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电煤价格指数重在客观真实

时间:[2018-03-09 ] 信息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 
浏览次数:

  3月2日,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沿海指数)综合价5500在经历3个月连续上涨后,终于有所回落,收于627元/吨,较指数发布之初的599元/吨上涨了28元/吨。该指数所属的中国电煤采购价格系列指数体系(CECI)作为国内首个从需求侧反映电煤价格的价格指数体系,自诞生至今不足4个月,为市场各方了解电煤供需形势提供了新的视角。“新生”的价格指数如何保证数据真实可靠?能否起到市场“风向标”的作用?就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CECI专家指导组组长、中电联行业发展与环境资源部副主任叶春。

  沿海指数多角度

  呈现电煤价格

  《中国能源报》:您作为CECI专家指导组组长,能否简单介绍一下CECI的编制体系?

  叶春:CECI定位为真实、客观地反映发电侧电煤采购价格水平以及变动趋势的指数体系,并以涵盖海陆、区分区域、细化煤种为体系框架。在设计上,我们借鉴了国内外有关价格指数的先进设计思想和运行理念,数据来源依托国内主要发电集团的真实成交数据。

  2017年11月17日,中电联发布了CECI体系,同时首批推出CECI沿海指数,在国家发改委支持下,CECI沿海指数已纳入2018年度中长期合同定价机制。未来,CECI体系在首期沿海价格指数的基础上,陆续向内陆、坑口、分区域电煤价格(含坑口、到厂价)等拓展,尽可能形成完整的全覆盖电煤采购价格指数体系。

  《中国能源报》:目前发布的CECI沿海指数包括综合价5500、成交价5500、成交价5000、离岸价5500和离岸价5000,种类比较多,具体是如何反映市场波动的?

  叶春:指数选取了北方港平仓成交价和离岸价两个价格维度。成交价指数完全通过现货成交价的样本计算得出,反映的是指数发布当期对应热值的现货价格的实际情况;离岸价除了现货采购样本外,还对年度长协、批量采购这两部分的样本进行了统计,并通过由参与指数编制的各方专家共同设计的公式进行加权计算,得出价格指数。

  电煤年度长协和批量采购的样本,其周期较长,采购量也大,所以价格相对稳定。在离岸价和综合价的计算公式中,这两者权重较高,因此离岸价与综合价的波动相对较小。成交价指数不涉及加权问题,由于近期现货市场价格波动较大,相应的指数波动幅度也就较大。

  《中国能源报》:综合价5500作为反映市场整体情况的指数,因为对长协与批量采购进行了加权,所以并不像成交价波动幅度那么明显?

  叶春:是的。CECI沿海指数从多个角度立体呈现,既能反映现货价格波动,也能反映港口电煤整体供需变化。

  样本数据可追溯

  真实性有保障

  《中国能源报》:价格指数作为市场“风向标”,有重要的导向作用。如何保证发布的数据真实可靠?

  叶春:首先从样本容量上,CECI沿海指数每一期样本都来自包括原五大发电在内的13家大型发电集团的真实采购数据,涵盖了80%以上的海运电煤采购份额。截至目前,单期指数的样本条数超过200条,样本量超过700万吨。

  此外,样本的真实性也是有保证的。每一条样本都对应着发电企业真实的电煤采购合同,每一条数据都能找到对应的负责人,保证了样本数据可追溯、易核验。

  《中国能源报》: 今年年初煤炭供应紧张,煤价这个问题比较敏感。考虑社会影响、受相关部门干预,这些因素是否会左右指数的真实性?

  叶春:不会。CECI体系由中电联主导编制,但体系搭建完成后,中电联只负责组织协调,以及样本的汇总和指数的发布。指数编制过程中采用可验证、可追溯的数据采集方式,每条数据来源均可查验,指数模型和计算公式也经多方共同商议确定,并且中电联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

  可以说,就算我们想改,也改不了。中电联归口管理和协调全国电力行业统计工作的职能是国家正式授权的,必须与全行业一道严格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统计违法违纪行为处分规定》和《加强和规范统计上弄虚作假案件查处工作的若干规定》。

  假设现在有一个样本收集上来,审核时即便觉得数据有问题,可能出错了,中电联只能联系这个样本的负责人,如果发现确实存在错误,要让对方重新修改确认再报,并且留存底单备查,必要时接受追责。这个机制是中电联与各发电企业签订了协议进行共同约束的,就是为了保证能够真实反映市场情况,不受外力干扰。

  《中国能源报》:从目前您掌握到的这十余期样本来看,有哪些结论和信息能够与市场分享?

  叶春:我们通过分析样本数据发现,电厂现阶段的电煤采购主要集中在4800-5200大卡这一区间,大概占到全部采购样本的50%-60%,可以说是目前电煤市场的主流交易品种。

  另一方面,由于几家大型煤矿调整了长协签订模式,地方发电集团获得的长协份额升高,特大型发电集团的长协合同数量一定程度上被压缩。反映到样本上,近几期年度长协样本的绝对数量和相对占比都明显呈现下降趋势,推动下游综合采购成本进一步上升。

  《中国能源报》:目前为止,CECI沿海指数在发布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问题?下一步怎样继续完善指数编制和发布工作?

  叶春:CECI沿海指数最初几期,由于经验和机制等问题,成交价样本虽在有效范围内,但相对偏少。通过与相关单位的沟通协调,完善采样情况通报机制等手段,目前成交价样本数量已经超过300万吨,接近离岸样本数量。针对最初几期采样审核情况,多次召开采样负责人现场培训会,采样人员的履职能力也明显提高。目前,样本修改核对情况已大幅减少。

  鉴于指数编制业务的连续性和常态化要求,中电联考虑未来将CECI编制和运行工作移交中电联燃料分会负责,并同步加强机构建设、制度建设和人员配套,从而进一步完善编制体系。CECI沿海指数成熟完善后,按照CECI编制规划,逐步向进口、陆运直达、坑口、分区域等领域拓展电煤采购价格指数的编制和发布工作。

  编后

  CECI沿海指数发布以来的三个半月,正是此轮煤电矛盾突出的阶段。

  供给侧在去产能、强降雪、安全检查等因素影响下,产量、运力受限,需求侧用电量增速超出预期,供暖季日煤耗水平较高——此消彼长之下,市场煤价在维持了一整年高位运行之后,仍在继续攀升,春节过后才有所下降。从结果来看,CECI沿海指数成功反映了当下港口市场煤的供需形势,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

  “真实”是数据的生命力所在。有真实、透明的数据做支撑,市场的规则和秩序才得以维护。也只有当供需关系被真实呈现之后,矛盾才有调节与缓和的可能。煤电之争由来已久,客观、准确地展示其原貌,或许是解决难题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