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今年煤钢去产能有望提前收官

时间:[2017-09-27 ] 信息来源:新华网
作者: 
浏览次数: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采访了解到,目前钢铁行业已基本完成今年淘汰产能任务,煤炭在7月末就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85%,一些省份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今年煤钢去产能有望提前收官。

  值得注意的是,与去年相比,今年去产能的热点是产能置换指标交易和兼并重组,近期多地有所尝试。不过,产能减量置换的实际进展较慢,兼并重组也存在着诸多挑战。业内人士建议,有关部委加强政策协调,抓紧完善关于煤矿减量置换、兼并重组的有关政策,同时将债转股和兼并重组结合才能实现效果最大化,预计后续有望加快动作。

  按照政府工作报告,今年要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介绍,目前已基本完成今年钢铁淘汰产能任务,同时按照发改委、工信部统计,这两年还累计淘汰了1.2亿吨左右“地条钢”产能,这些不在统计范围之内,至少每年有五六千万吨的钢产量。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末,煤炭去产能1.28亿吨,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85%。从近期各地反馈的情况来看,多个省份去产能进展较为顺利。例如,煤炭大省山西2017年计划关闭18座煤矿,退出产能1740万吨,到5月已经全部停工停产,正在一矿一策关闭退出。

  内蒙古、辽宁、江苏、福建、河南、广西、重庆、江西已超额完成全年目标任务。一位煤炭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他在调研中了解到,以往制约煤炭产能释放的环节主要在地方政府,迄今大多数地方政府在去产能方面都非常积极,对煤矿开工进行主动限制,大大提升了此轮去产能的效果。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为了保供应,同时改变只出不进的局面,减量置换政策加速推进。4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快建设煤矿产能置换工作的通知》鼓励跨省区市实施产能置换,同时,鼓励地方政府建立煤炭产能置换指标交易平台,发布产能交易指标信息,为产能置换创造有利条件。

  在跨省区市产能指标置换变得划算之后,多地加快相关市场化交易。6月17日,经过来自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九家煤企300余次轮番竞价,河北932万吨煤炭产能置换指标在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以平均每万吨181.01万元的价格成功完成交易。8月24日,四川首次挂牌的1200多万吨指标全部成交,金额供给184385.96万元。9月24日,甘肃省煤炭产能置换指标交易网络竞价会在河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正式开始。此外,福建、江西、宁夏等多省份也已出台煤炭、钢铁等产能置换的具体实施办法,并搭建相关平台。

  不过,当前在推进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山西一家大型煤企计划关闭七座产能落后、资源枯竭矿井,置换出一座年产千万吨的先进产能矿井。去年底,这一减量置换方案通过国家发改委批复,煤矿也已具备生产条件。但按照有关部门2016年的规定,三年内停止煤炭划定矿区范围审批。经沟通,预计到2019年矿业权手续才能办下来。

  有业内人士坦言,这并不是个例,建议有关部委加强政策协调,抓紧完善关于煤矿减量置换、减量重组的有关政策。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做好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要求相关部门严格落实增减挂钩、减量置换要求,加快办理相关手续,促进建设项目依法依规投入建设生产。预计后续产能置换速度将有所加快。

  今年去产能另一大加速推进的重点是兼并重组。中国煤炭工业协会2015年的一个调研显示,国有企业兼并重组煤矿需退出500处,涉及产能1.5亿吨左右。今年9月初,国务院印发《关于支持山西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的意见》,提出“在煤炭、焦炭、冶金、电力等领域,加大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力度,提高产业集中度”。日前发布的《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十三五”期间,内蒙古原煤产量控制在11.5亿吨左右,鼓励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培育一批千万吨级大型煤炭企业。《河北省“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也提出,推进煤矿企业整合,推动生产集约化,到2020年煤炭开采企业控制在10家以内、煤矿数量60处左右。

  针对钢铁产业,《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设定的总目标是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至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内。中钢协副秘书长王颖生表示,兼并重组是钢铁行业下一步的重点任务,未来行业重组会逐步提高。近日宝武集团总经理陈德荣透露,这家中国最大钢铁企业将继续兼并重组,目标包括几家地方国企。

  兼并重组背后的金融支持必不可少。银监会、发改委、工信部三部门去年底发文称,鼓励符合条件的钢铁煤炭企业开展并购重组。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自主决策、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原则,对能产生整合效应的钢铁煤炭兼并重组项目采取银团贷款等方式,积极稳妥开展并购贷款业务。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大量的煤企、钢企背后都有地方利益、银行债权处置等一系列问题,这种兼并重组的难度还是很大。重组之后如何管理、运作和盈利,也都是企业需要考虑的问题。

  一位券商投行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债转股和兼并重组现在看来都是过剩产能企业去杠杆的主要途径,二者需要有机结合在一起才能效果最大化。单纯的债权转股权并不能给金融机构、投资者带来更多的潜在利益,只有通过一些兼并重组以及资源整合的方式才能盘活原有资源,真正实现利益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