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风电供暖试点意义何在

时间:[2014-01-14 ] 信息来源:能源网-中国能源报
作者: 
浏览次数:

  2013年12月底的内蒙古通辽扎鲁特旗,下过了入冬以来的第三场雪,最低气温零下18摄氏度左右。家住在河北新区的张淑梅明显感到不同。“往年冬天室内温度大概18、19度,今年起码高了3、4度。”她说。

  张淑梅不知道的是,这与今年她住的小区进行了供暖系统改造有很大关系。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局根据国家能源局年初的总体部署,为了解决当地的弃风限电难题,开展了风电清洁供暖的示范工作。

  2011年,为解决“三北”特别是东北地区的弃风问题,国家能源局开始在吉林推动风电清洁供暖试点。即风电开发企业按对应的电供热设施的用电量,低价向电网企业出售这部分电量,电网企业收取合理的输电费用(含国家各种税费)后,将这部分电量转供给供热单位。风电企业低价提供的供热电量按当地风电电价补贴标准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的补贴。

  2012年冬,大唐吉林洮南、华电科布尔镇、龙源沈阳法库等项目先后运营。2013年初,国家能源局再次下发《关于做好风电清洁供暖工作的通知》,鼓励新建建筑优先使用风电清洁供暖技术,支持利用风电清洁供暖技术替代已有的燃煤锅炉供热,力争用2-3年的时间使弃风限电问题明显好转。

  两年多以来,风电供暖在试点中争论,在示范中改进,业界对风电供暖的理解日渐深入。

  民生工程而非单纯“弃风”解决方案

  “这不仅是内蒙古的试点项目,也是目前国内风电供热面积最大的工程。”扎鲁特旗能源局局长姜永和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通辽市扎鲁特旗风电供暖项目以深能20万千瓦风电场和蒙东协合新能源30万千瓦风电场为依托,利用夜间低谷电力加温蓄热,用热交换机提供热能。

  从能源产业发展的角度看,通过电蓄热锅炉替代燃煤小锅炉,增加冬季低谷负荷时段的用电负荷,解决供暖季弃风难题,这是风电供暖的意义所在。然而,记者采访发现,试点并非仅仅是能源问题那么简单。

  扎鲁特旗公共事业管理局局长兰志宇说,该项目2013年8月25日开工,11月29日正式投入运行,总投资1.75亿元,工程涉及热源点、管网、输电线路建设等。从近期运行情况看,供热效果良好,已实现风电供热面积40.1万平方米,其中包括扎鲁特旗主城区36.9万平方米和河北新区3.2万平方米。

  国网通辽供电公司党委书记赵滨表示,风电供暖增加了低谷负荷,有利于电网调峰。电网的积极态度表现在,一是投资3076万元建设配网工程,二是线路建设迅速,配合风电供暖的66千伏高镇变电站增容工程以及3条配套线路很快投运。

  “如果单纯为了缓解弃风而进行风电供暖,地方政府很难有如此大的积极性。”有风电企业私下告诉记者,风电供暖涉及民生、能源、环保等多方面,因此,地方政府的决心是风电供暖项目顺利推进的重要前提。“眼下看来,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以及蒙东电网的重视和推进力度,是东北其他省份不可比的。”

  在1.75亿元项目总投资中,地方政府出资1.6亿收购了当地此前供暖的3家企业。此外,地方政府免费提供供暖用地,协调安排建设征地,为开发商提供税收减免和简化流程,协调工程建设实施难题,有序统筹规划使相关方形成合力。

  风电供热替代燃煤锅炉的环境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目前在扎鲁特旗效果已经显现。按2013年该旗40.1万平方米供热面积计算,半年采暖期,居民供暖质量提高,同时节约标煤1.2万吨,按市场价格计算可节约资金700万元。按照该旗的计划,2014年鲁北镇270万平方米全部实施风电供热,预计可节约标煤7.8万吨,可节约资金4500万元。

  不限电补偿如何“补偿”

  来自国网蒙东电力的数据显示,通辽地区目前的总装机793万千瓦,风电装机为388万千瓦,火电装机399万千瓦,当地最高负荷为185万千瓦。2012年风电利用小时数约1300小时,2013年预计超过1800小时。

  据了解,在风电供暖的运行模式设计之初,考虑到风电企业的积极性和投资经济性,曾制定了一个补偿方案,即采用电量补偿的方式弥补项目单位的亏损,风电供热的风电场不参与电网调峰,保障该项目的风电发电量全额上网。

  “风电供暖的储能装置是由风电企业投资的,所以单看这个项目,亏损是肯定的。我们希望电网调度能做出非极端情况下的不限电承诺,争取风电全额上网作为弥补。”蒙东协合的相关负责人说。

  提出这样的想法,是他们参考了去年吉林某风电供暖试点的运行情况。据称,吉林某试点最初与电网调度达成的协议是,适度参与调峰,保证该风电场的风电利用小时数比当地平均数高300小时。但由于未曾考虑到弃风严重、该省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下降的情况,实际运行中即便多发300小时,风场实际利用小时数仍低于最初的设计值。因此,项目盈利情况不乐观。

  有东北电网调度中心相关人士表示,从调度操作角度看,“例外”风电项目不易过多,因为毕竟当地的负荷和调峰空间有限。吉林的经验显示,特许权和供暖项目都需要“特殊照顾”,导致实际操作难以平衡,弃风限电不可避免。

  “意外收获”是,风电供暖为电网消纳低谷电量拓展了新思路。“东北冬季低谷大量富余电量让电网很头疼,风电供暖试点后,黑龙江、辽宁电网最近找到我们,探讨为城市新建小区供暖,错峰调节富余电量。”辽宁一家储能企业负责人说。

  扶持政策到位是关键

  “制约风电清洁供暖的关键还是项目的经济性。电蓄热锅炉供热站投资较大,每年的折旧费用和人工成本很高。根据经济性测算,风电供热的电价要在每千瓦时0.1元左右,才能够跟现有燃煤锅炉的供热成本持平,但是即使是利用电网的低谷电供热,供电成本也在0.4元左右,如果没有相关的政策扶持,项目没有可持续盈利能力。”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专家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风电供暖的盈利方式是多发电弥补供热站亏损,这需要电网调度系统积极配合,同时对于降价上网的电量,可以及时足额拿到可再生能源的补贴。但是目前定价权限在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地方政府“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果有灵活的价格政策,同时享受合理的地方优惠政策,比如同样享受地方为保障燃煤供暖制定的相关政策或减免部分备用容量费用,经济性就能保证。现在一些项目推进缓慢,主要原因是相关支持政策长期停留在口头上,并未真正落实,开发企业心里没底。”东北某地一能源主管部门负责人说。

  有专家表示,从长远看,建立有效的电力市场,是解决目前各方争论的最终出路。“届时,风电供暖的盈利测算相对简单,开发企业与用电的电蓄热锅炉供热站自由签订购售电协议,根据市场需求自主定价,电网企业收取合理的输电费用,相关电量按照统一标准享受可再生能源价格补贴,开发企业可以据此自主测算项目投资收益。”

  近期,国家能源局正积极推动大用户直购电试点,有人建议,可以将风电清洁供暖项目也纳入大用户直购电的试点范畴,通过市场自由交易解决目前风电清洁供暖的困境,或许也是一条新出路。(方笑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