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陕西延安谋定综合能源基地发展大计

时间:[2017-03-14 ] 信息来源:中电新闻网
作者: 
浏览次数:

  编者按 3月9日,李克强总理与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陕西代表团共同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陕西是革命圣地延安所在省,对中国革命建设等作出过卓越贡献,理应得到国家政策支持。他同时要求,对陕西代表提出的意见建议要件件有回应,尽最大可能给予支持。继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列入《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之后,《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已于日前完成评估,并向国家能源局提交了咨询评估报告。《中国电力报》特推出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建设组合报道,展现延安能源发展变革的全景画面,助力革命圣地经济结构转型,加快老区人民脱贫致富步伐。

  革命圣地延安,将闪耀起另一张亮丽名片──综合能源基地。

  规划建设综合能源基地是延安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陕甘宁革命老区脱贫致富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发挥“两个明显优势”的具体举措,也是延安实现产业转型升级、跨越发展的现实需要。

  “搞一个好的规划,一张蓝图绘到底,必有所成。”2016年8月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到延安调研时,对《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给予高度评价,并提出明确要求。

  去年12月,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建设列入我国《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近日,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已完成《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评估,并向国家能源局提交了咨询评估报告。

  “面对经济下行巨大压力,全市上下攻坚克难、积极作为,《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进入国家盘子,转型发展的前景更加光明。”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徐新荣在延安市第五次党代会上说。

  历史:资源丰富但能源结构单一

  延安革命圣地的名头响彻海内外。其在能源领域的身世同样显赫──中国石油工业发祥地。打开延安市政府官方网站,即能看到一行简短却意义重大的文字:“延安是中国石油工业的发祥地,大陆第一口油井位于我市延长县,石油开发已有百年历史。”延安位于陕北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石油资源丰富。在其所辖13个县区中,安塞、子长、延川、延长、宝塔、吴起、志丹、甘泉、富县、宜川、黄陵11个县区均有石油资源分布,全市含油面积达到2112平方千米,石油地质储量达到13.8亿吨,剩余可采储量1.7亿吨。

  石油工业支撑着延安的发展。据延安市委常委、副市长张旭波介绍,“十五”时期,全市原油产量年均增加100万吨以上,对GDP和财政增长的贡献率均达到70%以上,延安各项主要经济指标连续位居全省前列。进入“十一五”以来,原油产量增速放缓,年均增加80万吨,“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长10万吨。

  “海相沉积生石油,陆相沉积生煤炭。”熟知延安情况且深度参与《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编制工作的华北电力设计院教授级高工张兴无说,延安是不可多得的既有石油资源又有煤炭资源的资源富集地。

  延安煤炭资源十分可观。延安含煤面积达到7600平方千米,煤炭资源总量达到110亿吨,其中探明储量56亿吨,大多属低灰、低硫、低磷、高发热量的优质动力、化工原料和炼焦配煤。目前,延安煤炭产能约6100万吨/年,2015年原煤生产总量约4400万吨。

  天然气资源丰富也是延安的特色之一。延安所辖13个县区均有储存,探明储量3400亿立方米。由于延安独特的地质结构,天然气气质优良。

  煤层气、页岩气探明储量3000亿立方米以上,页岩气预测储量可达8~10万亿立方米。

  “十二五”时期,延安市原油产量保持在1600万吨以上,原油加工量保持在1000万吨左右,石油工业增加值占国民生产总值50%左右。目前,延安能源发展结构单一,石油一枝独秀,且就地转化率低、产业链短。每年将近600万吨原油和3000万吨煤炭资源外运,资源挖潜不足,造成能源产业附加值不高。

  作为煤炭转化的重要载体,延安电力发展与资源条件极不匹配。据了解,黄陵煤矸石电厂(2×30万千瓦)于2015年投产前,延安基本没有大火电项目,合计装机容量只有10余万千瓦。截至目前,包括新能源发电在内,延安全市电力装机仅约100万千瓦(其中火电73万千瓦),年发电量不足40亿千瓦时,全市用电量仅81.6亿千瓦时。

  谋变:充分发挥优势谋划转型发展

  “目前,延安仍属西部欠发达地区,有三个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张旭波告诉记者,“近年来,受国际国内能源价格下跌的影响,经济增长乏力,财政增收困难,严重制约了延安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石油产业作为延安市的支柱产业,开采权上划陕西省政府后,地方政府对其发展、调整的调控能力和指导作用减弱。加之资源开采初期浪费严重,导致目前石油资源区块严重不足,探明资源动用程度已超过警戒线。

