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两轮电改催生传统发电企业脱胎换骨

时间:[2018-06-13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作者: 
浏览次数:

 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副总法律顾问 陈宗法

 
  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时刻,也是2002年电改16周年、2015年新电改3周年的重要节点。以五大发电集团为代表的发电企业,走过了风风雨雨,经历了一系列重大事件,既抓住了新的发展机遇,更迎来了重大的变革、严峻的挑战。正是这些挑战、变革与机遇,特别是两轮电改,磨砺、提升、成就了发电人,催生传统发电企业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奋力追赶全社会市场化改革的步伐,开启了新时代转型升级、创新发展新征程。
传统发电企业特征
 
  2002年电改前,传统发电企业留给社会是什么印象呢?记忆深处往往是这样的:发输配售一体化运营,高度垄断,高度集中;发电企业相当于发电车间,抓好安全生产、职工稳定万事大吉;“电机一响,黄金万两”,高工资、高福利、高社会地位;电力短缺、计划体制、政府定价、统购统销;电源单一,煤电独大,高能耗、高排放;普遍缺乏市场意识、效益意识、客户意识、环保意识。正因为这些得天独厚的“优势”,让电力人“不识愁滋味”,不乏“骄矫”之气,“女儿不外嫁,媳妇不外娶”成为社会羡慕的群体,也是社会舆论、媒体诟病的对象。
 
  随着多元开放、鼓励竞争、市场化为趋向的两轮电改的先后启动,发电企业在竞争中促变革,在变革中谋发展,经过年复一年的磨砺与打拼,传统发电企业的特征正在淡化、消褪,电力人身上的“骄矫”习气已成历史印记,发电企业在市场化改革、能源转型、互联网发展的大潮中搏击前行,与社会同频共振。
 
  两轮电改    凸显市场竞争
 
  首轮电改是2002年2月的“5号”文件,主要任务是“厂网分开、竞价上网”。同时,还进行了东北、华东等区域电力市场试点,以及主辅分离、节能发电调度、大用户直接交易、发电权交易、农电体制改革等探索。
 
  改革催生活力,竞争促进发展。尽管竞价上网搁浅、大用户直供受阻,但2002年电改极大地激发了发电行业发展的活力,厂网分开的“裂变效应”始料未及。投资主体之多元、跑马圈地之激烈、发展格局之活跃、规模扩张之快速、对标管理之广泛,绝对是“空前”的。而且,电源结构不断优化,发电技术及装备水平不断提高,发电煤耗及线损率不断下降,发电行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特别是新生的五大发电集团犹如“五虎下山”,谁都不甘落后,从电力、煤炭资源到装机规模、煤炭产能,从传统能源到新能源,从基本建设造价到生产运营成本,从电力、煤炭市场到资本、人才市场,从新建项目到并购重组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到2015年底,全国装机容量达到15.3亿千瓦,世界第一。13年时间新增装机容量11.7亿千瓦,相当于1949~2002年53年全部装机容量3.6亿千瓦的4.3倍;年均新增容量9000万千瓦,是前53年平均新增容量670万千瓦的13.4倍。其中,五大发电集团更是快速发展,由2002年的3.53亿千瓦增加到2015年的6.65亿千瓦,占全国装机的比重由成立之初的34%快速上升到2015年的44%,最高的2010年接近一半(49.21%),为我国装机规模连续突破5亿、10亿、15亿千瓦三次大的历史性跨越、迅速扭转“缺电”局面、实现全社会电力供需的总平衡作出了重大贡献。
 
  2002年电改,尽管褒贬不一,但确实激发了发展活力,形成了市场竞争的初步格局,解决了“电荒”等重大问题。至此,除了建设项目行政审批、上网电价政府定价、售电端不能自主选择外,发电企业已摘除垄断帽子,进入国资委确认的“商业类”竞争性行业。
 
