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央企打响煤钢去产能攻坚战 上半年化解上千万吨

时间:[2017-07-14 ] 信息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化解过剩产能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特别是在煤炭、钢铁领域,今年以来国有企业去产能的步伐正在显著加快。日前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在国新办例行发布会上透露,上半年央企累计化解钢铁过剩产能595万吨,已提前完成全年任务;化解煤炭过剩产能659万吨,重组煤炭产能1300万吨。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多家央企都制定了相关计划和具体方案,多个省市都在按照公布的去产能目标积极推进。国资委下一步将在涉及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严重的行业进行试点,建立优胜劣汰市场化退出机制,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要求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企业,进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

  统筹 央企已设定去产能时间表

  央企无疑是本轮化解过剩产能的工作的主力军。《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涉及煤炭、钢铁类央企已经设定时间表,相关改革和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国华能集团表示,2018年年底前,退出煤炭产能914万吨/年,处置僵尸企业16户、特困企业4户,“十三五”期间关停退役647万千瓦煤电机组。保利集团发布计划,将用三年时间完成39家“僵尸企业”的重组整合退出,确保亏损额减少50%以上。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将从电源侧“去产能”,坚决落实煤电“取消一批、缓建一批、缓核一批”政策,推动能源主管部门将南方五省区“十三五”火电装机新增规模控制在4285万千瓦以下,从2020年,全网非化石能源电量占比不低于50%。

  “在逐步退出落后产能的同时,神华集团把全面转型升级调结构作为煤炭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基本要求,推动先进产能规模化、集群化,并推动优质产能绿色化、清洁化。”一位神华集团负责人表示,根据神华集团制定的《化解煤炭过剩产能方案》,2016年至2018年每年将减少产能近3000万吨,“去掉落后的产能,是为了使产业向清洁化、绿色化的方向发展。”据了解,神华集团已掌握了一批生态保护、高效绿色开采技术,有力推动了煤炭行业向现代化生产、清洁化开采转型升级。

  鞍钢集团也于年初公布了本年的化解过剩产能计划。根据该计划,鞍钢将于今年上半年关停封存攀钢集团成都钢钒有限公司70吨电炉1座,退出粗钢冶炼能力50万吨/年,并关停相关配套产线,不再恢复生产。鞍钢集团公告显示,该计划已于4月提前完成,并承诺关停的设施及配套产线不再复产。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央企通过重组整合,统筹规划、调整结构、优化资源配置,从而达到了去产能的目的。2016年宝钢化解过剩产能实际完成555万吨,武钢化解过剩产能实际完成442万吨,两家合计完成997万吨。根据安排,2017年宝武集团还将去产能545万吨,共将化解宝武集团大约17%的总产能。

  助推 多部门政策加码去产能

  在国资委召开的2017年中央企业钢铁煤炭去产能工作会议中,国资委副主任孟建民强调,2017年中央企业化解过剩产能任务将继续加码,要打好去产能攻坚战,全面完成2017年钢铁去产能595万吨、煤炭去产能2493万吨的目标任务。

  近年来围绕去产能的政策布局也动作频频。继去年国务院发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了5年时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1至1.5亿吨的目标后,与化解过剩产能相关的奖补资金、财税支持、职工安置在内的八项配套政策以及整体实施方案全部出台,为今年中国钢铁行业去产能进入全面执行期奠定坚实的政策基础。今年5月,发改委等多个部门发布了2017年煤炭去产能实施方案。

  在这些政策的指导和助推下,今年以来,已经有多省市发布了钢铁、煤炭去产能具体目标。截至目前,共有甘肃、内蒙古、河南等12省公布了《2017年度拟关闭退出煤矿名单》,总涉及煤矿近1000处。山西省提出,2017年将退出钢铁产能170万吨,将有同煤集团等10家煤企旗下的18家煤矿涉及关停工作,退出产能为1740万吨。贵州省则表示2017年度拟关闭煤矿82家,计划退出煤炭产能1248万吨。河北省提出,2017年将压减炼钢产能1562万吨、炼铁产能1624万吨,压减煤炭产能742万吨。此外,山东省、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云南省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等省市均公布了2017年去产能任务。

  在大幅退出落后产能的同时,各地也在着力解决由此带来的职工安置问题。河北省在钢铁、煤炭等六个去产能任务突出的行业中,鼓励和支持去产能企业通过内部转岗、发放基本生活费、开发公益性岗位等措施安置去产能企业职工。山东省则通过再就业培训、就业对接服务等措施,计划在3年内安置职工5万多人。

  体制 去产能要从行政化转向市场化

  “去产能比数字更重要的是体制因素,要从行政化向市场化转变。”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向记者表示,我国钢铁、煤炭产能过剩的体制性特点是政府过多干预经济所致。“必须深化市场体系改革,让‘市场调节’替代‘政府推进’,让市场发现价格,让企业参与治理,”李锦表示,2017年的去产能工作要避免行政化的“快速”推进。他提到,河北武安创造性的建立了全国首个县级钢铁产能交易平台,运用市场机制倒逼过剩产能退出,对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有一定的启发性,“用市场的手段去产能,才是长治久安的办法。”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张晓强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也曾指出,必须要把握好去产能和去产量的关系,二者不能简单划等号。张晓强建议,未来用更优化的方法和原则落实去产能的工作,“第一就是坚持压减淘汰落后产能,而不是一刀切,第二是压减落后产能和产量的调整要科学规划,两者不能简单画等号。”

  记者了解到,钢铁、煤炭领域中“去产能”和“去产量”应如何平衡,是多位专家共同关心的问题。专家表示,应注意去产能不是去产量,去产能是要真正拆掉落后产能,不能让它扰乱市场。而产量则是市场决定的,市场需要多少就生产多少。

  “总体来看,今年钢铁去产能任务完成已经过半,煤炭去产能也接近一半,目前去产能还面临债务、职工安置以及地方稳定等难点。”一位业内专家说,他表示,目前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涉及的多为国有企业,也是地方财政支柱企业,涉及当地财政收入、就业、经济稳定等,集中审批、管控竞争的方式已难以抑制产能过剩。同时,现在过剩的产能不仅仅是落后产能,还包括结构性无序发展产生的大量先进产能,这些都是目前供给侧改革要解决的关键问题。

  此外,不少专家也指出,如何防止已经关停的落后产能“死灰复燃”也是去产能过程中值得注意的问题。最近审计署发布的多家央企的审计公告就显示,部分钢铁企业仍存在违规新增产能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