  受资源储量制约,“十二五”期间延安地产原油年均增速仅为4.08%。以石油工业为支配地位的延安经济,未来可持续发展压力很大。“延安石油资源开采已达到80%,后续很难有提高。”延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宏玉如此表述。

  事实上,延安经济增长2013年即出现明显放缓,GDP增速由此前的两位数跌到6.5%。转型发展情势紧迫,延安市明确“大力推进结构调整,全面加快转型发展”。然而,经济下行压力仍在。2014年,延安GDP增速降至6.2%。2015年,完成生产总值1198.63亿元,同比增长仅1.7%。在油煤量价齐跌双重因素影响下,延安长期积累的各种矛盾集中显现,稳增长、调结构、保运转的压力持续加大。“延安迫切需要改变单一的石油经济格局。”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评估指出。

  2015年2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延安主持召开陕甘宁革命老区脱贫致富座谈会,要求加快老区发展步伐,确保老区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他指出,陕甘宁革命老区有两个明显优势,一是特色资源优势,主要是能源、特色农产品和特色文化旅游资源;二是后发优势,主要是城镇化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很大空间。只要规划科学、持续投入,就可以实现跨越式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陕西正处于追赶超越阶段’,延安具有‘两个明显优势、一个明显制约’,为我们未来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徐新荣说,“只要乘势而上、顺势而为,就一定能开创转型发展、追赶超越的新局面。”天降大任。作为三大特色资源之一,得天独厚的能源资源注定将在延安转型发展、追赶超越的过程中扮演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

  定调:从火电基地到综合能源基地

  从酝酿到成熟,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蓝图历时两年多,先后召开了8次专题研讨会、汇报会、评审会。而其原始设想,还只是火电基地。

  2014年,在煤炭价格走低、能源产业面临困境的背景下,延安市委、市政府提出了规划建设千万千瓦级火电基地的战略构想,并于同年11月委托西北电力设计院编制《延安火电基地专项规划》。

  2015年8月,在延安火电基地建设研讨会上,时任延安市长梁宏贤提出,要贯彻习总书记在陕甘宁革命老区脱贫致富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将《延安火电基地专项规划》更名为《延安革命老区率先脱贫致富火电基地专项规划》。

  2016年2月,延安市人大正式批准《延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发展规划纲要》,明确“十三五”期间新建煤电1334万千瓦,形成1500万千瓦火电装机规模。

  然而,全国范围内不久即拉开了煤电 “踩刹车”大幕。好在,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恰此时,国家能源局安全监管司副巡视员张旭波被中组部选派挂职锻炼,分派到延安任市委常委、副市长。按照分工,他负责新能源产业集群建设、煤电基地和电力外送通道建设、电力等方面工作。

  迅速调整,强化组织,顺时应势、符合产业政策的延安能源发展蓝图进入加速设计通道。2016年5月,延安市政府在北京邀请国家能源局相关司局、陕西省发展改革委(能源局)、国家电网公司、电力规划设计总院等有关负责同志,召开了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研讨会,将规划正式命名为《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

  随后,国家能源局批复同意延安市委托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开展《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研究和编制工作。据电规总院副院长、规划研究部主任杜忠明介绍,因当时正值《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等工作任务繁重,电规总院人员非常紧张,开始时对接受《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研究和编制任务确实备感压力,但多方协调还是欣然领命。

  行动之迅速是态度之重视的具化。2016年5月16日,电规总院即正式启动了编制工作,组织西北电力设计院、华北电力设计院、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环境保护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等单位联合进行。  《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高水平编制完成后,电规总院院长谢秋野于2016年8月16日带队向延安市委、市政府专题汇报了《规划》终期成果。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给予了高度评价。很快,陕西省发展改革委正式向国家能源局上报了《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

  在《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编制期间,国家能源局给予了大力支持和科学指导,多位局领导和11个司的同志先后多次到延安调研指导工作。2016年12月2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正式印发《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建设被列入能源系统优化重点工程,成为综合能源基地建设工程重头戏之一。

  延安市委副书记、市长薛占海表示:“《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不仅是延安综合能源发展的规划,也是延安产业转型发展的规划,更是延安扶贫攻坚的规划。”

  未来:稳油扩煤增气兴电促转化

  “延安市境内石油、煤炭、天然气、新能源资源均较丰富,是国家能源重要战略接续区。延安东临太原经济圈,南接关中城市群,西连宁夏沿黄经济区,北靠呼包鄂城市群,具备发展综合能源基地的条件。”这是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给出的首条评估结论。

  2016年9月底接受国家能源局委托后,经过组织专家实地调研,并多次与延安市各部门沟通,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于2017年2月向国家能源局提交了 《关于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的咨询评估报告》。尽管在部分具体发展指标上作出了微调建议,但充分肯定“稳油、扩煤、增气、兴电、促转化”总体思路。

