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内蒙风电发展怪圈:建设速度越快 限电越多

时间:[2010-07-14 ] 信息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在风电大省内蒙古,内蒙电力公司的当家人张福生手中的那本"风电账"是越算越厚,同时,也叫他越来越头痛。2009年底,在内蒙电力公司管理的蒙西电网,风电装机已突破430万千瓦,这意味着内蒙的风电赛跑在国内省级电网中得了第一。而且,内蒙古不断准备着创造新的记录。但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内蒙古的电网建设却大为滞后。 
风电建设越快 限电越多 
  内蒙古的风电建设正在上演加速度。记者近日在内蒙古采访时了解到,目前蒙西电网已核准并正在建设的风电容量达350万千瓦,预计2011年底蒙西电网风电总规模将达到1200万千瓦。"十二五"末,内蒙古风电装机将达到3000万千瓦。千瓦不等于千瓦时,装机容量不等于实际发电量。只有当电网有效地把电力从风机传递到终端用户时,风能才有价值。可现实是,作为供电大区的内蒙古自己并不是用电大户,尤其是冬季,内蒙古的电力需求基本属于生活用电,火电电能就足够使用。冬季午夜之后,内蒙古电网通常最低负荷约1230万千瓦,其中火电供热机组供电1200万千瓦,留给风电的余量负荷所剩无几。 
  据内蒙电力公司副总工程师、调通中心主任王小海介绍,在冬季供暖期间,由于供暖用的汽轮机在抽气供热期间一定要同时发电,因此要保障供暖,就必须保证一定比例的火电,因此只有采取调峰,牺牲风电。而调峰对于电场来说,就意味着限电。 
  对于限电,北方联合电力辉腾锡勒风电场场长李智深有感受:"2008年还只是在供热期有限电现象,而到了2009年,限电的范围大大扩大了。"李智和30多名同事管理着在80平方公里草原上竖起的130多台风机。 
  在与北方联合电力仅有一路之隔的华电辉腾锡勒风电场也面临着相同的情况。据该电场安全生产处的梁振飞介绍,调峰限电的情况多集中于用电量降低的夜晚,以及从10月到来年4月供热集中的冬天。 
  对于风电上网问题,身在北京的风电场投资商却并不担心,"只要电网公司多压点火电就能给风电腾出空间。"一位在内蒙古投资风场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该企业准备在内蒙古投资更多的风场。很多投资者并不了解的是,内蒙古电网新开发的风电项目只能在区内有限的电力市场中挤压火电机组的市场份额,造成火电机组2009年利用小时数下降到4000小时以下,大批火电设备闲置,火电企业经营困难,严重亏损。据总体测算,今年4月份蒙西电网风电上网电量平均达到11%,远远高于国内风电的输送量占比为1.5%的平均值。 
  "现在建设风电场的积极性都很高。"目前张福生能做的,只有劝说现有的核准待建电场尽量晚开工,同时祈祷外送的电力通道尽快成为现实。 
更大容量的电力外送还只是"画饼充饥" 
  毫无疑问,内蒙古只有通过外送来解决风电消纳的难题。蒙西电网现有的两条20年前建设的500千伏"网对网"东送华北的对外输电通道。目前这两条线路的输送能力有430万千瓦,送电量为白天390万千瓦,后半夜则只有250万千瓦,在后半夜受限的大多是风能。对于已经建设的内蒙古风电来说,这两个通道已显不足,更不要说未来5年庞大的风电发展规划了。 
  无论是接待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的负责人,还是国务院研究室的领导,张福生都在反复强调建设内蒙古电通道的必要性。内蒙电力送出通道规划已有6年,但是,即使是在内蒙古东西两个千万级风电基地规划已经批复之后,蒙西电网第三、第四送出通道至今仍然没有等到立项、开工的消息。 
  张福生告诉记者,目前蒙西电网风电开发与电力市场开发、风电开发与电网建设方面的矛盾日益突出。在区外电力市场没有向蒙西电网风电开放,没有与风电开发同步建设想区外送电通道的情况下,蒙西电网内部有限的电力市场无法适应风电大规模开发的需要。 
  蒙西电网是国内唯一一家独立的省级电网,与国家电网公司没有任何行政管理关系的蒙西电网要实现电力外送就必然要求助于国家电网公司。 
  今年3月,内蒙古自治区领导与国家电网公司的领导举行了会谈,双方谈及内蒙古风电项目发展,内蒙古自治区两个待建的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输电规划已纳入东北电网"十二五"规划中。终于可以解决了久拖未决、又非常急迫的输电通道问题,会谈让内蒙古的领导们很是高兴。等到张福生了解到具体内容之后,才意识到,这有可能是空欢喜一场。国家电网公司准备建设的两条通道是尚处于争议中的特高压,"这不是给我们画饼充饥吗?"张福生补充说,"而且是2013年以后才考虑与蒙西电网的连接"。 
  在通道开工无望的情况下,张福生开始琢磨着最大化的利用现有的通道。"如果能在目前的基础上做到白天、晚上都超过400万千瓦,也好啊。" 
  为了缓解内蒙古的输电压力,国家能源局在2009年下发了《关于加强华北电网和蒙西电网联合调度的通知》,要求华北电网和蒙西电网联合调度运行,充分发挥风电效益。文件明确要求,提高现有蒙西电网向华北电网输电通道低估时段的送电容量,确保达到250万千瓦,力争达到300万千瓦。到5月底为止,按照蒙西电网的数据显示,实际平均送出容量只增加了30万千瓦左右,后半夜蒙西电网风电出力仅为50万千瓦,弃风最高达到290万千瓦。 
 清洁风电还需安全入网 
  在京呼高速公路的运输队伍中,一侧是装满煤炭的运输车,另外一侧则是装载风电装备的运输车。 
  在辉腾锡勒的这片草原上干了20多年的李智在最近的3年里,突然感觉自己的邻居多了起来。华能、大唐、华电、北方、京能、中广核等7家大型国有企业纷纷在这里驻足。让这片草原成为内蒙古最大的风电基地之一,其风电发电量约占全区总风电发电量的1/3。 
  据李智回忆,在2006年之前,辉腾锡勒只有不到5家大型风电场,那时风电场还没有遇到过限电的情况,而到了2008年,内蒙古的风电场越建越多,限电也就随之而来。 
  限电不仅浪费了资源,也影响了企业的经济效益。北方联合电力辉腾锡勒风电场去年约有300万千瓦时的发电量被限电,占其总发电量的1%左右,这一数字低于业内人士估算的10%左右的全国平均水平。这300万千瓦时发电量如果全部上网,该风电场的盈利能增加150万元左右。 
  "每到限电的时候,相关的风场所在市的市长、市委书记就会亲自出马来抓这件事儿。"张福生有些无奈。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