  第二轮电改是2015年3月的“9号”文件,主要内容是“三放开一独立一深化”。即:放开竞争性环节电价、配售电业务、发用电计划;交易机构相对独立;对区域电网、输配电体制深化研究。同时,强化政府监管、统筹规划、安全可靠供应,构建“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体制架构,核心是建立有法可依、政企分开、主体规范、交易公平、价格合理、监管有效的市场体制。
 
  目前,新电改取得积极进展,不仅交易机构基本搭建、输配电价改革全覆盖、市场化交易电量超预期、新的配售电主体不断涌现、电力现货市场开启试点、交易规则与市场监管初步建立,而且还大大促进了市场化改革,促进了电力新业态的不断涌现,广大工商业用户实实在在分享了改革红利。2016年市场电量突破1万亿千瓦时,占全社会用电量比重19%;2017年1.63万亿千瓦时,增长45%,占比26%,其中:华北、南方、西北三个区域销售电量市场化率均超过35%,蒙西、云南、贵州三个省区更是高达68.5%、65.7%、54.0%。2018年“大幅度提高发用电计划的放开”;2020年将达到80%。2016~2017年,国家通过核定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扩大电力直接交易、完善基本电价执行方式等降低电价,让工商企业分享电改红利2000亿元以上,累计降低用能成本超过3200亿元,促进了实体经济的振兴。
 
  当然,新电改还正处进行时,也存在行政干预、捆绑交易、单纯降价、市场壁垒、配电受阻、监管不力、进展不一、各行其是等问题,迫切需要在新电改的后半段,校准方位,积极应对,完善市场体系,实现改革目标。
 
  回顾两轮电改,坚持市场化改革思路,基本遵循“开放—多元—竞争—市场—规则—监管—完善”的改革逻辑,让电力行业从半封闭走向开放,从集中单一走向分散多元,促进了电力市场的形成、电力企业的竞争以及行业的快速发展,让消费者不仅有电用,而且还拥有选择权、参与权,享受综合能源服务,利好社会。如果说2002年电改侧重于“发电侧的放开”,解决了电力短缺“量”的问题,而2015年新电改则着力“配售电侧的放开”,重在解决“质”的问题,通过产销对接、市场竞争、提高效率、降低电价、优质服务让用户“锦上添花、感觉良好”。
 
  挑战大于机遇     磨砺了发电人
 
  实践证明,两轮电改,尤其是2015年新电改对发电企业来说,则是“双刃剑”,做好是机遇,挑战是常态,比拼的是市场竞争力,在很大程度上重塑了发电企业。发电企业打破了过去计划体制下的固有模式,告别单纯发电时代,从后台走向前台,进入到配售电、综合增值服务、电力新业态领域,与新生的社会配售电公司、电网企业在“交集”领域开展竞争,争夺电力用户、配售电资源,开展竞价交易,第一次真正经历了电力市场的洗礼,对经营理念、安全管理、发展空间、商业模式、客户服务等产生重大而又深刻的影响,逐步向综合能源供应商转型,坚持能源生产与综合服务并重。
 
  近年来,为应对电力市场普遍过剩、发售电市场的激烈竞争,五大发电集团积极建立区域或跨区域市场营销体系,突破单一发电业务的束缚,以战略高度积极向“下”延伸,进入配售电领域、供冷供热供气领域,实现发(配)售一体、热力源网一体、冷热电水气多联供,培育新的业务板块与效益增长点。如华能集团2016年参股云南、山西、重庆等电力交易中心,取得8个地区市场管委会席位;成立26家区域能源销售公司;上报25个增量配电业务试点项目,入围第一批试点名单11个。2017年大力拓展售电业务,完成售电量421亿千瓦时,实现毛利近亿元。
 
  目前,国家已经确定三批292家为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尽管开展配电业务阻力不小,面临统筹规划、增量划分、存量处置、电网接入、定价机制、项目核准、盈利能力、信息封锁、竞争激烈等问题,但社会资本强力介入,触动了电网企业,在全国的工业园区出现了新的气象。
 
