定,如何在这个体系下顺利保证?

  对此,钱平凡指出,全国性的煤炭交易中心建成后,供应方把各自出产的煤炭报价集中展示在交易中心的电子显示屏上,这样,需求商就可以判断合乎自身需求的采购价格。

  “这比目前单纯依靠煤电双方坐下来‘一对一’地商量价格要跟合理和科学。”钱平凡说,通过煤炭交易中心,电厂也不需要趁着价格低位时大量囤煤,造成运力紧张,以及煤在囤积期间的自然损耗。电厂这时可以选择购买中远期货,既节省了成本,又能在需要的时候解燃眉之急。

  事实上,大宗商品的电子交易市场机制已经在国内一些商品领域有过深入实践,但在目前国内物价由于投机炒作而出现飞涨的局面下,如何实现未来建成的煤炭交易市场规避此类风险。对此,钱平凡指出,这也是为何要在煤炭市场交易体系中,建设煤炭储备库的初衷。“有了储备,国家可以游刃有余地在煤炭出现炒作势头的时候向市场投放储备煤,从而起到稳定价格的作用。”钱平凡说,“大豆、大蒜这样的一般性商品价格暴涨你见识过,但你听说过粮食价格出现投机炒作一路暴涨的现象吗?没有。为什么?这就是国家那几个大型储备粮库发挥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