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解决弃水弃风弃光 特高压“扛”重任

时间:[2017-11-27 ] 信息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日前下发的《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提出,到2020年全国范围内有效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其中,要求加强可再生能源开发重点地区电网建设,加快推进西南和“三北”地区可再生能源电力跨省跨区配置的输电通道规划和建设,优先建设以输送可再生能源为主且受端地区具有消纳市场空间的输电通道。同时,通过完善跨区域可再生能源电力调度技术支持体系、优化电网调度运行、提高现有输电通道利用效率等充分发挥电网关键平台作用,优先输送水电、风电和太阳能发电。

  大气污染防治“四交五直”特高压建设任务明年完成

  《方案》要求,2017 年,“三北”地区投产晋北-南京、酒泉-湖南、锡盟-泰州、扎鲁特-青州直流输电工程,西南地区投产川渝第三通道。截至目前,今年的通道建设任务基本完成,除扎鲁特-青州直流工程外,其他电网通道均已投产,扎鲁特-青州直流工程正带电调试,将于近期正式投运,届时可按时完成《方案》要求的投产任务。

  同时,根据《方案》,2018 年,“三北”地区投产准东-皖南、上海庙-山东直流输电工程,西南地区投产滇西北-广东直流输电工程。其中,上海庙-山东、滇西北-广东直流工程是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四交五直”特高压工程,其他特高压工程已按期投运。此前,按照相关计划,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四交五直”特高压将在2017年全部建成,《方案》表明这一计划延迟完成。

  对此,南网相关人士介绍,该公司正全力加快滇西北-广东特高压直流工程建设,预计今年底可按计划形成送电能力,明年汛前全部建成投产。届时,云南“西电东送”能力将增至3115万千瓦。记者日前从山东省电力公司也确认,因各种原因,上海庙-山东特高压直流工程明年才能投运。

  江西是华中华东地区唯一无特高压落点省份

  《方案》要求,“十三五”后期加快推进四川水电第四回外送输电通道以及乌东德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和金沙江上游水电外送输电通道建设。这与不久前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促进西南地区水电消纳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一致。《通知》明确,国网、南网要尽快开工四川水电外送江西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乌东德电站送电广东广西输电工程。

  截至目前,四川水电外送通道主要有向家坝-上海、锦屏-苏南、溪洛渡-浙西三条±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此前规划的雅中直流(雅砻江中游电站送出工程),即四川水电第四回外送通道因各种原因迟迟未能开工。曾有消息称,雅中直流的落点是江西,但未获各方统一意见,如江西发改委就曾表示:“‘十三五’期间,江西省不具备接纳川电入赣的空间。”

  记者梳理后发现,晋东南-南阳-荆门交流工程落点湖北,向家坝-上海直流工程和淮南-浙北-上海、淮南-南京-上海交流工程落点上海,锦屏-苏南、晋北-江苏、锡盟-泰州直流工程落点江苏,溪洛渡-浙西、宁东-浙江直流工程落点浙江,哈密南-郑州直流工程落点河南,浙北-福州交流工程落点福建,酒泉-湖南直流工程落点湖南,明年投运的准东-皖南直流工程落点安徽,而江西是目前华中华东地区唯一没有特高压落点的省份。

  上述南网人士介绍,该公司将加快推进乌东德电站送电广东、广西特高压三端直流工程,力争今年底取得项目核准并开工建设,2019年底形成送电能力,2020年全部建成投产。届时,云南“西电东送”能力将增至3920万千瓦。

  提升特高压送可再生能源能力是系统工程

  实践证明,我国特高压在推动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外送消纳方面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输送水电方面,今年夏季是向家坝-上海、锦屏-苏南、溪洛渡-浙西三条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汛期满功率运行的第4年,在助力西南水电大规模外送消纳的同时,保障了华东负荷中心的用电需求

  但同时,由于相关配套电源投产滞后、特高压“强直弱交”问题突出、我国电力市场机制不健全、跨区电力交易存在省间壁垒,以及用电需求增长放缓、部分受端省份接受区外来电不积极等因素,致使部分特高压未满功率运行、输送可再生能源受限。

  以酒泉-湖南直流工程为例,国家能源局《关于支持甘肃省创建新能源综合示范区的复函》中明确要求,确保酒泉-湖南特高压直流工程年输送新能源电量占比40%以上。而国网相关人士介绍:“由于送端配套电源未投产、今年湖南水电大发等因素影响,酒湖特高压的送电水平未达设计的最大输电能力。”对此,《方案》明确,“十三五”研究提高哈密-郑州、酒泉-湖南等以输送可再生能源为主要功能的特高压输电通道的输送能力。

  此外,作为系列配套措施,《方案》还要求,国网、南网等电网企业要联合共享相关信息,形成全国性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发输用监测调配平台,完善跨区域可再生能源电力调度技术支持体系;因地制宜开展跨区跨流域的风光水火联合调度运行,实现多种能源发电互补平衡;充分挖掘现有跨省跨区输电通道输送能力,在满足系统运行安全、受端地区用电需求的前提下,减少网络冗余,提高线路运行效率和管理水平,对可再生能源电力实际输送情况开展监测评估……通过这些措施,到2020年全国范围内有效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

  我国特高压发展伊始就因经济性、安全性等问题饱受争议,摸爬滚打中历经多年建设,投运了“八交十直”特高压,却又因部分项目不能满负荷运行引来质疑。

  众所周知,除抽水蓄能外,目前电力还难以大规模储存,电力系统的发、输、变、配、用等环节需要实时平衡。而且,电网和电源要配套、坚强的电网网架、完善的交易机制等条件都具备,才可能保证输电通道高效运行。因此,部分项目没有满负荷运行只是我国现阶段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一个表象,并不影响特高压电网建设的实际需求和前景。电力建设本身要适度超前,如果因没有建特高压,致使中东部负荷地区将来无电可用,其成本风险显然更高。当然,有反对声不一定是坏事,争议可以促进特高压电网更好、更健康地向前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