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扎扎实实化解过剩产能

时间:[2017-03-09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编者按 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2017年去产能任务的“新目标”──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面对着去产能任务要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的实施路径,面对着去产能工作要着力处置僵尸企业的有力抓手,面对着去产能任务向煤电产业的提速扩围,代表委员在“两会时间”聚焦热点、建言献策,以实践探索的成绩和经验,为扎实有效完成新一轮去产能任务提供真知灼见。

  公平竞争 去产能机制需进一步优化

  主持人:2017年,去产能任务进入攻坚之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用改革的办法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在巩固成果基础上,针对新情况新问题,完善政策措施,取得更大成效。经过过去一年的探索实践,各位代表委员如何评价去产能工作已取得的成绩和经验呢?还有哪些政策措施需要在未来的去产能工作中不断改进?

  刘志彪: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教授

  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新常态,严重的产能过剩现状要求恢复正常的行业发展环境和基本的竞争格局。这时的去产能政策,就应体现为公平和效率取向的竞争政策。竞争政策保护竞争,而不是保护某一类竞争者,它为市场主体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具体来说,竞争政策可以通过鼓励企业间的收购兼并消灭僵尸企业,也可以让僵尸企业在竞争中实现市场自动出清。当下的政策取向,要鼓励前者,要把对产能过剩企业的补贴,转为对兼并重组方优势企业的补贴;对某些产业重点扶持的政策,也应该由对产能的补助,转变为对消费者和用户的补贴,以培育市场需求、扩大市场竞争和淘汰落后企业。

  李毅中:全国政协常委

  “十三五”期间,全国共需退出煤炭过剩产能8亿吨左右,去年就已退出了2.9亿吨,成效明显,但其中也存在着一些问题需要改进。例如,有关文件规定“煤矿年生产天数不能超过276天”,这恐怕不符合煤矿企业连续生产的规律。

  “去产能”与“去产量”不是一个概念。产量多少要市场说了算,不能行政干预;但去产能是政府要把落后的生产能力给打掉,不给他们死灰复燃的机会。

  辜胜阻:全国人大代表、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要着力推进钢铁、煤炭、煤电等行业去产能,转型升级,释优汰劣,确保绿色发展。根据市场需求有序释放安全高效的先进产能,淘汰落后产能,把去产能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和优化布局结合起来统筹谋划和推进。同时,以创新驱动推进钢铁、煤炭、煤电、水泥等产业转型升级,通过技术开发、引进技术等手段提高供给质量,提高生产效率,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实现绿色发展。

  贾康:全国政协委员

  以形式主义的“压产量”作为去产能手段,其后果是并没有把落后产能停掉,而是“一刀切”地把落后产能保护了下来。去产能应该是一个“优化”的过程,应该调控和改革两手抓。

  去产能机制有进一步优化的必要。市场要淘汰的是落后产能,而落后产能在一个行业里是高高低低标准不一的。大量中小微企业去落后产能,只有依靠政府给出公平竞争的环境,才能在竞争中优胜劣汰,真正淘汰落后产能。

  同时,落后是相对的,不能一概而论地对所有行业的新增产能叫停,应该在原有产能和新增产能之间公平竞争,淘汰最落后的产能。同时,配套改革的落实和提供公平竞争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

  细化措施 职工安置是化解过剩产能首要工作

  主持人:新一年的去产能工作,任务更加具体,方向更加明确,职工安置被重点部署。中央财政专项奖补资金要及时拨付,地方和企业要落实相关资金与措施,确保分流职工就业有出路、生活有保障。为保障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职工安置工作的平稳有序进行,各位代表委员有哪些建议?

  张文学:全国政协委员、开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职工分流安置难是去产能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一是内部退养和依法解除劳动关系必须职工自愿,政策空间小;政府在开发公益性岗位、提供托底帮扶等方面,缺少可操作性的政策,提供的岗位非常有限。二是煤矿职工再就业能力差。三是去产能的国有煤炭企业大部分是资源衰竭的老企业,转型难度大,产业单一,用于去产能中富余人员安置的岗位少。

  因此,建议充分发挥社会政策的托底作用,拓宽职工分流安置渠道。一是政府加强去产能职工再就业培训体系建设,提供转岗培训、就业指导、政策咨询等支持。二是完善相关操作政策,通过开辟新岗、购买服务、劳务输出等方式加大公益性岗位开发力度,提供托底帮扶。三是制定职工安置支持政策,对于社会企业能够安置去产能企业职工的,政府给予一次性吸纳就业补贴。

  辜胜阻:全国人大代表、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做好社会兜底工作,妥善做好去产能过程中的职工安置问题,使僵尸企业入土为安。多渠道解决好去产能涉及的职工分流安置问题,鼓励通过企业内部分流消化、新企业吸纳原有企业职工、搭建创业平台、提供职业技能培训等方式,拓宽就业和再就业渠道。尽快落实降低社会保险费政策,并根据地方和企业、职工三方的实际情况,动态评估、阶段性调整政策措施。

  谢超英: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

  政府在去产能过程中需要做好的是,为失业人员根据不同情况提供失业救济、转岗培训、低保救助,建立起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进行社保方面“托底”。

