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中国核电靠什么叩开欧洲大门

时间:[2017-11-09 ] 信息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浏览次数:

   在英国西南部萨默塞特郡布里奇沃特小镇的西北角,挖掘机、卡车和混凝土搅拌机轰鸣运转,施工中的英国20多年来首个新建核电项目——“欣克利角C(HPC)”核岛廊道已显雏形,林立的白色塔吊让施工画面更加立体。这里正在拉开英国核能复兴的大幕,并助力其走上低碳转型之路。

  HPC项目由法国电力集团(EDF)和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牵头的中方联合体共同投资建设,是中英合作的旗舰项目,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大项目,更是中国在英国及欧洲最大的投资项目。对中国核电而言,HPC是实现由“拼船出海”向“造船出海”的关键一步,最终目标是让“华龙一号”技术落地欧洲,实现我国自主的核电技术进入发达国家,实现从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的转变。

  用核电叩开欧洲大门

  站在HPC核电施工现场南沿,一幅临海展开的巨型“施工图”正走向现实。不远处,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欣克利角A核电站已经关闭,服役40年的欣克利角B核电站仍在运行。

  “整个施工现场面积相当于245个足球场。今年3月24日,核岛廊道第一罐混凝土浇筑标志着HPC项目主体工程正式开工建设,目前土石方的运输量很大。看那个最大的挖掘机,一次能挖出35吨土石。”EDF 现场工作人员指着核岛所在的位置告诉记者,“现场目前有2个混凝土基地,随着工程建设推进,将增加至4个。”

  现场施工量和耗材量印证了HPC工程之大:挖掘和运输的土石方将达到420万吨,300万吨混凝土使用量是卡迪夫千禧体育场的75倍。整个项目将使用23000吨钢筋,相当于从伦敦到罗马的铁路钢筋用量。高峰期,每天有5600人参与现场施工。

  相比欣克利角A和B,HPC是英国核电重启的标志。随着低碳经济转型步伐加快,英国将在未来10年更新国内1/4的发电项目。一度为全国提供1/5电量的8座核电站都将于2030年前后到期退役,所有火电厂也将于2025年前后全部关闭,新建核电将成为英国填补能源缺口的重头戏,是英国的“刚需”项目。

  2016年9月29日,中广核与EDF、英国政府签署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一揽子合作协议,确定中广核参股投资英国HPC和赛兹韦尔C(SZC项目)、控股投资布拉德维尔B项目(BRB项目)。HPC和SZC项目中,中方分别参股33.5%和20%,BRB项目中方股比占66.5%,采用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今年1月初,英国正式受理“华龙一号”通用设计审查(GDA)申请,而中广核计划用5年时间完成此项申请。

  “HPC项目预计于2019年年中开始核岛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25年前后建成投产,建成后将满足英国7%的电力需求。”中广核英国通用核能国际有限公司总经理郑东山表示,“目前整个施工进度在计划预期内。”

  据郑东山介绍,中广核参与的英国3个核电项目总共要历经十几年的开发建设时间, BRB项目目前还在开发阶段,GDA处于第一阶段,将于11月中旬进入第二阶段。作为企业,肯定要考虑投资大、时间跨度长带来的各种风险,并追求安全和合理的回报。相信通过参与HPC和SZC项目,中广核会积累更多经验,采用“华龙一号”技术的BRB项目可以做到投资安全性和回报合理性。

  EDF派驻BRB项目公司的副总经理Richard mayson向记者透露,目前BRB核电项目前期工作进展顺利,将于今年年底开始厂址地质勘查。

  站稳欧洲“新能源圈”

  与核电的“瞩目”相比,中广核在欧洲新能源市场的进入虽显低调,但成绩却很亮眼。以核电起家、多元化发展的中广核还在短短三年时间,进入并立足欧洲新能源市场,开启了在欧洲大陆的新探索。

  2014年6月30日,中广核在法国巴黎注册成立中广核欧洲能源公司,从事欧洲陆上风电、海上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并购、开发建设、运维及资产管理等业务。三年多来,这家公司相继收购了英国、法国、比利时、爱尔兰等国多个新能源项目,被誉为法国发展最快的新能源运营商。

  目前,中广核欧洲能源公司拥有比利时最大的陆上风电场Esperance项目,并于2016年12月收购中企迄今在爱尔兰最大的能源投资项目——Douvan项目;今年7月底,其在英国首个自主建设的风电项目——Brenig项目破土动工。

