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邢雷:实体经济发展决定煤炭行业走势

时间:[2017-01-04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经历了四年多的低位徘徊后,2016年煤炭市场企稳回升,煤炭价格恢复性上涨,行业逐渐向着良性发展。今年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成效显著,取决于哪些因素,又有哪些动力呢?本报记者近日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

  中国电力报:今年煤炭行业超额完成2.5亿吨的化解过剩产能任务,您认为取得这样的成绩的原动力是什么?

  邢雷:我认为,今年煤炭行业能够超额完成2.5亿吨的去产能任务,有两方面的动力:一方面是从年初到六月份之前,整个煤炭市场形势非常不好,煤炭价格非常低,煤炭企业亏损大,即在此之前,煤炭产能是严重过剩的,供过于求导致了价格过低,所以整个行业和煤炭企业自身有化解过剩产能的要求和动力。

  另一方面是调控层面的行政手段,即煤炭生产实行276个工作日制度,要求煤炭企业实行减量化生产政策,化解过剩产能。这一制度出台的原因是到四五月   份的时候,整个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进度并不理想。

  从五六月份以来,煤炭价格的迅速上涨应该归结于实体经济有所恢复。从目前的原因看,今年水电行业和电力行业也不太景气,加之房地产经济拉动后,对煤炭需求迅速增长。

  但在这种情况下,煤炭供应并不能短时间内迅速提升,需要一个设备整修、巷道维护的过程。比如,一个煤矿封存一年或者半年之后,要想马上投入生产,就需要考虑会不会塌方、会不会冒顶、会不会透水等问题,这就要求煤矿复产必须在这些安全隐患全部排查之后才能生产,所以这个过程就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因此,即使后期主管部门将276个工作日制度调整为330个工作日制度,产能也不可能迅速提升。

  中国电力报:虽然今年最终完成了化解过剩产能任务,但整个过程也非常曲折,您认为,今年煤炭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邢雷:煤炭行业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还是实体经济的低迷,作为大宗能源物资,煤炭的消费从根本上来说取决于经济增速。从中国经济发展总体情况看,一季度GDP增速为6.7%,二季度GDP增速为6.7%,三季度GDP增速仍为   6.7%,我认为四季度也极有可能维持在这个水平上。总体来看,煤炭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会再出现十年黄金发展期那样的时代了。

  如果明年实体经济能够有所改善,我认为,煤炭行业不会有大的问题,能够实现供需平衡和行业稳定发展。但也有不可控的因素,比如房地产的调控政策,如果国家继续收紧对房地产的调控政策,房地产的投资增速降下来,那么实体经济还会面临一个挑战,同样煤炭行业也极有可能出现过剩局面。

  还有一个问题是,在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过剩中,煤炭企业需要着力提升产业集中度。目前来看,去产能还仅限于产量的下降、违法违规产能及落后产能的关停,还很少涉及煤矿企业的兼并重组,尤其是大企业之间。这背后的根本问题是煤炭企业大部分都是国有企业,随着国有企业改革力度的推进,制约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的因素将越来越少。

  退一步来讲,即使国家发展改革委在今年下半年不干预市场,煤炭供需也会慢慢平衡。从电力消费增长看,国内实体经济有所好转,止住了持续下滑的态势,尤其是在房地产经济拉动下,平板玻璃、水泥、钢铁的产量最近都有所增长,所以拉动了煤炭消费恢复增长。

  但这种恢复的时间有多长?恢复的力度有多大?这才是需要关注的。

  中国电力报:对于明年的煤炭市场发展趋势,您怎么看?

  邢雷:目前来看,276个工作日调整为330个工作日的时间节点都为供暖季结束之后,这个时间节点意味着什么?我认为,这应该是临时措施,最终结果如何,还要看明年的煤炭市场情况。

  另外,如果明年实体经济继续恢复,煤炭价格将会比较稳定;若国家的实体经济仍然较为困难,那么煤炭市场的前景还真是很难预料。不过,目前中国经济进入转型时期,加之环保压力很大,煤炭消费减少是大趋势。

  明年的煤炭去产能数量是1.5亿~2亿吨,如果继续执行276个工作日制度,实行减量化生产的话,就要注意会不会继续出现煤炭供给紧张的局面。如果国内供给跟不上,进口煤炭数量就会大幅增长。因此,明年的煤炭去产能工作,还需要着眼长远,综合施策,才能实现煤炭行业健康稳定发展。

  这就要求整个行业要控制产能的无序增长,努力实现供需平衡。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煤炭企业需要认识到自己有化解过剩产能的义务,政府需要制定政策,加快落后产能的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