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风机脱网事故频发 能否催生风电“整风”新局?

时间:[2011-06-10 ] 信息来源:新华社
作者: 
浏览次数:

  快速发展的风电产业,从未像今年这样出现如此多的生产事故,国家主管部门也前所未有地对一些地方风电无序发展进行通报批评。一些业内人士认为,风电“井喷”式发展潜在问题开始集中爆发,目前急需解决“风速”发展的后遗症问题,适时“整风”有助于产业健康发展。

  风机“掉链子” 并网再“弃风”

  记者近日在风电发展最快的两个省区甘肃和内蒙古采访发现,今年以来,一些风电基地不断发生风电机组脱网事故。而并网后的“弃风”现象日渐突出。

  2月24日,中电酒泉风电公司桥西第一风电场出现电缆头故障,导致16个风电场598台风电机组脱网。国家电监会认为此次事故是近几年中国风电“对电网影响最大的一起事故”;4月17日,甘肃瓜州协合风电公司干河口西第二风电场因电缆头击穿,造成15个风电场702台机组脱网。同日,在河北张家口,国华佳鑫风电场也发生事故,644台风电机组脱网;4月25日,酒泉风电基地再次发生事故,上千台风机脱网。

  业内人士认为,集体“掉链子”的风机已经成为一把“双刃剑”。“伴随着风电并网容量不断增加,风电场开始进入事故高发期。”甘肃省电力公司风电技术中心主任汪宁渤说。“风电机组集中脱网,导致电网系统电压、频率大幅度波动,威胁到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

  据甘肃省电力公司介绍,截至4月底,酒泉风电基地风电场累计发生各类事故43次,其中发生风电机组脱网超过100台、影响范围较大故障7次。除4月25日事故是电网事故波及到风电场以外,其他事故均是风电场事故影响到电网。

  记者了解到,风电发展较快的内蒙古、吉林、河北和甘肃等地先后发生过风电机组脱网事故。2008年4月,吉林白城的4个风电场风机跳闸。

  与此同时,记者采访获悉,在国家要求电网保障性收购风电后,多地出现“弃风”现象——并网风机发电上不了网。

  “盼风又怕风。”香港新能源内蒙古四子王旗风电场经理苏长友道出风电场的无奈。“风大可以满负荷发电的时候,往往会接到电网调度的限电指令。”这个装机5万千瓦的风电场,平时最多有3万千瓦左右在发电。“蒙西电网弃风现象比较普遍。”龙源电力内蒙古风电公司总经理齐来生说,“到冬季供热期,因为要确保供暖,火电基本是满负荷发电,只能限制风电。龙源电力60万千瓦的并网中,至少有25%弃风。”

  甘肃同样“弃风”严重。酒泉风电基地目前已经并网440万千瓦。“能够发电的也就是300万千瓦。”酒泉市能源局介绍。

  2010年底,我国风电装机总容量达到4473.3万千瓦,风电并网容量也达到2956万千瓦。并网容量的增加,产生两个直接后果——风机脱网事故和“弃风”现象。

  电监会2月份首次对外发布的《风电、光伏发电情况监管报告》报告显示,2010年1至6月,全国未收购风电电量达27.76亿千瓦时,其中仅内蒙古未收购风电电量就达21.01亿千瓦时。

  技术与管理:风电场两大“软肋”开始显现

  装机后发愁并网,并网后又遭遇“弃风”;即便是被收购的电量,也由于风机频繁脱网而时断时续。这就是目前我国风电产业“剪不断理还乱”的尴尬。

  记者在甘肃和内蒙古采访时,风电企业和电网公司都认为,风机脱网事故主要反映出风电发展中技术与管理的缺陷。

  电监会在调查了几次风机脱网事故后认为,当前已投入运营的风电机组多数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在电网出现故障导致系统电压降低时容易脱网。“风机不具备低压穿越能力是引发脱网事故的重要原因。”电监会安全监管局副局长李英华说。

  “低电压穿越能力是针对风电场的一种专门技术要求。”汪宁渤介绍,这就是当电网故障或扰动引起风电场并网点的电压跌落时,在一定电压跌落范围内,风电机组能够不间断并网运行,不能“抛弃”电网,以减少电网波动。

  甘肃瓜州协合风电公司介绍,2009年以后交付的风机,招标合同中要求风机具备这种能力,风机制造商也承诺风机具备这种技术。“多次事故证明绝大多数风电机组根本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汪宁渤说。“目前酒泉风电基地70%的风机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酒泉市能源局局长吴生学介绍。

  同时,风机脱网事故还反映出风电场建设中的管理问题。国家电监会在调查了三次风机脱网事故后认为,风电场建设施工质量问题较多,工程质量管理不严。同时发生事故的风电场35千伏电缆施工工艺水平和质量管理存在明显的缺陷。

  “突出的表现在电缆头安装质量。”汪宁渤说。记者了解到,今年元月以来,经过甘肃电网调度统计的43次事故中,风机馈线电缆头造成跳闸28次,占酒泉风电基地所有故障65%。

  汪宁渤认为,不同风电场风机馈线电缆头如此频繁的发生相同的故障,反映出几乎所有风电场电缆头施工、监理、验收和建设管理普遍存在不足,这种共性的设备缺陷必然要在风电场投运初期暴露出来。

  适度“中场休息”有助于产业协调发展

  汪宁渤说:“无论是脱网事故还是弃风现象,主要根源在于电源和电网、电源与市场的统一规划不足,以及大范围能源匹配和调度的缺失。”

  “目前风电并网和运行已经成为我国风电发展的核心问题。”国家能源局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电监会认为,风机脱网事故为风电安全监督管理工作敲响了警钟。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应该抓紧治理事故暴露出的问题。

  4月份,电监会印发《关于切实加强风电场安全管理,有效遏制大规模风电机组脱网事故频发的通知》,提出了六点工作要求。同时,国家能源局等单位正在起草《风电设备制造行业准入标准》,风电行业门槛进一步提高。一系列动态显示,国家“整风”工作正在加紧进行。

  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也开始规范风电产业。内蒙古能源开发局局长王秉军说,“十二五”期间将区内风电企业从目前的68家整合到25家之内,以提高风电建设和运行管理水平,还将对新进入企业采取提高准入标准的措施。“新申报项目启动资金不得低于10亿元,连续三年盈利,否则不予批准开建。”

  酒泉风电基地已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改造。吴生学介绍,目前酒泉风电基地的3600多台风机都将进行技术改进,不改进的将不准上网发电,这项工作预计在年内将全部完成。

  新疆也规定,今年起提高达坂城风区风电项目准入门槛,对已核准上马的项目,要求必须在一年内完成项目建设,并上网发电。

  一些风电业内人士还认为,在经过了数年的翻番增长后,我国风电行业应该理智一些,适度进行“中场休息”。

  “风电场建设速度显然有些快。”内蒙古察哈尔右翼中旗风电办主任吕建军说。“将需要配套的诸如电网、管理、技术等远远地甩在了后面,适度的休整是必要的。”

  国务院参事、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石定寰说,风电产业迅猛发展应引起一些冷静思考,风电基地建设规划不能只考虑自身,还要考虑与电网建设规划相协调。

  “风电发展规模达到一定水平以后,风电连续翻番的奇迹是不可能持续的。”汪宁渤说,“中国风电发展速度的理性回归,有利于促进风电的可持续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