  据中广核欧洲能源公司总经理陆玮介绍,该公司目前在新能源领域的总投资已超过10亿欧元,在英国、法国、比利时、爱尔兰、塞内加尔等国拥有在运装机容量近60万千瓦。因项目分布广阔,2016年9月1日,中广核欧洲能源公司自主开发的集中监控系统——远程监控及数据分析中心开始试运营,所有项目在运情况在监控中心一览无遗。

  “我们选择并购和开发项目时十分挑剔,必须保证每个项目都是好项目。”陆玮表示,目前中广核欧洲能源公司旗下在运资产的回报率基本都处于同期市场较高水平,后续回报率可能随着更多竞争者的加入而降低,我们将继续拓展绿地开发市场,获取更多回报。

  据了解,中广核欧洲能源公司旗下的主要风电和光伏项目,基本都享受所在国电价保障和支持,投资回报率高于市场平均水平。资料显示,位于英国的Clover陆上风电项目享受长达20年的再生能源义务证书收入;比利时的Esperance享受比利时瓦隆政府担保的8年绿证收入;爱尔兰Douvan在运和在建陆上风电项目中,北爱尔兰项目享受20年再生能源义务证书补贴,爱尔兰项目则享受15年最低电价保障。

  “‘走出去’需要规避风险,但不走出来探索和尝试,就抓不到机会,积累不了经验,更跟不上国际新能源领域技术更新的步伐。”陆玮表示,通过并购和开发,以及良好的信誉和业绩,我们得到了欧洲市场的认可。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7月,在欧洲范围首个规模化漂浮海上风电示范项目招标中,中广核欧洲能源公司成功中标法国首批漂浮海上风电先导项目――Le Groix项目,这是中企首次进入漂浮海上风电技术领域。同样,Le Groix项目会享受法国政府20年固定电价补贴和优惠融资支持,法国投资总署也将授予项目共计8500万欧元的补助及资金支持。陆玮表示,漂浮海上风电技术在中国及亚太周边地区有巨大的市场空间。通过Le Groix项目,我们将积累和掌握漂浮海上风电项目开发及投资经验,在未来欧洲及全球漂浮海上风电行业占领先机,尤其要将这项技术反馈回国内做示范项目。

  走出来更要走得远

  谈及到欧洲“创业”,核电出身的郑东山和陆玮都有切身体会,“进来难立足更难。”

  2015年10月,中广核在英国核电项目的投资平台——英国通用核能国际有限公司揭牌成立。在伦敦租用办公楼时,开发商曾因信誉资质而“为难”这家中资公司。

  “很简单,因为不了解中国企业,更不了解中广核,开发商肯定要从头到尾考察你的实力和信誉度。”郑东山说,“但现在,我们靠实力在英国投资核电项目,已是家喻户晓,很多质疑在逐渐打消。”

  “欧洲市场目前对中国企业和中国制造还存在认识上的偏差,中国风机在欧洲市场的占比很小。而我们现在做的,就是一点点改善中国品牌的形象,为更多的认同做铺垫。”陆玮说。

  作为中英法合作的旗舰项目,英国核电项目于中国的意义不仅仅是一笔投资,而是输出中国资本、中国技术、中国装备、中国经验和中国服务,并引领中国企业抱团出海。郑东山表示,中广核“走出去”已不单是一个企业行为,我们现在搭建合作平台,可以让更多的国内企业与国外企业面对面交流,帮助更多中国品牌走向世界。

  在巴黎,已经深谙法国文化的中广核欧洲能源公司也有了新的角色。作为广东省驻法国经贸代表处,其承担建立对外经贸交流渠道、开展招商引资工作等职责;作为深商总会驻法国代表处,帮助深圳中小企业“走出去”,在欧洲寻找可能实施合作的潜在合作企业。此外,该公司还于2016年3月成立了欧洲能源咨询公司,并已经实质性地开展了咨询公司业务,推动签署了若干咨询合同,培育了新的利润增长点。

  陆玮认为,国内企业不熟悉欧洲市场,不了解其规则,而中广核与法国的合作自大亚湾核电站开始已有三十多年,在熟悉规则、经验和资源积累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陆玮表示,作为先头部队,中广核已经探完了“雷区”,这正是国内很多企业愿意找我们交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