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如何应对“电荒”加剧?对话电力部门负责人

时间:[2011-05-18 ] 信息来源:新华社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作者: 
浏览次数:

  眼下,从浙江到湖南,从华东到华中,淡季“电荒”呈现蔓延之势,并且开始影响百姓生活。夏季用电高峰即将来临,又将“荒”到何种程度?什么原因导致今年缺电这么严重?应对“电荒”加剧有何举措?带着这些问题,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采访了电力监管部门、电力行业协会和供电企业有关负责人。

  “电荒”到底“荒”到何种程度?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统计部主任薛静:今年将是自2004年大缺电以来缺电最严重的一年,而且还没有“探底”。开年以来,全国电力供需持续旺盛,1至4月全国发电量和用电量同比分别增长12.6%和12.4%,处于近年高位。2-4月本是用电“淡季”,却从东部到中部多省市出现较大用电缺口。

  国家电网公司营销部主任苏胜新:4月份以来浙江、江西、湖南、重庆缺电最突出,其中湖南电网最大限电负荷达到570万千瓦,占该省实际用电需求的33.7%。

  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办公厅副主任俞燕山:从最近一周监测情况来看,重庆、湖南、安徽等地出现拉闸限电;浙江、贵州、广东、湖南、江西等地实行错峰用电;从中西部青海、湖北、湖南等传统缺煤省份到山西、陕西、河南等产煤大省都出现了缺煤停机现象。

  记者:夏季“电荒”会不会加剧?

  薛静:今夏供需形势将呈现“缺口出现更早、范围有所扩大、强度有所增强”的新特点。保守估计全国供电缺口在3000万千瓦左右,相当于两个安徽或三个重庆的发电装机容量。

  苏胜新:如果电煤供需矛盾进一步加剧,旱情继续影响水力发电,并且出现持续异常高温天气,电力缺口将扩大到4000万千瓦左右。

  记者:今后几年“电荒”会不会持续?

  薛静:目前发电源在建规模严重不足,加上火电建设积极性降低,将造成今后几年火电投产规模不合理地快速下降,不能满足电力需求的增长,预计在“十二五”中期的2013年电力供需矛盾将更加突出。

  苏胜新:未来两年电力供需紧张形势将不断加剧。预计2012年最大电力缺口约5000万千瓦,2013年若情况得不到改观最大电力缺口将超过7000万千瓦。

  哪些因素导致今年“电荒”特别严重?

  薛静:供需矛盾、煤电价格矛盾、电力结构性矛盾等多重原因叠加,导致今年“电荒”特别严重。

  记者:今年“电荒”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俞燕山:除了用电需求旺盛、部分地区水力发电不足之外,最主要原因是电价机制没有理顺。市场化的煤价持续走高,使得火电企业的发电成本上升,但由政府管制的上网电价却不变,火电企业越发电越亏损,生产积极性受到打击。一些地方出现火电企业缺煤停机或以检修为名停机的现象,多数火电大省的生产能力并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薛静:电力本身的结构性矛盾不容忽视。我国能源资源集中在西部,而用电需求集中在东部,呈现逆向分布的特点。近期结构性矛盾尤其突出表现在:新增发电装机的区域分布不平衡,用电需求大的东中部地区新增发电装机较少;电源和电网建设不同步,尤其是电网建设滞后使得西部的电不能充分送到东中部;火电新增规模下降,使得总发电装机容量的有效发电能力增长不足。

  用电需求旺盛而供给不足也是重要原因。伴随经济平稳较快增长,12%以上的用电增长速度有其合理性,但今年以来东中西部均出现工业特别是重工业用电的强劲反弹,凸显我国依靠重工业拉动经济增长的惯性仍在,“十二五”开局之年的经济结构调整和节能减排任重道远。

  苏胜新:另外,跨区域输电能力不足,造成“东部缺电,西部窝电”。今夏东北、西北电网电力富余2700万千瓦,但由于跨区电网建设滞后,输电通道不足,无法送到缺电达3000万千瓦的华北、华东和华中地区。

  记者:此轮“电荒”是因为发电装机容量不足吗?

  俞燕山:当前我国发电装机容量充足,火电机组开工率并不高。反映机组是否“开足马力”的“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处于低位,去年这一数值是5031小时,远低于2004年的5991小时。今年一季度火电利用小时只比去年同期增加5小时,表明不是装机不够而是价格扭曲影响火力发电积极性。

  薛静:还要注意到,当前虽然发电装机容量足够,但装机结构发生了变化。风电等新能源装机比例扩大,其有效发电能力却只有火电的一半,使得总的新增装机容量看起来大,有效发电能力却不够多,赶不上用电需求的增长。去年新增装机增幅为10.2%,比用电需求的增长低2个百分点。

  如何走出“电荒”困局?

  俞燕山:必须解决火电企业越发越亏的问题,以提高发电企业储煤积极性和发电意愿。同时,加强电煤产运需协调衔接,按照国家发改委近期《关于切实保障电煤供应稳定电煤价格的紧急通知》要求,确保重点合同煤价格不涨价并且保质保量执行合同。一些地区煤炭出厂后的运费和中间环节收费占到煤价的近一半,也应清理这些不合理的涉煤收费。

  作为电力监管部门,我们要确保不因技术和人为原因加重“电荒”。同时,鼓励跨区电力市场交易,在富电和缺电地区之间进行调剂。

  苏胜新:必须保障居民用电。国家电网公司将按照“有保有限”的原则,严格控制“两高”企业、产能过剩行业和不合理用电需求,督促纳入有序用电方案的企业落实限电指标,让电于民。

  但要看到,部分地方政府为保GDP和税收增长,让一些大型工业企业和高耗能企业继续开足马力,加大了有序用电方案的实施难度。

  国家电网公司还将加大跨区电力调度,最大限度发挥跨区跨省通道的输电能力,重点支援严重缺电地区。

  记者:破解“电荒”有何长远之策?

  俞燕山:要理顺煤电价格关系,真正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实现煤价、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的联动,使煤企、发电企业和供电企业的利润均衡合理化,调动各方生产积极性。还要推进电价改革,做好居民阶梯电价、分时电价等的制度设计,使电价能够真正反映电力资源的稀缺程度。

  薛静:解决电力结构性矛盾要加快调整电力结构。按照“控制东部、稳定中部、开发西部”的原则,在中东部严控火电建设规模,在西部加快大水电、大火电、大风电、大核电等综合能源基地的建设,同时加大调峰电源和电网的配套建设,把西部的电有效送到中东部。

  苏胜新:加快建设跨区域、远距离的特高压电网,扩大“西电东送”规模。一批特高压输电工程若能在今明年获批建设,到2014年可较好缓解结构性“电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