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能源互联需要互信 电网是能源转型的关键

时间:[2018-06-05 ] 信息来源:能源评论
作者: 
浏览次数:

  明确规则是互信的基础——访瑞典皇家工程院副院长马格努斯˙白瑞南。

  电网是能源转型的关键

  《能源评论》:很多国家都希望借助电网的发展来实现能源的转型,在这方面,瑞典的经验如何?

  马格努斯˙白瑞南:在瑞典目前的电源结构中,水电和核电各占40%,风电占15%,剩下的5%则来自生物质热电联产。在近几年的发展中,水电基本上维持了总量不变,而核能受福岛核泄漏事件的影响,遭受了比较大的公众舆论,所以目前在逐步地淘汰之中。与之相应的,则是风能所占的比重得到了较大的提升。所以,在瑞典目前的电力系统中,已经基本上没有化石能源的使用。

  瑞典也是电气化程度较高的国家,2017年的电力消费达到260T瓦时,在欧洲仅次于挪威。其中工业和家庭用电所占比重最高,分别是37%和25%,同时随着电动汽车的发展,交通用电的比重也在逐步提升。

  作为北欧电力市场的一部分,瑞典的目标是希望在2040年之前,实现100%的可再生能源电力系统,在2045年之前实现温室气体的零排放。这一目标对电网的建设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瑞典采取了多样的手段来实现这一目标,除了推出碳税之外,还加入了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uropean Union Emission Trading Scheme),同时对可再生电力颁发绿色证书,因此在过去的25年间,瑞典的二氧化碳排放减少了26%。

  《能源评论》:风能的迅速发展,对电网提出了哪些挑战?

  马格努斯˙白瑞南:在风电大规模发展之前,瑞典所主要依赖的是比较稳定的核能和水电,而当这种稳定的能源转向风能的时候,则对电网的连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瑞典南北跨越两千多公里,风力发电中心集中在北部,而用电中心则主要集中在南部,因此只有进一步提升电网的稳定性和连通性,才能够实现100%的可再生能源发电。

  此外,从北欧国家的地理分布来看,只有实现电力的远距离大规模传输,才有可能抵消风电的不稳定性,因为当瑞典风力较小的时候,相邻的德国风力也同样会比较小,所以必须借助特高压输电来实现远程的电力调度,才有可能适应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能源评论》:我们知道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消纳问题一直是各个国家都在面临的难题。您认为就目前的电网发展水平而言,可再生能源在装机和发电方面,是否存在一个较为合理的比例?

  马格努斯˙白瑞南: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目前普遍认为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比例不超过50%,对于电网的负荷来说是一个比较能接受的水平。但此外,有一个重要的解决途径就是储能。从瑞典和欧洲的情况来看,由于用电比较分散,所以对于大容量的储能电池的需求并不是特别高,但需要保证足够的保有量和灵活性,具体来说就是户用储能的发展。瑞典有专门针对户用储能的补贴计划,支持与户用光伏相配套的储能系统,这一方面可以提升光伏的利用水平,另一方面也能够促进智能分布式电网的发展。

  能源互联需要互信

  《能源评论》:从用户侧来看,目前能源互联领域有很多新兴的商业模式在探讨,比如通过新兴的互联网技术在用户侧部署一些智能终端,从而为个人和企业用户提供更好的能效解决方案,在这方面,瑞典有什么好的案例可供分享吗?

  马格努斯˙白瑞南:能效一直是瑞典非常重视的一个领域,政府在这方面也有大量的投入,早在2009年就将能源效率写入了专门的能源法案。在用户侧方面,我们正在研究相应的智能技术,通过智能电表对电器的自动控制,来为用户提供成本最低的用电解决方案。此外,鉴于建筑用能的重要性,瑞典在这一领域也出台了较为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和政策补贴方案,鼓励建筑节能技术的推广和应用。

  《能源评论》:在欧洲电网互联的过程中,瑞典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马格努斯˙白瑞南:至少在欧盟范围内,瑞典的做法一直被视为榜样。瑞典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建立起了统一的电力系统,在1995年发展出了统一的能源和电力市场,并且已经与挪威、丹麦、德国、拉脱维亚和芬兰等国实现了互联互通,但从未来看,除了进一步提升电网的连通性之外,多元性和灵活性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方向,需要各国之间有充分的信任。北欧国家在电网互联领域有较长时间的合作,并且各国都有强烈的意愿,因此,具备良好的基础。

  《能源评论》:此次GEI大会上发布了全球能源互联网的骨干网架结构,并提出了相应的时间节点,如2035年之前的目标是促进国与国之间的互联、区域的互联,到了2050年则是加速发展的过程,包括大规模清洁能源的开发。您认为实现上述目标的关键在哪里?

  马格努斯˙白瑞南:对于各国之间的能源互联,相互信任非常重要,而相互信任的基础,是一个明确的游戏规则。比如当电力匮乏时,谁将优先获得用电权,类似这样的规则需要明确下来。全球能源互联网合作组织发布的框架是非常重要的,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实现远程输电,并且随着参与方的增多,效率也将得到相应的提升。同时能源互联需要循序渐进展开,可以先从邻国互联开始,逐步开展,不能一蹴而就。

  《能源评论》:那下一步推动能源互联的的难题在哪里?是技术、政策还是市场?

  马格努斯˙白瑞南:其实你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经济因素,因为能源网络网架的建设需要大量的投资,所以投资和收益的规则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吸取的教训来自互联网行业,以光纤等基础设施的铺设为例,在花费了巨大的成本之后,受益最大的却大型互联网公司比如谷歌等,导致现在光纤投资的普遍意愿都在下降。类似的情况应避免发生在电网领域,需要提早进行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