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谢国兴:我国需要大力提高天然气消费比重

时间:[2017-09-11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2015年12月12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由185个缔约方国家在巴黎达成新的全球协议《巴黎协定》。根据协定,各方同意结合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和消除贫困的努力,加强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中国政府承诺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

  《巴黎协定》的签署,标志着中国的发展必须走低碳能源之路,而天然气与煤炭相比,具有明显的低碳与环保优势。但天然气发展很不乐观,难以在与煤炭、石油的竞争中获取优势。

  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的比较优势

  一是低碳优势。按等热值计算,使用天然气的二氧化碳排放比煤炭少50%,比汽油和柴油少25%~30%。可见,天然气具有明显的低碳优势。

  二是安全优势。天然气属易爆易燃的气体。当空气中的天然气比例达到体积百分数的5%~15%之间才会着火。天然气的着火下限明显高于其他燃料,天然气虽然是易燃易爆气体,但比液体的柴油、汽油更安全。

  三是价格优势。煤炭是价格最便宜的能源,天然气次之。除煤炭以外,天然气与其他能源比较仍具有价格优势。今年以来,煤炭价格呈现快速上涨态势,与去年同期相比,每吨价格涨幅已达200元以上,而天然气价格相对稳定。

  四是环保优势。根据污染气体排放系数乘以等效能值计算所得的排放量,即生产1千瓦时电能相当的能量值向大气排放污染物数量。生产1千瓦时电能,原煤和焦炭排放二氧化硫较多,天然气中二氧化硫排放相对较少。若再计入煤炭中含量有的砷、汞等重金属,则天然气更具有环保优势。

  五是能源利用效率优势。浙江省有12280兆瓦容量的燃气发电机组,基本上都是燃气—蒸汽联合循环机组,在役机组以6F、9E和9F为主。根据试验表明:发电效率分别为55%(6F)、52%(9E)和58.5%(9F)。新机型9H燃气—蒸汽联合循环发电机组效率将达到61%,出力大于600兆瓦。燃气机组的厂用电率约为2%,全国平均燃煤发电机组厂用电率为6%左右。

  若发电加供热,则有更高的能源利用效率。以镇海动力中心6F联合循环机组为例,设计总出力293兆瓦,供热350吨/时,按照“好处归电法”计算的发电效率达到84.8%。

  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最差的燃气—蒸汽联合循环机组效率也高于最先进的燃煤发电机组。

  六是工程建设速度快,建设成本低。燃气发电机组建设周期短(约1年),投资相对较低(单位造价为2500~3000元/千瓦)。而火电则需要两年左右建设周期,投资在4000~5000元/千瓦。

  当前天然气发展中存在的困境与原因

  尽管天然气是低碳、清洁、高效的能源,但天然气的使用并未得到应有的发展。

  一、对天然气开发与利用的政策支持力度不足,难以在与煤炭、石油的竞争中获得优势。

  近几年来,政府在保障天然气供给方面做了大量有成效的工作,但是在规划、财政、金融、价格、发电计划安排和上网电价等方面明显不足。政府宁愿以两部制电价去补偿企业亏本,而不是通过多发电量来增加企业效益,同时减少燃煤发电。政府在加气站建设上支持力度不够,很多城市加气站不仅数量少,而且间隔长。即使在价格上有优势,但很多出租车、私家车也因此望而却步。可见,天然气市场销售很不乐观,在全省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例仅占约5%。

  二、天然气管理体制改革不适应天然气发展需要。

  天然气主要以管道输送到终端用户。

  我国城市天然气管网建设相当一部分也是地方国有企业为主,由于天然气管网的自然垄断特性,造成输气成本居高不下,政府对管输成本监管能力不足,其输气价格的话语权基本上由企业掌握。油气兼营企业,特别是“三桶油”,对供油与供气利益的比较,也影响着天然气的发展。上游的市场化对天然气发展至关重要,但是天然气开发与进口市场化方面仍不尽人意。

