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煤化工战略规划缺失 乱象丛生

时间:[2011-10-10 ] 信息来源:中国自动化学会专家咨询工作委员会
作者: 
浏览次数:

  鉴于当前我国煤化工产业布局混乱现象,一些煤化工行业的专家认为,国家应遵循明确的能源安全战略思路,着眼于解决未来石油替代问题,尽快出台我国煤化工产业发展战略规划,科学调整煤化工产业布局,以逐步构建起适合我国国情的能源替代体系。

  从战略安全高度构建石油替代体系

  中科合成油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永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人类在未来百年摆脱不了化工原料,但要转到以碳为基础的转化上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大量依赖石油来转化。因此,我国要把有限的煤炭资源,作为未来保障化工行业发展的原料。对中国来说,这个进程要比其他国家先到10年。从“十二五”开始,我们要考虑这个过渡进程,建立起科学的能源替代体系,逐步把煤炭用于油品和化工产品转化。目前,中国多煤少油的资源特征,促使我国煤化工技术水平已走在世界前列。未来,通过技术领域的联合开发,我国企业可以到澳洲、加拿大等国家获取更多煤炭资源。

  李永旺不认同当前国内三四线城市也在改烧天然气的做法。他说,将来必须拿煤制天然气时,将是中国当前能源政策引起的灾难性后果。当前,我国天然气资源能保证几个大城市的供应是可行的,但如果搞“全民用气”则不现实。一是天然气与煤气不能用统一的管线,二是把煤做成天然气要多消耗30%的能源。假如全国1/3的燃气改烧天然气,这相当于又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有可能引发未来的“气荒”。

  战略规划缺失致产业乱象丛生

  一些业内专家向记者反映,我国在煤化工发展方面缺乏明确的战略规划,这是导致当前煤化工产业乱象的根本症结所在。

  李永旺说,煤化工行业首要问题是国家宏观战略思路问题,国家要抓大的规划布局及政策制定,限制总量,把住门槛,剩下的由市场和企业去完成。而目前的问题是,中央很难平衡各个省的利益,每个资源富存省区都在搞自己的煤化工规划,很多项目都是地方和企业“闭着眼上的”,缺乏整体上的战略布局。当前国内能做大型煤化工的省区是山西、内蒙古、陕西和新疆,其中重点在新疆,而陕西、内蒙古煤炭应主要用于保障内地电煤供应。

  鲁南化肥厂党委书记王天峰直言,当前煤化工行业最大的问题,是地方利益与国家利益不协调。以醋酐为例,由于国家产业布局引导力差,各地一哄而上,最后只能自相拼杀,造成大量资源浪费。

  王天峰说,要改变当前煤化工乱象,不适于搞煤化工的地方,政府不要硬性要求煤炭资源转化。由于地方政府考虑增加地方G D P,顾虑政绩考核,对此国家要从政策上进行引导和调控。国家须尽快出台扶持煤化工向高端发展的政策,以科技研发与关键技术为突破口,彻底打开煤化工市场。如,针对目前产学研对接不畅通问题,要鼓励探索形成风险投资机制等。

  “十二五”将进入大规模工业化示范阶段

  尽管国内煤制甲醇等初级产品产能处于过剩状态,但业内专家认为,随着下游产品技术瓶颈的打破,这种过剩可以说是阶段性的。用兖矿集团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何迎庆的话说,在煤化工产业发展上,国家要先推动技术进步,再推动产业发展。目前,煤制烯烃技术已比较成熟,每三吨甲醇可制取一吨烯烃。一旦打开下游市场,甲醇还不够用的。

  兖矿集团战略研究院院长牛克洪认为,我国煤化工今后的发展路径是瞄准大市场,生产大产品,要走附加值高、技术含量高的能替代石油产品的精细化工之路。从包头和神华示范性项目可以看出,只要突破甲醇等下游产品关键技术环节,就会释放出大市场,我们有理由相信目前甲醇等初级产品产能过剩是阶段性的。一旦彻底打开烯烃产品系列,石油产品能造什么,煤炭也能够做到。

  科技部863计划先进能源技术领域专家杜铭华认为,目前业内对煤化工发展情况有个整体共识,那就是,在经济社会发展对能源和材料的需求下,中国煤化工技术经过10年的努力,实现了从基础研究到工业示范的超常规发展,如果“十一五”是工程示范阶段,那么“十二五”将会进入大规模的工业化和商业化示范阶段,但仍没有完全进入产业化阶段。

  抬高行业门槛关键在落实

  现在,不仅甲醇装置还在各地陆续投产,随着煤化工领域高端技术的突破,煤化工产能高端过剩的现象开始初露端倪。兖矿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鸣林说,煤化工发展最终目的是要解决我国石油替代问题,能源安全是个战略问题,需要国家尽快出台有关煤化工行业标准,以终止当前行业发展的无序状态。

  作为国内第一个煤制烯烃示范工程,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包头煤化工分公司投产以来效益初显,但分公司总经理武兴彬对行业发展前景表示担忧。他说,最核心的甲醇制烯烃是国内技术,来自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和陕西一家公司。据了解,这一技术已跟企业签了12套。严格来说,这十多套装置,都要经过国家审批,但大唐、宁煤等有的项目开始动工建设,而且不排除有民营企业在私自上马。如果这些项目一窝蜂似的集中上马,产能要增加600万吨,这对整个行业是个冲击,届时高端产能也将出现过剩。

  发改委今年3月份专门下发通知,对相关煤化工项目设置门槛,以切实加强煤化工产业的调控和引导。如,在新的核准目录出台之前,禁止建设年产50万吨及以下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甲醇项目,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二甲醚项目,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油项目,年产20亿立方米及以下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20万吨及以下煤制乙二醇项目。“十二五”将重点组织实施好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升级示范项目建设,原则上一个企业承担一个示范项目。

  杜铭华认为,这一通知所设门槛十分恰当,有利于整个煤化工行业实现健康有序发展,但关键仍在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