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风电超速成长烦恼:巨额的电量,狭窄的电网

时间:[2010-07-14 ] 信息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空旷了数百年的荒漠戈壁,在区区几年中变身为一片“白色森林”,这里是狭长的河西走廊,昔日的丝绸之路,今日的“风电之都”。 
  六七十米的“身高”,三四十米的“臂长”,捕风,发电。谁也无法精确统计这荒野里风机的数量,它分属不同主人,且以一种赶超的姿态,去追逐可持续发展的梦想。 
  2007年,国家《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确定:到2010年,全国风电总装机容量达到500万千瓦。而同年获批建设我国首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甘肃酒泉,今年的风电总装机容量目标是516万千瓦。仅七大风电基地中的这一个,就会把全国指标甩在背后。超规划发展带来的并不完全是兴奋,烦恼也随之开始。 
  规划一调再调 
  甘肃省酒泉市境内的瓜州县、玉门市和肃北马鬃山地区一带,因独特的喇叭口地形,在季风的作用下,形成了丰富的风能资源,被称为“世界风库”。当地俗语称: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国内风电专家组实地踏勘评审认定,这一区域是我国风能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风能密度高,风向比较稳定,可开发风能在4000万千瓦以上。 
  原本贫瘠的不毛之地,恰为开发带来便利:地上无人居住,地下无矿藏资源,铁路、公路运输便利,架网建场条件优越,成本较低。 坐拥如此良好条件,甘肃风电从1996年起步,但经10年发展,2006年风电装机总容量仅为11万千瓦。 
  酒泉市发改委主任王建新说:“将世界风库变身为世界风电之都,这是我们的梦想。”这一梦想因契合时代的“主旋律”,很快变得现实起来。近几年,面对越来越严峻的资源环境压力,中国乃至全球都在紧张地寻求后续发展的新动力。 
  “能源发展和环境容量的矛盾要通过实验和探索去破题,目标是找到一条中国能源发展的新路。”甘肃省社科院研究员安江林说。 
  2007年4月,酒泉拔得头筹,国家发改委批准在这里建设我国第一个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甘肃省发改委副主任陈春明认为,酒泉风电基地是国家布局的以风力发电、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发展实验室。 
  此时,国家正筹划一项更为庞大与长远的规划。同年8月,由国务院通过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正式发布,风能正是重点发展领域之一。该规划列出的风能目标任务是:到2010和2020年,全国风电总装机容量分别达到500万千瓦、3000万千瓦。 
   政策刺激之下,风能开发飞速前进。在河西走廊西端的戈壁沙漠里,即有近20家企业“捕风”。国内五大发电巨头华能集团、国电集团、华电集团、大唐集团和中电投集团均在这里建场,华锐科技、金风科技、东汽集团、中复连众、中航惠腾、中材科技等六大风电设备制造商均在当地生产设备。 
  近三年来,甘肃的风电总装机容量连续突破百万级大关,2008年突破100万千瓦,2009年突破200万千瓦,今年5月突破300万千瓦,今年年底的目标是完成516万千瓦。这就意味着,仅甘肃一地,即超过全国的规划目标。 
  酒泉市发改委副主任吴生学说,截至5月底,酒泉风电平均每天装机0.6万千瓦,特别是进入5月下旬的施工旺季以来,每天就有4万千瓦的风电场落成,相当于一个星期就建成一个30万千瓦的火电厂,而一个30万千瓦火电机组的建设工期最短都需要一年半。 
  “一开始是小步慢走,近年来的快速增长是压抑了几十年的潜能释放。”甘肃风电的创始者、原国电龙源集团总经理助理王自绪说。 
  甘肃酒泉仅为国家规划中的7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之一,其他为哈密、蒙东、蒙西、河北、吉林和江苏沿海。 
  以7大基地为龙头,2007年我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340万千瓦,超过过去十多年装机容量总和;2008年突破1200万千瓦,位居全球第五;2009年累计达到2200万千瓦,位居全球第三。“很显然,风电发展进程已经超越了原有规划制定的发展目标。”陈春明说。国家规划也曾试图追赶产业发展的步伐。《可再生能源中长期规划》通过半年后,2008年3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将2010年的风电总装机容量目标定为1000万千瓦,在《可再生能源中长期规划》的基础上调高了一倍。但就在规划发布的2008年,目标即被突破。 
  从2009年年初开始,国家发改委又开始着手制订《新能源振兴规划》(后改名《新兴能源产业发展规划》)。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吴钟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该规划不同于平常的“十一五”规划,是一个中长期的规划。 
  新兴能源与可再生能源的范畴大体重合。此次“中长期”规划尚未正式公布,据媒体披露的草案内容,2011年、2020年发展的风电总装机容量分别为3500万千瓦、1.5亿千瓦。甘肃省委党校经济研究所的一位学者认为,一个产业的发展应该是规划先行,但是我国风电却是由产业发展来推动规划调整,足见风电发展的高速度,但也说明,“这个产业发展有很多不规范之处亟待完善。”  
巨额的电量,狭窄的电网 
玉门市委书记詹顺舟说:“对于玉门这座石油资源日渐衰竭和谋求转型的城市来说,接续产业是第一考量。没有风电,玉门的未来会很迷茫。石油城变成‘风光城’,不是纸上空谈。”地方政府多将新能源视为飞翔的翅膀,而对电力巨头们而言,发展新能源更显得是一项任务。《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到2010年和2020年,装机总容量超过500万千瓦的发电企业,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的比重分别要达到3%和8%以上。 
  这意味着,完不成配额,总量就上不去。再加上财政补贴、税收减免等激励机制,“跑马圈风”便兴而未绝。这种超常规增长也引来诸多质疑,如“风电发疯”、“长不大的产业”等说法。 
  事实上,当事人也清楚,现实忧虑越来越迫近。目前业界认为,首要问题是风电装机与电网建设不同步。中节能港建(甘肃)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管理部经理苗青强说:“输出电网的速度跟不上风电场建设速度已是普遍情况。” 
  据介绍,目前风电项目与电网项目审批脱节,由国家和地方分别审批,有些风电项目被分拆开来,由省级发改委审批即可,但建成后无法及时并网发电。 
  河西走廊现有电网能力最多能年输送60万千瓦,而酒泉风电装机去年超过200万千瓦,今年5月已超过300万千瓦。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