  三、法律法规和技术服务标准不适应天然气发展。

  我国天然气在开发、生产、经营和服务等方面缺少法律依据。譬如,我国天然气以标准立方米计量和计价,而不是国际通用的以热值计量与计价。这种计量方式热值偏差较大,使得用户在维护合法权益上缺少制度保障。天然气还需要完善不少相关制度与标准。

  四、政府对天然气市场监管严重不足。

  政府在保障天然气供应方面下了力气,而如何推进天然气市场化改革进展缓慢,市场建设和监管更显不足。国家层面虽然有能源监管机构,但缺少应有的标准和手段。国家价格部门只管到省间门站价格,省市价格部门只能管到省地间(城市)门站价格,到用户的终端价格只是一个原则性建议,上游气价的变化不能及时传导到用户,经营成本无人监管,实际执行价格五花八门,阻碍天然气市场发展。

  五、当下能源市场不利于天然气在竞争中占领优势。

  在能源消费增长趋缓的情况下,与煤炭、石油和电力相比,天然气的发展更多要靠替代煤炭或石油制品。除了价格因素外,用户对天然气性质的了解、可获得性、可替代性、安全性、使用技术等方面都不适于天然气发展的需要。对政府来讲,推进天然气应用所产生的GDP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政府对天然气的安全管理相对陌生,心存安全顾虑。

  发展天然气的措施建议

  全面落实《巴黎协定》,控制大气污染,大力开发与利用天然气是必然的措施,需要政府将天然气发展作为落实 《巴黎协定》、能源与环境保护工作的短板予以重视,着力完善法规制度与市场建设,创建一个有利于天然气市场发展的良好环境。

  一、各级政府要把天然气发展作为落实《巴黎协定》、应对气候变化和防治大气污染的根本之策,从调整能源结构的重要抓手予以推进。特别是在市场化改革,管网公平开放,加气站建设,在电力和交通领域的使用等方面予以大力支持。着力推进以气代煤,对燃煤工业锅炉(窑炉)进行燃烧天然气改造,增加天然气在工业生产中的用量。加大交通领域以气代油力度,大力推进气站建设,加气站建设是车船使用天然气的前提,应当鼓励以PPP方式建设天然气加气站,实行市场化运营;加大对加气站建设用地支持,简化加气站建设审批,提高审批效率。应当允许公路加油站增加天然气加气装置,这将大大方便重载货车和客运车辆沿途加气。积极推进在开发区、居民小区和大型用能企业中建设天然气分布式热电联产,逐步增大天然气发电在电力结构中的比例。

  二、鼓励多种市场主体参与上游天然气市场开发,增加低价天然气供应量,抑制天然气价格,使得天然气价格更具有竞争力,消除制约天然气发展的瓶颈。2015年广东发电用气价格为1.77元/立方米,是全国发电用气的最低价格,大大促进了天然气发电,它得益于进口了较多的LNG。按每立方气发5千瓦时电计算,去年广东省天然气发电单位燃料成本为0.354元。按煤炭价格600元/吨计算,单位燃料成本约0.25元。如果计入运输成本和建设成本及外部性成本(463元/吨),两者基本接近。根据国际天然气市场价格情况,如果进一步放松进口许可管制,天然气价格仍有可能进一步下降。

  三、加快完善天然气法规与标准体系建设,保障天然气市场健康发展。当前,首要的是对天然气进行立法,同时修订完善有利于天然气发展的规章与政策等。譬如,出台天然气法、天然气价格形成办法、天然气质量标准、天然气供应服务标准、天然气市场交易规则和市场监管办法等。

  四、加强对天然气市场的监管。目前天然气市场比较紊乱,必须通过加强监管,规范天然气市场主体在法制轨道上公平竞争,从而推进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的作用日趋增大。需要建设相应的监管体系,包括加强监管队伍建设,市场信息与交易平台建设,质量监测中介机构建设,市场信用体系建设,违法违规案例的公开和行政处罚等。设立第三方独立调度机构,按交易规则进行市场交易并公开交易信息,根据市场交易结果进行实时调度,由政府监管机构对调度实施公开、公正与公平性监管,调解市场争议,处罚违规行为。(作者系浙江能源监管办原专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