  售电业务的发展更是方兴未艾。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全国在电力交易中心公示的售电公司已达3298家,分布在全国21个省市。山东、广东、河北名列前三甲,广东的一些发电公司积极争取售电资质,参与省内竞价交易试点,在实战中摸索了宝贵经验。一些发售一体、工商大用户的售电公司、能源综合服务商充分利用自身优势,频频获得市场电量。目前,全国售电公司正在改变只有少部分开展业务、存在“一低两无”、单纯“吃差价”的现象,着力提升专业服务能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发电企业抓住新电改和经济结构转型新机遇, 积极稳妥地进入电力新业态。如清洁热源供热、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蓝色海洋纳米发电,分散式、低风速与海上风电,光热发电;氢能、充电桩、电能替代、天然气水合物、大容量储能、智慧能源项目、综合能源供应与服务;分布式能源、配售电业务、微网、泛能网、能源互联网;碳捕集、碳资产与绿证交易、能源金融服务;水务产业、智能高效热力网、天然气管网与销售等。同时,实现能源基础设施互联、能源形式互换、能源技术数据与信息技术数据的互用、能源分配方式的互济、能源与消费商业模式的互利。
 
  时势造英雄,逆境出人才。16年来,发电人既经历了煤电矛盾、行业亏损、负债率高企的“残酷”洗礼,又体验了结构调整、转型升级、超常发展、屡创世界第一的“喜悦”;既触碰到了市场结盟、价格垄断、受到处罚的法律“风险”,也领略了竞获电量、进军配售电领域、开展综合能源服务的无限“风光”;既品尝了市场过剩、过度竞争、量价齐跌的“痛苦”,也为近年来工商业用户分享电改红利、振兴实体经济而“欣慰”;既经历了工资总额管制下多年收入不变、社会分配体系中地位下降的“无奈”,也经历了清洁化、智能化、市场化、国际化以及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带来的“激情”。
 
  正是上述复杂多变的经营环境、两轮电改的倒逼转型以及“纠结、矛盾”的心路历程、富有挑战的工作实践,发电人的经营理念已悄然发生变化,越来越认识到用户是发售电公司生存的根本,增加用户黏性需要不断提高服务水平,专业人才、交易策略、大数据、互联网、产业链等在发售电领域的应用也非常必要,开始由以前单纯的规模扩张逐步转向价值思维,由生产经营型企业向综合能源服务商转变。一方面坚持眼晴向内、精打细算、降本增效,推进技术创新、管理变革、资本运作;另一方面坚持客户为王,市场导向,打开厂门做营销、谋发展,积极打造发配售、热力源网、冷热电水气多联供产业链,培育了电力历史上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队伍。
 
  可见,两轮电改促进了传统发电企业的转型和电力行业的升级,也给发电人带来了重大挑战与种种磨砺,在一定程度上锻炼、提升、成就了发电人,更给社会分享了丰厚的改革红利。
新时代 、新追求、新风貌
 
  如果说,两轮电改在很大程度上重塑了发电企业,使发电企业正在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那么,进入新时代,处在一个新的更高历史起点的发电企业又有什么新的追求、新的风貌呢?
 
  未来一时期,发电行业正处于一个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关键阶段,如何形成新时代“电力市场的再平衡、电力行业新格局”成为一个重要课题。从近期看,发电行业不得不面对煤电矛盾、市场过剩的系统性风险,国家降低用能成本的政策导向,经营业绩大幅下降的现实;从长远看,随着电力全面竞价时代的到来,发售电侧的市场竞争将愈演愈烈,发电行业未来将进一步盈亏分化、优胜劣汰、兼并重组。可以预见,发电人的工作更富挑战与激情。因此,发电企业要继续砥砺奋进,谋求高质量发展,把绿色低碳,智能高效,多元供给;提升价值,防范风险,实现可持续发展;科技创新,提升管理,法治保障;以市场为导向,关注用户体验,增强市场竞争力;打造电力发配售产业链,适度发展非电产业,提高国际化经营水平,建设世界一流能源企业,作为现代发电企业新的风貌、新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