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多地出现电荒 专家称正是放开电价的好时机

时间:[2011-05-04 ] 信息来源:新华网
作者: 
浏览次数:

  夏天未至,我国江西、广东、浙江、湖南等地已出现淡季“电荒”现象。18日,国家发改委已经上调了16个省的上网电价,平均每度涨幅约1.2分钱。一直以来,我国电价定价采取的是行政审批形式,由政府直接指定上网电价、输配电价以及销售电价。

  28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有序用电管理办法》,要求各地合理应对电力供应不足问题,原则上重点限制违建项目、能耗超标企业用电。
 
  为何多地此时出现“电荒”现象,其背后反映的是什么问题?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向人民网记者分析,这实际上与政府主导的投资依赖型经济难以降温直接相关。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认为,过去制定的相关政策已经不适应当前发电成本上升的现状,电价总体水平应有所变化。现在正是放开电价的好时机,应尽快完善一次能源价格、上网电价、销售电价之间的联动机制。
 
  国家能源局日前发布的《2011年一季度能源经济形势及走势》显示,3月份的全社会用电量已接近去年7、8月份迎峰度夏高峰时段的用电量。国家发改委15日发出预警:今年大部分地区电力供需形势偏紧,预计夏季高峰期华东、华北、南方供需缺口较大。
 
  湖南省经信委日前印发“春季有序用电预案”,而岳阳、常德等缺电严重地区已正式下达用电预案通知。湖南电力公司表示,将全力保障居民生活、农业生产、公共事业及重要单位和用户用电。
 
  江西省发改委26日召开全省电力供需形势新闻通气会,表示未来一两年全省电力供应处于趋紧状态,实行“有序用电”将成为常态,这意味着江西供电形势已从“供需总体平衡,矛盾相对缓和”过渡到“供需总体趋紧,矛盾较为突出”。
 
  据媒体报道,浙江已出现近7年来最严重“电荒”,一些地方提前启动严格的企业控限电措施,包括执行“错三停一”、“错一停一”等用电方案。
 
  此外,广东、贵州、重庆也出现不同程度的用电紧张态势。据中电联《全国电力供需与经济运行形势分析预测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全社会用电量1091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7%。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分析,用电紧张非因电力供应不足,政府主导的投资依赖型经济始终难降温,是造成目前电力形势紧张的主要原因。
 
  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对此表示认同:“在‘十二五’规划开局之年,多地快马加鞭上项目,拉动高耗能产品需求,加之部分加工行业开工规模较大,造成用电量增长过快。”他认为,一些地方政府盲目追求工业园区建设,并且相互比拼,最后将会造成产能过剩。
 
  28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公布《有序用电管理办法》,规定各地确定年度有序用电调控指标,并原则上重点限制违建项目、能耗超标企业用电。该办法自5月1日起施行。
 
  除此之外,周大地也指出,受价格因素影响,一些地方电煤供应不足,是造成多地“电荒”的另一原因。他分析,市场煤价高位运行导致电厂经营陷入困境,火电机组利用效率不高,使得电力供需处于失衡状态。
 
  长期以来,我国电价定价采取的是行政审批形式,由政府直接指定上网电价、输配电价以及销售电价。同时,我国电力的70%以上来自火电,而火电则离不开上游原材料煤炭。随着近些年煤价的上涨“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2004年发布的“煤电联动机制”在出现“电荒”时屡被提及。
 
  中电联的上述报告指出,受市场电煤价格持续高位影响,火电企业利润从上年同期的46亿元大幅下降到4亿元,销售利润率接近于零,中部六省、东北三省以及山东省火电继续全部亏损,亏损面继续明显上升,企业经营压力加大、供应保障能力降低。
 
  “煤电联动并非简单的一次性调价问题,而是把煤炭需求与电力需求联动的问题。”周大地指出,煤炭价格随市场需求变化而变化,电价也应如此,尤其在目前用电需求同比增长超过10%的情况下,局部地区用电紧张必须通过调整电价来缓解;同时,电价也应该反过来起到抑制煤价的作用。
 
  国家发改委此前上调16省份的上网电价,平均每度上涨约1.2分钱。周大地指出,上调上网电价正是基于电厂亏损严重的事实。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胡兆光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此评价,发改委的这一举措在朝市场化方向迈进,现在正是放开电价的好时机,可以此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市场优化配置。
 
  与此同时,业内人士也在担忧,当电价与煤价挂钩联动之后,会加剧CPI上行可能。但周大地认为,电价总体水平要有变化,价格结构也需要针对不同用户群作调整,“过去制定的相关政策已经不适应当前发电成本上升的现状”。中电联也呼吁应加快电价改革步伐,尽快完善一次能源价格、上网电价、销售电价之间的联动机制,引导电力资源的合理配置和高效利用。
 
  有评论认为,解决高耗能和不合理的产业结构才是缓解“电荒”的根本举措。国家能源局上述报告指出,我国依靠能源资源投入支撑经济增长的粗放型发展方式尚无明显改变,转变能源发展方式、调整能源结构仍然面临挑战。
 
  “消费需求仍然疲软,收入分配问题没有解决,投资过快增长后只让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周大地说,“地方政府没有练好经济增长内功,而继续走粗放型增长老路,用电需求必然上升,对于经济发展转型也会相当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