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刘定军:我国电力体制改革要注重“精准”

时间:[2017-03-14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中国电力报:今年您在能源电力领域提了哪些具体建议?

  刘定军:首先是电力体制改革精准度的问题。为什么要说精准?因为2016年,我国在电力体制改革快速推进的过程中,由于多种原因,发电企业(尤其是火电企业)成为市场化改革中的弱势一方,而发用电计划、竞争性环节电价放开,输配电价改革及配售电侧改革“引爆”社会,大量社会资本涌入配电、售电业务,这让各发电集团对电力市场化改革表现出较强的危机感。

  中国电力报:这种“弱势”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为什么会有危机感?

  刘定军:第一是发电侧参与权微弱。目前各省成立的交易中心,大多由两大电网公司独资成立,以股份制成立的条款并未真正实现,而作为市场重要主体之一的发电企业由于多种原因参与权微弱,不利于搭建公平竞争的市场平台。

  第二是行政干预市场。个别地方政府为完成“降成本”任务,将降电价与提振地方经济相捆绑,将电改的成绩以直供电的多少来论英雄,我认为这是一个误区,市场化并不是以直供电来替代,不应该仅要求发电企业单边降价、扩大大用户直供电交易份额来实现“降电价”“降成本”。

  对此,我认为应该“精准”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政府搭台,完善现有的配套文件,细化煤电联动等各项工作,推动电改持续向好前进,让我们这些“兄弟”真正实现同台竞技、公平竞争。

  中国电力报:煤炭是火电厂最大成本来源,可以说煤炭价格的波动牵一发而动全身,在这方面您今年有具体的建议吗?

  刘定军:2016年2月,我国启动煤炭去产能工作,各地关停了一批煤矿,同时严格执行“276个工作日”减量化生产措施,政策执行的结果达到了预期要求,但也导致产需不匹配、煤价大幅波动、相关行业成本大幅上升等情况出现,而这其中对火电的影响最大。当前,火电企业面临着产能过剩风险加剧、市场需求放缓、电价下调、节能减排改造等诸多挑战,以60万超临界机组计算,在当前煤价(含税到厂标煤价1050元/吨)执行标杆电价的情况下,发电利用小时必须达到4200小时以上才能持平,拿湖南为例,2016年我们区域公用火电机组利用小时是2871小时,煤价受南煤北运、北煤南运的影响,价格浮动区间是不一样的,例如5500大卡山西产的动力煤2016年1月秦皇岛到港价仅为370元/吨,7月涨到了400元/吨,到11月就达到600元/吨,而从下半年开始,部分火电厂就已经开始出现亏损,实际度电成本上涨近70%。今年,随着“酒湖直流”的投产,预计火电机组利用小时将进一步下降,这必将造成火电企业全面大幅亏损,影响企业生存发展,而这种伤害也是不可逆转的。

  所以才说煤炭去产能应“精准”去产能,应制定标准,明确产能与产量的关系。此外,应用好政府的有形之手和市场的无形之手,政府做好监督管控,配套制定控制煤炭市场混乱、抑制煤价疯涨的措施,让市场来决定优胜劣汰,这样既能保护好煤炭产业,也不会让火电企业过于背负成本压力,这样去产能才更有效、更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