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快递

精彩绽放 铿锵进取———2015电力建设行业发展综述

时间:[2016-01-07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W020160106357551146920.jpg

  2015年11月29日,中国电建投资建设的老挝南欧江二级电站首台机组正式投产发电。该项目是中资公司第一次在海外获得整条河流流域开发权的项目,是中国电建在海外推进全产业链一体化战略实施的首个投资项目。该项目分7个梯级电站进行开发,总装机容量达127.2万千瓦。一期先开发二级、五级和六级电站,其余作为二期开发。图为南欧江二级电站和移民新村。

W020160106357551144337.jpg

  2015年12月29日,江西大唐国际抚州2台100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新建工程1号机组一次性通过168试运。该项目是江西省首个百万千瓦机组工程,也是大唐集团“十二五”期间唯一开工且投产的百万机组,是五大发电集团范围内首个以EPC总承包模式建设的百万级机组,中国能建广东院为该工程总承包方。该工程于2014年2月正式开工,总工期22个月,比合同工期缩短近两个月,创全国同类型百万超超临界燃煤机组新建工程工期之最。

  整体上市

  2015年12月10日,中国能源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成功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上市,每股最终定价为1.59港元,集资净额约123.6亿港元,成为年底香港IPO市场最受瞩目的重磅新股之一。这也是中国电力基建力量运筹多年,登陆资本舞台的又一力作。

  中国能建董事长汪建平表示,对此次全球发售获得各界投资者的支持,深感荣幸、深受鼓舞。他说,在联交所成功上市,掀开了中国能建未来发展的全新篇章,不仅使中国能建进入了国际资本平台,更为中国能建长远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资金和强大的信心,有助于中国能建全产业链上各项业务的进一步发展。

  凭借强大的全产业链业务优势,中国能建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综合解决方案和全生命周期的项目管理服务,在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的电力工程建设项目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根据沙利文报告,2012年~2014年,中国能建参与设计和建造的电厂总并网装机容量超过160吉瓦,排名世界第一。根据《工程新闻记录》杂志评选,2015年中国能建名列“全球设计公司150强”第21位(设计业务)、“全球承包商250强”第13位(承包业务),还名列2015年“世界财富500强”第391位。

  在从电力工程建设下游链条向产业上游布置资产的过程中,中国能建进入了资本吸引的新时代。汪建平说,中国能建将持续扩大电力工程建设行业的市场份额,巩固核心业务的领导地位;持续拓展海外业务,树立国际知名的品牌形象;积极适应电力行业变革,及时把握商机,把核心业务优势延伸至相关行业,选择性地拓展业务领域;加大研发力度,扩充人才队伍,以更加优良的经营业绩回报广大投资者。

  投融资+总承包

  2014年,中国境外投资总量第一次超出外资引入,被称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元年。中国经济走过几十年的发展,经历了由人到物、再到资本“走出去”的过程,与此相对应,工程企业在海外建设项目的模式也正在从“承包”、“总承包”向“投融资+总承包”转变。

  2015年,在中巴经济走廊优先实施的14个项目中,卡西姆燃煤电站是中国电建与卡塔尔王室AMC公司联合投资项目,大沃风电项目由中国电建独立投资,萨察尔风电项目由中国电建协助巴基斯坦业主融资并承担项目设计施工(FEPC),苏耐格风电项目为中国民营企业投资,中国电建总承包。在老挝,南欧江一库七级水电开发项目二级电站、五级电站首台机组正式投产发电,该项目是中国电建在海外推进全产业链一体化战略实施的首个投资项目。

  如今,在电建企业海外拓展之路上,“投融资+总承包”的模式如雨后春笋,也越来越受到海外业主的欢迎。

  这一变化出自于多个原因。外部因素是部分东南亚、中亚、非洲国家的财力难以支撑本国快速、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内部因素则是我国企业、国内的富余产能“走出去”的内在需求,以及我国通过投资海外实体产业降低外汇储备的意愿和实践。 据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不完全统计,在“一带一路”起步期,中国对外承包工程企业正在跟踪的海外项目金额高达近1万亿美元。商务部数据显示,2015年1到11月,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1041.3亿美元,同比增长16%,继续保持两位数高速增长。

  去年,中国电建先后与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等金融机构签署《“一带一路”暨战略合作总协议》,以期深化以“一带一路”为重点的海外业务合作,实现银企抱团出海。

  今时不同往日,不少电建企业已非吴下阿蒙,而是兵强马壮,在“一带一路”战略之下,“走出去”的最佳时机已经到来。携资出海,意味着对企业综合实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你准备好了吗?

  改革攻坚

  随着《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的出炉,2015年被称为国企改革顶层设计和具体实施方案的落地年。从改革中走来的两大电力建设集团,深化改革的步伐则依旧稳健而铿锵。

  中国能建走上了发展的新征程,从年初成立中国能源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脚踏实地,马不停蹄,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完成了整体改制和上市工作,从此遨游于全球资本市场,诠释中国能源建设的品牌价值。

  中国电建的改革贯穿于全年,以上海电力修造总厂有限公司与海南电力设备厂整合重组为序幕,湖北省电力装备有限公司与武汉铁塔厂,贵州电建一公司与贵州电建二公司先后完成重组整合。尤为引人瞩目的是,河南省电力勘测设计院与海南电力设计研究院重组,成立华中电力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完成了两大集团成立以来,首个设计院间的重组案例,开创先河的同时,也为这一领域的深化改革提供了借鉴和样本。

  值得关注的是,在“一帮一”、“大并小”、“同区域”、“同质化”的横向重组之外,中国电建按照主营业务打造专业化平台公司的改革思路与路径也日渐成熟。2015年,中电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电建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先后成立。一家是以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为核心业务的专业化平台公司,另一家则将通过构建以资金集中管理为核心的金融服务平台,为中国电建成员单位提供财务管理及多元化金融服务。