  根据规划,延安石油产量“十三五”期间及远期维持在1700万吨/年左右;天然气年产量“十三五”末期将超过100亿立方米,远期将超过300亿立方米;煤炭产能 “十三五”期间力争达到6000万~8000万吨/年,远期达到1亿吨/年;煤电装机规模2020年力争达到1200万~1700万千瓦,远期达到2100万~4000万千瓦;风电规模2020年达到300万千瓦,2030年达到450万千瓦;太阳能发电2020年达到200万千瓦,2030年达到250万千瓦。

  规划到2020年,延安能源本地转化率从2015年的35%左右提升70%左右。发展煤油气耦合型化工,建设煤油气综合利用项目、煤油共炼项目、煤电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2020年原油加工能力达到1300万吨 /年左右,化工原煤加工能力达到1600万吨 /年左右。延安市单位能源创收指标力争从2015年的1600元/吨(标准煤)提高到2020年的2100元/吨,提升能源对本地经济的带动作用。

  按照《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总体实施的项目投资总规模将达到4000亿~5000亿元。对延安而言,这无疑是一笔巨大投资。最新数据显示,延安市2016年全年完成生产总值1082.9亿元,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359.3亿元,地方财政收入130.5亿元。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建设会面临资金制约吗?对此,延安市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延安能源化工园区建设办公室主任蔡小龙表示,目前企业投资积极性普遍较高,不会出现资金方面的问题。

  延安能源化工集团是延安市属集煤电、化工、天然气、水资源和投融资等多元产业于一身的大型能源集团,将是《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落地的重要实施主体之一。目前企业资产总额52亿元,2016年营业收入20.99亿元,首次突破20亿元。该公司董事长刘浩兴告诉记者,延安能化集团已与百瑞信托发起总规模300亿元的延安革命老区产业振兴基金,主要投向能源化工、新能源等融资需求。延安能化将规划建设1500万吨/年低温煤干馏项目、500万吨/年高温煤干馏项目、100万吨/年煤炭中低温热解制取清洁燃料等多个化工项目。

  中国大唐集团是在延安投资的主要电力央企之一。作为“上大压小”项目,大唐延安热电项目总装机70万千瓦,年内即将建成投产。大唐延安热电厂副厂长刘宝斌在现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唐延安热电还将进行扩建,包括装机规模2×35万千瓦、2×66万千瓦两个项目。

  要务:立足外送支撑延安电力发展

  “把转型发展作为第一要务,以新理念引领新发展,坚定不移调结构、促转型,努力实现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发展。”延安市委副书记、市长薛占海说,延安将努力打造能源价格洼地,引进更多产业项目,提高当地能源和电力消纳能力和水平。

  根据 《延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2020年延安全社会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1600万吨标准煤,较“十二五”末增长1倍多。

  “延安当地消纳能力有限,需立足电力外送。”电规总院规划研究部高级工程师倪敬敏参与 《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发展规划》研究和编制工作并担任主要执笔人。他表示,以当前延安全社会用电量,装机150万千瓦即可满足,即使今后翻一番达到300万千瓦,大量电力消纳也必须依靠外送。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也评估指出,延安煤电项目的建设主要受外送通道的制约,而且延安也不具备消纳所规划新能源电力的能力,需要在陕西全省范围统一考虑并参与电力外送,建议考虑新能源电力与当地火电配套外送。

  送电西柏坡,在京津冀地区协同消纳,将是延电外送的重要之选。不仅有利于延安电能消纳,而且也有利于京津冀地区雾霾问题的治理。“如延安—西柏坡输电通道工程能够启动,可考虑再增加煤电装机500万千瓦。”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评估指出,延安—西柏坡输电通道对延安煤电发展影响深远。

  作为延电外送另一重要通道,陕北(神府、延安)—武汉输电工程目前已正式列入国家 “十三五”规划。《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要求“适时推进陕北(神府、延安)电力外送通道建设”“湖北电网围绕陕北(神府、延安)直流、渝鄂背靠背工程,做好相关配套工程论证及建设”。据了解,这一通道将为延安提供500万千瓦的外送容量。

  此外,延安还规划考虑通过陇彬—徐州、延安—山东、延安—江苏、延安—浙江等输电通道进行电力外送。国网陕西省电力公司总经理卓洪树表示,将全力支持延安综合能源基地建设,推进能化产业高端化,推动能源从量的扩张向质的提升跨越,积极支持以延安为起点的电力外送通道建设、提升外送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