  致公党中央:

  建议尽快出台《国有企业清理僵尸特困企业分流安置人员实施办法》,明确操作流程和细则。

  要加强专项资金等奖补支持。研究建立国有企业低效无效资产及僵尸特困企业清理处置工作联席会议制度。

  势在必行 化解过剩产能进入新阶段

  主持人:“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首次被列入政府工作报告,意在提高煤电行业效率,为清洁能源发展腾空间,这无不意味着我国化解过剩产能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地方政府和企业需要更多“担当”。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的任务难度有多高,应如何推进完成?还请各代表委员谏言。

  刘振亚: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理事长、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

  清洁能源技术发展很快,预计到2025年前,全球风电、光伏发电的经济性将全面超过化石能源发电,也就是说清洁能源发电将比煤电便宜。而经济性是最硬的发展指标,煤电去产能符合全球趋势、符合经济规律,不仅势在必行,还要大刀阔斧。

  钟俊:全国政协委员

  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首次列入政府工作报告,这意味着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不仅要坚决淘汰不达标的落后产能,还要严控过剩行业新上产能。如果不严格控制新上产能,到2020年,我国煤电装机量将达到13亿千瓦时,将大幅突破11亿千瓦时的上限,产能过剩将达到3亿千瓦,投资作价将达1万多亿元。

  刘吉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

  现在能源转型是大趋势大方向,一方面要积极推进低碳和新能源替代,另一方面高效清洁利用煤炭也是能源转型的一部分。虽然混合能源时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仍要以积极的态度推进能源转型。我们应该通过高效用能和全民节能大力降低能源消费总量,一个清洁的社会不能过度依赖大量消耗资源能源。

   理顺关系 靠市场化法治化去产能

  主持人:2017年,去产能任务更重、压力更大、要求更高。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着力强调通过市场化法治化的手段来推动去产能工作深入进行,请问各位代表委员,对于市场化法治化的含义是如何理解的呢?

  辜胜阻:全国人大代表、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在去产能过程中,法治化就要发挥法律的规范和引导作用。针对钢铁、煤炭等产业的生产活动、产品标准制定相关法律法规,在环保、能耗等方面要制定相关标准。在去产能过程中,无论是兼并重组、破产清算等市场行为,还是考核、监管等政府行为,都要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加以规范和引导。严格执行《破产法》,使产能过剩的企业和僵尸企业依照法律程序申请破产,从法律层面解决长期积累的债权债务关系、不良资产处置等遗留问题。严格执行《反垄断法》,协调竞争政策和产业政策关系,避免政府通过行政指令或企业通过行业协会限制产品价格、产量。

  卜昌森: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

  今后几年,去产能将进入攻坚期,要出台相应政策,搞好顶层设计,需要进一步在引导去产能煤矿退出、去产能煤矿资产与债务处置等方面明确政策措施。同时,建议制定国有煤炭企业富余人员向民营煤矿转移的支持政策,努力搭建服务外部市场的平台,采取劳务输出、技术服务、托管运营等模式,组团劳务输出助员工再就业。刘志彪: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教授

  建立产能竞争标准,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是在“去产能”中减少行政干预、避免误伤高效率民营企业的好做法。具体来说,可以把落后产能分为三种,并分类施策。一是在技术层面,落后产能是指以落后技术和工艺装备为基础的生产能力。这部分产能虽然技术落后,却可能存在客观的市场需求。二是在市场层面,落后产能是指丧失了竞争力的生产能力。这类企业会被市场自然淘汰,无须担心。需要关注的是丧失了竞争力的国有企业难以自动退出的问题。三是在政策层面,落后产能是指高耗能、高污染、质量不达标、有安全隐患的生产能力,这部分产能不能让其存活下去。

  对前两类落后产能,应该全部交给企业和市场调节,而不是用行政命令简单地让其死亡。而对第三种落后产能,政府应通过提高环保、能耗等准入门槛来完成淘汰目标。加强规则意识,减少计划意识;加强选择意识,减少指令意识,这是良性产能治理的要件。

  张晓强:全国政协委员

  去产能过程中要妥善处理好债务问题,国务院关于去杠杆的综合文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债转股。但债转股要按市场化、法治化方式进行,而不是简单卸包袱,把包袱甩给银行。同时,债转股并非去杠杆的唯一途径,还有兼并重组、破产重组等手段,解决债务问题要综合推进。

  冯跃:全国人大代表、重庆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应加快建立完善煤矿落后产能退出长效机制,制定煤炭等不可再生资源综合利用规划和落后产能标准。通过提高环保标准、市场准入机制、安全生产标准,强化监管,真正把资源储量少、赋存条件差、安全生产无保障、扭亏无望的僵尸煤矿淘汰掉,把安全、高产、高效和综合利用好的煤矿留下来。

  尽快研究制定股份制煤矿产能退出专项政策,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厘清股份制煤矿股东责任义务,债权处理原则,完善债务分割的具体办法,健全完善补偿机制,维护股东合法权益。借鉴国外好的去产能做法,总结上一轮煤矿兼并重组经验,认真研究完善去产能补偿机制和优惠政策,切实提升去产能的主动性和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