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煤炭成本中物流占比过半 铁运价涨无市场支撑

时间:[2016-12-06 ] 信息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 
浏览次数:

  运输能力偏紧是推动此番煤价飞涨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12月1日召开的2017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中铁总公司运输局副局长郭玉华坦言,由于前几年大宗货物运输的低迷,中铁总在车皮及通道上向客运及零散白货等倾斜,一定程度上导致煤炭运输能力不够充分。
  但也有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此番铁路运力偏紧,也因前期“276个工作日限产政策”导致来煤减少,后因部分煤企放开导致运煤量激增,使铁路呈现偏紧状态,而“铁路货运存在阶段性过剩”。
  郭玉华表示,明年铁路运力将处在局部宽松,整体偏紧的局面。

  运价成“煤超疯”推手
  运输是煤炭消费的重要一环,其在煤炭价格中也有着充分体现。山西汾渭能源开发咨询有限公司价格组经理曾浩表示,煤炭总成本中物流占比过半。
  铁路更是煤炭外运的重中之重。据国家发改委于2013年印发的《煤炭物流发展规划》显示,将建设铁路“九纵六横”的规划。所谓九大纵道是解决“北煤南运”的物流通道,六大横道解决“西煤东运”的物流通道。而这些物流通道的一个问题在于,完善煤炭物流通道建设中,只提出了铁路通道和水运通道,而没有公路通道。
  在此番煤价猛涨中,煤炭运力趋紧,特别是铁路运力紧张成为一个重要因素。
  郭玉华表示,近期铁路运煤车辆装备明显偏紧。她说,近年来铁路大宗货物运量一跌再跌,铁路部门为了降低闲置车皮日常损耗,一方面将大量车皮按进度报废和封存;另一方面连续3年没有新造敞车(铁路煤炭主力运输车)。同时,在大宗货物下降情况下,铁总积极拓展白货、集装箱运输等业务,由于上述业务保持着每年近40%增长,由此,将约六成集装箱改用敞车装运,这占用了大量煤炭运力资源。
  另一个原因则是通道能力偏低。郭玉华透露,中铁总将既有线空余运能大量增开客车,希望在收入上实现以客补货。另外,中铁总还大量开行小编组、高速度的白货列车,这使得目前主要运输通道的大宗运力受到限制。
  随之而来的,则是运费上涨。10月10日,太原铁路局、郑州铁路局都发文称:在实行统一运价的营业线,整车煤运输运价水平恢复国家规定的基准运价;乌鲁木齐铁路局将煤炭整车运价在基准运价基础上上浮5%;西安铁路局取消整车煤运输每吨公里下调1分的优惠;11月9日,太原铁路局、兰州铁路局再发布通知,整车煤炭运费基准运价(即基价2)上浮10%。
  据了解,国家铁路货物统一运价率由国家发改委制定,以15.51分/吨公里为基准价(即基价2),铁路运输企业可以根据市场供求状况自主确定具体运价水平,允许上浮不超过10%,下浮不限。在10月10日前,铁路局运价执行的是下浮5%~10%政策。

  运力缓解涨价或难再现
  面对铁路运力的紧张,郭玉华提出了解决之道。
  她透露,目前铁路已经启动了2万辆平板车投入工作,此外计划再投入2万辆敞车,并且视市场需求情况,再追加货运计划。同时,在通道能力建设上,明年全国最重要的煤炭运输大通道大秦线还可以再增加3000万吨-4000万吨的运输能力,铁路环渤海下水煤炭能力将得到进一步加强。
  对于未来趋势,郭玉华则表示,明年铁路运力将呈现局部宽松,整体偏紧的局面。
  有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番铁路运力偏紧,实际上也因前期“276个工作日限产政策”导致来煤减少,后因部分煤企放开导致运煤量激增,使铁路呈现偏紧状态。
  曾浩则补充表示,由于今年9月开始执行的公路治超新规,导致煤炭公路运输成本大幅上涨,由此给铁路带来大量增量业务;另一端则是在煤价逐渐趋稳的情况下,贸易商大量出售此前囤货,这也导致煤炭运输量激增。
  随着煤炭供应的逐步恢复,曾浩说,“运输价格再涨已无市场支撑。”
  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正是因为各种因素叠加,才导致了铁路运输短期紧张,但长期来看,处在阶段性过剩阶段。“运输量实际上由需求决定,但煤炭总需求还在下降,前段时间就有大量车皮、路段、港口设备处于闲置阶段,前几年冬天也没有出现运力紧张,可见铁路运输能力总体还是比较宽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