  成员企业多,且小而散、规模不经济、管控幅度过大是两大集团共有的特点。而要打造世界一流的综合型、质量效益型国际工程公司,通过内部企业间的重组整合,进一步优化子企业布局结构,放大比较优势,从而提升企业综合实力和市场竞争能力的改革路径仍将继续。

  EPC

  2015年是当之无愧的总承包年。这一年,海外总承包项目花开全球,在中亚、东南亚、非洲、拉丁美洲都留下了中国电力建设者竞逐世界一流的身影……这一年,国内数座大型火电机组EPC总承包工程拔地而起:湄洲湾电厂、板集电厂、鄂州电厂……这一年,一批响当当的名字镌刻在了“百万机组+总承包”的历史记忆中:马鞍山电厂、万州电厂、安庆电厂……由中国能建广东院总承包的江西大唐国际抚州电厂,更是开创了五大发电集团采用EPC模式建设大型火电机组的历史先河。

  以设计为龙头的总承包模式,是全球通行的基础设施建设模式,能够最大化发挥设计—采购—施工深度交叉优势、最大程度释放设计优化潜能,通过多年来“走出去”的战略引领,在“一带一路”版图的谋篇布局中,更得益于电力设计行业萌生的产值做大和规模化发展诉求,必将在电力工程建设中发挥愈来愈重要的行业引领作用。

  电力工程EPC总承包,用十多年时间追赶上了化工行业几十年总包发展的路程,实现了总承包“金钥匙奖”项目电力工程与化工工程对半开的局面,一批通过总承包模式建设的电力工程获得了国优金奖等大奖,堪称全国勘察设计行业的排头兵。但行业中人皆不讳言业内发展的不均衡:以总承包项目部为核心的工程公司组织架构还未成型,成熟的管理程序与接口设计尚未建立统一标准,信息化在工程建设中的运用还有很大开发空间,电力工程EPC总承包发展任重而道远。更重要的是,EPC产业已经彻底从揽活“挣业绩”的时代进入了揽活“挣钱”的时代,打造高效的项目管理体系、构建成熟的风险把控、进行深度的资源整合,将成为电力企业转型工程公司的三个决胜维度。

  一带一路

  2015年年初,中国电建的海外业务总装机容量突破1亿千瓦,达到10872万千瓦。从零起步,到1亿千瓦,深耕海外市场20年,作为全球最大、规模最完整的电力建设企业,中国电建发挥自身优势点亮地球村,成为我国电力建设企业“走出去”的典范与标杆。

  1亿千瓦的背后,是我国电力建设企业大规模“走出去”的现实选择。面对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增速放缓的情况,两大建设集团在成立之初就不约而同地将重心移向海外市场,明确提出优先发展国际业务的目标和战略。

  2015年,“一带一路”战略蓝图徐徐展开,从顶层设计和规划走向逐步落实。“一带一路”的核心是国家间互联互通,即从交通、电网、基础设施连通到投资便利化,与电建企业以电力项目和基础设施为核心的业务高度契合,而且“一带一路”主要覆盖的区域也是我国电建企业 “走出去”的传统市场。

  借助这一国家战略带来的机遇,电建企业海外拓展硕果累累。去年,中国电建先后签订孟加拉国全球最大河道整治工程,摩洛哥努奥二期和三期太阳能聚热发电独立电站项目EPC合同,巴基斯坦卡西姆港2台66万千瓦燃煤电站合同,赞比亚下凯富峡水电站项目合同,沙特达赫兰房建EPC总承包项目。中国能建先后中标“华龙一号”首个海外核电项目——巴基斯坦卡拉奇核电厂2号、3号机组常规岛土建、安装施工项目,科特迪瓦公寓建筑项目等重点工程。

  在“走出去”的过程中,电力建设企业将传统的水电、火电业务,拓展到水利、风电、核电、公路、铁路、桥梁、码头、港口、市政等众多领域,将基建版图由亚洲、拉美、非洲等传统的重点市场向中东欧扩展,使中国建造在全球的品牌价值和影响力不断提升。

  行业自律

  在电力建设产业链条中,从来没有一个行业的自律行为像监理行业这样卓有成效,甚至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横向对比中,也独占鳌头。

  多年来,依托中国电力建设企业协会电力监理专业委员会,电力监理达成行业自律共识,打造行之有效的自律管理闭环,持续推动行业健康稳定发展,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根据中电建协2015年5月的统计结果,2014年底,统计口径内的监理企业营业总收入186亿元,同比增长13.41%;工程监理收入70.92亿元,同比增长7.05%。可喜的是,一些监理企业在做好专业监理工作的同时,也积极向监理上下游拓展业务,如造价咨询等,其营业收入增长高于专注于监理业务的企业,为行业科学发展的路径开拓了想象空间与改革样本。

  随着政府的简政放权和政策导向的市场化,严峻的现实日益凸显电力监理专委会作为电力监理行业协会存在的必要性,以及它加快建设自身权威地位和深入优化行业自律的迫切性。

  在市场经济成熟的西方国家,经过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市场搏杀,今日行业协会的地位和职能已逐渐取代了昔日的政府,它制定的自律协定、发布的产业政策、实行的监管把控,对于整个行业和各企业来说都有“生杀予夺”的决定性作用,对行业长远健康发展的影响更是至关重要。为此,2015年,电力监理行业历史上首次启动了“摸清家底”的全面调研——《电力监理行业现状及前景调查》。该报告预计今年6月问世,届时将有100多家电力监理企业和上下游企业的上万份样本,共同发出真正的行业呼声:“工程监理的存在价值是毋庸置疑的,电力监理高效的自律更将为行业发展起到表率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