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我国能源结构清洁低碳化转型正在加速

时间:[2017-04-17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中国风电光伏发电的协同效益》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近日在京发布。

  记者在发布会上了解到,《报告》由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联合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系以及卓尔德环境研究(北京)中心等机构,历时一年共同完成。

  《报告》主要采用了文献研究和情景分析法,综合国内外风电和光伏发展形势、技术进展、支持政策等资料,提出从基准年份(2015年)到目标年份(2030年)我国宏观经济情景以及不同发电方式的成本变动情景。

  同时,《报告》基于我国电力系统现状、低碳减排的国际承诺以及保持电力系统运行成本最低等限制因素,构建了2030年中国电力系统的发展情景,并在该情境下定量、定性地评估中国风光发电所带来的能源、环境、经济和社会效益。

  风、光发电对就业的拉动效益日益显现

  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发展,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市场,风电、光伏新增和累计装机容量均位于世界首位。

  与此同时,风电、光伏行业的发展创造了一批技术要求高和服务水平高的岗位,涵盖设计材料、设备制造、电力和自动控制等多个领域,目前风电和光伏带动就业的优势正日益凸显。

  《报告》显示,目前我国风、光行业的就业系数分别为0.0114(人/万元)和0.0140(人/万元)。

  《报告》指出,一个行业产出水平的变化不仅影响本行业就业的波动,还会通过产业之间的相互影响引起整个经济系统内各个行业就业发生变化。风电和光伏产业横跨第二和第三产业,涉及新材料、制造、电力和自控等多个领域,可以创造非常可观的就业需求。同时,风电和光伏行业对高科技和技术工艺的需求也为进一步提升就业人员的技术素质提出了要求,可以促进就业人才的部门间流动以及就业人员素质的提升。

  《报告》预计,2015~2030年期间,风电和光伏的发展速度将对直接就业有进一步拉动。预计在2030年,风电和光伏发展所带来的直接就业人数分别将达到136万和103万人左右。

  此外,由于行业之间的关联,风电和光伏除了带动行业本身发展的直接就业外,还会带动其他行业的就业水平。预计到2030年,将会间接带动就业人数接近530万人,绿色就业的带动效益将愈发明显。

  风电、光伏的节水效益显著

  除了拉动就业需求外,风电和光伏的节水效益也正在日益显现。

  《报告》显示,我国的煤炭资源和水资源多呈逆向分布,煤炭的开采、洗选和发电环节都高度耗水,过度取水会给当地的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造成巨大伤害。

  与煤炭相比,风、光发电不仅在污染物减排方面具备优势,而且其用水量也远远小于燃煤发电。

  据介绍,该份报告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的数据估算出我国不同冷却类型机组所占的份额,从而得出燃煤发电的平均耗水量。随后通过大量文献调研,确定我国目前风、光发电全生命周期和发电阶段的耗水量。利用风、光发电和煤电耗水量的差值,计算出与煤电相比,其节约水量具体数值。

  结果显示,无论从全生命周期角度还是发电阶段角度来计算,风电和光伏都具有巨大的节水潜力。

  《报告》显示,单发电阶段节水量在2030年就将达到20.41亿立方米。若从全生命周期角度考虑,风、光发电的节水量则更加可观,将在2030年达到35.85亿立方米。

  在水资源压力极高的西北部地区和华北地区,风、光发电在2030年的节水量分别可以达到10亿立方米和8亿立方米,而上述地区又恰好是我国极度缺水地区,所以风、光发电的节水分布与我国缺水地区高度重合,其节水效益在缺水地区更为显著。

  风电和光伏降低了能源行业准入门槛

  《报告》指出,化石能源开采和生产需要大量资本,准入门槛高。在我国乃至全球范围来说,传统能源从开采到发电,基本是控制在国有企业手中。为摊薄成本,煤炭开采多追求规模效应,相应的燃煤发电也多为集中式大型地面电站。电力从发电厂到终端用户的传输也是单向且不可逆的。个人在这样的电力体系中基本没有可以涉足的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恰恰是风电和光伏打破了传统能源的地缘因素,降低了准入门槛。

  《报告》显示,在我国,风电、光伏为更大范围的中小企业与公众参与能源事业提供了可能。能源行业主体的多元化,有效地促进了全社会对能源行业的参与度。众多中小企业的出现和活跃也为商业模式创新和技术进步提供了适宜的土壤。

  从2015年相关统计数据来看,“中央五大”仍然占据着主要的风电市场份额,民企虽占据份额较少,但高于地方国企。而光伏领域,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则各占据半壁江山。

  《报告》进一步指出,目前独立光伏的发展还打破了传统电力生产和消费分离的模式。用户在市场中定位已经由原来简单的用能者变为动态产消一者。虽然从目前的投资结构来看,我国风电和光伏发电中相当一部分的投资依然来自于国有资本,但风、光发电的特点决定了未来其是促进能源行业主体多元化的主要力量。这种角色的转变将对能源系统的演进和发展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