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张传卫:抓住舞动商机 “两海战略”齐提速

时间:[2014-03-20 ] 信息来源:能源网-中国能源报
作者: 
浏览次数:

  两会期间,就我国风电行业发展存在的一些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明阳风电董事局主席张传卫接受了《中国能源报》记者的采访。

  问政建言

  中国能源报:当前,很多人在讨论风电行业的回暖,总结过往,我们更想知道您如何看待过去几年风电行业经历的低潮期。

  张传卫:近3年来,中国风电行业经历了低潮期,但这期间行业本身变得更健康、更加可持续了。我国风电行业起步初期,对政府扶持政策的依赖比较强。但在过去3-4年间,也就是所谓的低潮期内,市场这只“无形的手”作用越来越大了。

  在投资收益对风电行业资金来源影响越来越大的情况下,那些能实现高发电量、高可靠性和低度电成本的风机制造商、服务商才能得到风场投资商、运营商的青睐。这样一来,不能保证产品质量、服务不到位的整机商或部件生产商就逐渐被市场边缘化直至被淘汰。

  所谓的低潮期是行业发展的阵痛,也是市场作用的结果。在市场作用增强的同时,政府也在规划风电发展总量,通过宏观调控来解决并网问题,力促行业更加健康发展。

  中国能源报:谈到行业健康发展,您觉得保证风电行业长期健康发展,避免出现不良循环的关键是什么?

  张传卫:我认为如何把相关法律、政策、规划落到实处才是关键。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在风能开发总量方面要做到长远、稳定、可预期。已经制定的相应法律、政策、制度要确保落实。例如,《可再生能源法》作为国家的法律,在司法和执法过程中却没有得到应有的落实,这就会使市场更容易失范。我们是法制国家,尤其是在风电项目建设审批权力下放的情况下,更需要相关法律、制度的落实,这样才能建立起来公平的竞争环境。

  而当前,风电行业中不公平竞争的现象还较多。比如,一些企业和地方政府联手搞地方垄断主义,这样一来,非本地区企业生产的产品就很难入围区域竞争。我们希望《反垄断法》、《可再生能源法》等法律还有相关法规能够得到有效执行,把市场的藩篱拆掉。

  中国能源报:近期,国家发改委提出将适时调整风电上网价格,对此,您怎么看?

  张传卫:稳定电价是风电行业能够走向成熟的重要条件,我觉得再有两年时间,风电行业会更加成熟起来。现在我国风电行业面临着弃风问题、海上风电还没有形成规模,陆上风电补贴不到位等问题,甚至整个风机制造业还在全线亏损,开发商的收益还没有得到体现,在这种状态下,如果降低风电电价无异于是将有可能走向国际的高端制造业扼杀了。

  当前,稳定电价机制尤为重要,等未来2-3年后,也就是将风电与电网匹配问题,风电厂运营模式、海上风电起步之后,再调整电价也为时不晚。而且从我们在海外市场的经验来看,中国的风电电价仅是中等偏低的水平。我国的能源结构调整需求十分迫切,作为国家能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风电不能再还没有成长起来就被打压了。稳定电价才是当务之急。

  海上风电

  中国能源报:近日,国家能源局称要积极推进海上风电发展,并计划在今年出台海上风电电价。就此,前几天您建议,海上风电电价定在0.95-1.2元/千瓦时之间合适,您提出这个价位区间的依据是什么?

  张传卫:海上风电电价的确定需要考虑很多因素。0.95元/千瓦时的电价是指离岸距离近,海水浅和风况好的地区。海水深,离岸距离远,要考虑到基础、电缆和以后的运维,电价自然要高一些。比如在福建地区,风况很好,但有台风;广东地区,风况并不是很好,也有台风;又如,江苏和山东的风况一般,但为滩涂带、淤泥很深,所以,不同地区的状况不同就决定海上风电电价要同陆上的电价差异很大。

  如果海上风电电价不能给投资者一个基本的投资收益回报,市场就很难运转起来。

  中国能源报:您觉得现阶段,我国发展海上风电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张传卫:目前,国内的风电机组技术已经具备了“下海”的条件,海上风电的工程技术和能力已经基本形成,海上风电具备了规模化开发的可能。

  但发展海上风电要考虑它的整个生命周期,从规划建设到运营服务都要考虑周全。首先,海上风电场的规模要达到一定量才有经济效益。其次,海上风电项目的运维成本也比较高,不论从技术人员、运维设备方面都要求很高,都要专业化、职业化。在海上风机方面,海上风机要做到抗海水腐蚀、抗海底地震、洋流、湍流。这对风机基础、海底电缆、海上平台集成等技术无疑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更高层面上,国家能源局正在抓规划、树试点,在不同的海域进行示范项目,通过对示范项目的管理和规范来找到一套好的海上风电发展模式。

  中国能源报:在海上风电领域,明阳风电有什么行动和长远规划?

  张传卫:4年前,为发展海上风电,我们从海上风机制造,到风机岛建设,再到海上风场三级着手准备。现在我们可以提供海上风场建设的整体解决方案。海上风电只有应用整体解决方案、实现规模开发,成本才能降下来。在运维方面要考虑直升机运维、船只运维,还要考虑到海工吊装, 哪怕是一个重大部件出了问题,仅动用一次船只和吊装设备就是几百万的成本。一旦出现故障,其维护成本将会非常高。所以要有专业化的队伍,要有整体解决方案。

  海外市场

  中国能源报:您又怎样看待中国风电的海外市场?

  张传卫:无论是在欧洲、美国还是其他发展中国家,风电海外市场都方兴未艾。比如说,南非、巴西、印度还有前苏联国家,这些国家对新能源尤其是对风电的需求是强烈的。

  现在核心问题还是度电成本的降低,我国的风机企业要增强自身的产品质量、提升服务能力和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能力,来推进我们的海外战略。在外国,如果度电成本太高,人们负担不起风电,外国政府又无法提供补贴的情况下,把我们的产品、服务更好地和外国市场对接。具体表现为,要符合外国的国情,包括外国的电网、外国的法律还有低成本的诉求,这一点对新兴发展中国家。还有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能力。

  明阳风电将为罗马尼亚的200兆瓦风电场提供风电机组和EPC服务,预计该项目将于今年建成投产。同时,明阳风电位于印度的150兆瓦风电场也正在开展工作。

  中国能源报:除了发展海上风电、开拓海外市场,明阳风电还有什么长期发展战略?

  张传卫:除了海上和海外这“两海战略”以外,我们还有整体解决方案的商业模式。通过提供整体解决方案来降低我们的度电成本。整体解决方案还可以让我们的客户实现定制化,这样可以更贴近当地的风力资源状况和实际需求。整体解决方案还可以提高发电利用率,可以降低后期运维成本。(王海霞)

  (付拥民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