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治霾亟需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时间:[2016-12-23 ] 信息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尽管近期有关雾霾形成机理的分析更加多元,但是有关煤炭对此贡献及治理方法的讨论始终是热门话题。

  在12月12日召开的“治霾与控煤”研讨会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表示,雾霾的产生与煤炭关系密切,应着重做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这篇大文章。

  锅炉与散煤成下一步治理重点

  我国的煤炭用途主要有三种,燃煤发电、锅炉使用及散煤。有数据显示,燃煤发电约占我国煤炭总消费量的50%,工业锅炉约每年消耗煤炭8亿吨,散煤使用每年为2亿吨左右。

  随着国家对燃煤电厂排放的重视,目前我国燃煤电厂的超低排放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按照部署,在2020年前,将对燃煤机组全面实施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对落后产能和不符合相关强制性标准要求的坚决淘汰关停。

  虽然燃煤电厂在技术上已经可以实现超低排放,减少了污染物的排放,但是目前对工业锅炉和散煤的治理并不尽如人意。

  据了解,目前我国工业锅炉的控制现状是脱硫一体化占绝大多数,另外有些35吨以上的工业锅炉采取了相对高端的方法,有的也安装了工业除尘装置。而散煤因其量大面广难以监管而面临着更加艰难的治理局面。

  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薛志钢认为,下一步我国燃煤污染治理应聚焦在工业锅炉和散煤上。

  薛志钢介绍,对于工业锅炉的治理,最主要的是要坚持分类施治。35吨以上的锅炉应采取高端的控制措施,甚至向超低排放发展;25—35吨的中等规模的工业锅炉要加强环保监管,进行排放和生产技术改造;对于高污染、高能耗的违法超标的20吨以下锅炉应关停淘汰。分地区来看,京津冀地区的淘汰标准是20吨以下,其他地级市是10吨以下。淘汰之后,在京津冀周边及东三省可采取清洁能源替代,增加集中供热比例。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近年来相关部门对燃煤电厂与散煤都加强了治理,但是雾霾依然严重,所以下一步应加强锅炉方面的监管,严格按照环保标准实施。

  散煤治理已经成为今年领域内的热点。以北京为例,对农村散煤的治理,一是以电代煤,主要发展以热泵为代表的采暖技术。二是推广直热式的电暖气。三是补贴电价,经过市政府和县政府的双层补贴之后,农户只花0.1元/度,整个冬季取暖每户月用两三千元。

  农村散煤替代也存在诸多问题。北京市环保局研究员周扬胜认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跟不上,规划混乱,电力增容困难较多。同时,燃气管道下乡有难度,农村管道安全是大问题。此外,农村新的能源措施必须建立相应的维护机制,确保散煤使用不会反弹。

  清华研究生院院长姚强强调,对于散煤的治理,除了可以用清洁能源替代以外,煤炭的洁净高效利用也是非常重要的方向。

  氮氧化物和氨应引起重视

  有分析显示,硝酸盐、硫酸盐、氨及有机物是雾霾的主要人为源。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每年总的排放量约为4000万吨,氨约在千万吨量级,这些基本是形成雾霾的主要二次来源。

  在雾霾严重的北京地区,近年来二氧化硫的含量已经出现下降,但是与用煤有关的其他污染物仍然保持较高比例。

  姚强介绍,燃煤的使用对氮氧化物及氨的排放有很大关系,特别是氮氧化物的排放占大气污染物比例越来越大。在北京,空气污染物中硝酸盐的比例已经超过硫酸盐的比例。在河北部分地区,硝酸盐的比例也已经很接近硫酸盐的比例。这表明氮氧化物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排放源,它可能对我们的颗粒物和霾造成影响。

  “所以,氮氧化物的控制可能是下一步燃煤控制的关键。”姚强说。

  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的燃煤电厂在脱硫脱硝的过程中,氮氧化物的控制并没有二氧化硫控制得效果好。

  从相关监测结果看,近年来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的二氧化硫浓度一直在持续下降,一次排放的颗粒物或者一次排放的污染物是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是一方面二氧化硫等的削减量尚不足够,另一方面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排放量仍然很大,所以,尽管治理大气污染的措施实施了很多,还是会发生霾或者重污染的天气。

  此外,氨的排放在我国也一直没有受到很好的控制。根据相关监测,氨的排放量和排放浓度经常比氮氧化物的浓度还高。而煤在脱销过程中就会排放出来一部分氨气。

  煤炭消费量仍存不确定性

  自2014年我国煤炭消费量出现15年的持续增长之后的首次下降以来,关于煤炭消费峰值的讨论越来越多。很多观点认为,我国的煤炭消费峰值已经在2013年出现。

  尽管很多观点认为我国煤炭消费峰值已经过去,但是部分机构对于我国煤炭需求趋势的预测却持积极态度。

  国际能源署在其发布的《煤炭市场中期报告2016》中预测,中国的煤炭需求将在2018年前下降,但是之后还是会略有回升。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的煤炭消费量下降4%左右,但是综合前三季度来看,下降幅度却是2.4%。这就意味着,今年下半年的几个月,我国煤炭消费量比去年同期的消费量有所增多。

  虽然最新的数据尚未更新,但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我国煤炭消费量下降幅度平均下来应该是和前年数据差不多,在3%左右。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戴彦德认为,未来我国煤炭消费量的变化仍是不确定的。2017年,如果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的政策实施有力,煤炭仍将处于下行通道。但是国家为了稳经济、保增长,稳就业,同时也试图开拓一些渠道,会增加一些煤炭的消费量。另外,从长远来看,目前我国的城镇化率只有56%,而且还没有真正达到西方城市化的水平,城镇化的步伐也带来了煤炭消费的不确定性。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表示,目前我国的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30%,石油则超过了60%。从能源安全的角度考虑,煤炭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仍将是我国最重要的一次能源。

  姜智敏则指出,煤炭的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是大方向。煤炭的洁净燃烧非常重要,近几年电力工业在燃煤上做了很大的贡献,下一步将着重治理散煤和提高粉煤锅炉的能源效率及减少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