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快递

华能核电技术从高起点到拓布局

时间:[2019-01-29 ] 信息来源:中电新闻网
作者: 
浏览次数:

  这是我国核电事业发展进程中,一个勇立潮头、敢为人先的典型标杆,一次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艰难探索,一曲不忘初心、砥砺奋进的奋斗之歌。

  胶东半岛,黄海之滨。第四代核电技术,全球首座球床模块式高温气冷堆核电站──华能石岛湾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正在紧张有序地往前推进。在这重要的攻坚之际,全世界都在关注着它的发展,同时也期待着它的早日落成。

  就像习近平主席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指出的“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华能人正凝心聚力,一鼓作气,向着促进核电产业安全、协调、快速发展的目标努力奔跑着,为我国乃至世界核能发展贡献着属于华能集团的责任与担当。

  有一种选择叫“使命”

  科技日新月异,任何“不可能”都有可能变成现实。谁掌握尖端科技,谁就掌握未来。高温气冷堆作为面向未来的重大科技项目之一,对我国加速迈入创新型国家行列起到关键性作用,我国对其发展路径谋划已久。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上世纪80年代。彼时,我国的高温气冷堆技术尚处在几乎空白的状态。

  在当时国家“863”计划支持下,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设计建造了10兆瓦高温气冷实验堆,并于2003年顺利完成72小时满功率并网发电。经历了十几年的技术积累和对国外技术的消化吸收,以及两代科学家的不懈努力,我国高温气冷堆技术终于取得重大突破。

  梦想照进现实,是一场钻山塞海的征程。联合有实力、勇担当的企业合力完成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建设,是清华大学面临的重要选择。此时,持续引领发电行业技术进步的华能集团,牢记“三色文化”企业使命,适时作出了选择。

  2004年3月,华能集团与中国核建、清华大学签署《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合作意向书》。

  2005年12月,华能集团成立华能核电开发有限公司,专门从事核电投资、开发、建设与运营,核电及相关领域的科技研发和技术服务。

  2006年2月,《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将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列入国家科技重大专项。

  2007年1月,华能集团联合中国核建、清华大学成立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负责华能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的建设与运营管理。

  2008年2月,高温气冷堆核电站重大专项实施方案获国务院批准。

  2012年5月,华能集团正式成为世界核电运营者协会一级会员单位,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成为世界核电运营者协会二级会员单位,为促进华能核电国际合作共赢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2年12月,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浇注核岛第一罐混凝土,标志着示范工程正式开工建设。至此,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大型核电基地即将在胶东半岛、黄海之滨崛起。

  “全世界首座高温气冷堆没有经验可借鉴,研发、设备制造和建造投入很大。没有华能10年来的支持,首堆建设、首台套设备走不到今天。”清华大学核能与新技术研究院院长、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总设计师张作义感慨万千。

  建设一个项目、打造一套体系、攻克一堆难题、造出一批设备、锻炼一支队伍,几乎是所有“首堆工程”的必经之路。高温气冷堆亦不例外。

  高温气冷堆重大专项自建设以来,攻克了多项关键技术,研制出世界上最大和最重的核电压力容器,燃料装卸系统首次应用于工程实践,高温气冷堆球形燃料元件技术实现工业化生产,采用电磁轴承结构的主氦风机(类似压水堆主泵)研制成功并首次应用于工程实践,完成全球首台应用于模块式高温气冷堆的螺旋管式直流蒸汽发生器的制造。

  “目前我国在高温气冷堆领域已经走到了世界前列,在示范工程上大致领先其他国家5~10年。”张作义表示。

  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的进展同样牵动着两院院士的心。“高温气冷堆是首创性的技术,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它的首堆意义重大,我们一定要争一口气,做出好成绩。”谈及示范工程,中国工程院院士、核材料专家李冠兴如是说。

  有一支队伍叫“铁军”

  一座伟大的梦想大厦落成离不开一支业务过硬、素质过硬的队伍。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这个10年来一直默默守护着高温堆示范工程的集体,一路走来,脚踏实地,践行着华能精神,锻造了一支攻坚克难、永不言败的“铁军”。

  时光的指针再次拨回至2007年,那个艰苦的创业时代。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工程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时工程部最早到达项目工地的仅3人,他们跑政府、释疑虑、顶烈日、巡厂址、栽桷子、插旗子、点林木、数房屋、记鱼苗,开启项目创业之门。当年12月底,石岛湾核电厂道路清表工作正式开始。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昂首步入新的一年。虽然时值寒冬,大雪纷飞,但每个人在内心埋下了希望的种子。

  随着项目建设不断推进,示范工程人才队伍逐渐壮大起来。工程、调试、设计设备采购、生产准备等各领域搭建起完备的组织架构,大家齐心协力、各司其职,统筹兼顾,铁杵磨针,推动示范工程建设取得了一个个喜人的阶段性成果,也在项目建设历程的艰难跋涉中磨炼了意志,积累了经验。

  2012年12月,高温堆示范工程第一罐混凝土浇注在各方瞩目下顺利实施。

  2014年3月,核岛主体厂房结构出零米。

  2015年12月,全范围模拟机投用。

  2016年3月,首台压力容器吊装就位。

  2017年6月,示范工程220千伏倒送电一次成功。

  2018年7月,示范工程1号反应堆陶瓷堆内构件完成安装……

  作为产学研结合的项目,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的建设与其他核电项目相比挑战更大。各领域年轻人肩扛重任,发扬千辛万苦、千方百计的敬业精神,利用岗位练兵机会,学会了点面结合、穿针引线和协调联动的本领,夯实了技术功底,增强了毅力和信心,坚定了为核电事业作出贡献的信念和决心。

  一路走来,回想起工程建设、安装、调试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工程师李潘对此深有感触地说:“办法总是比困难多!”计划工程师薛康说:“计划工程师最重要的就是要对现场绝对熟悉。”核岛调试工程师黄俊平说:“我们的工作要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常规岛调试负责人姚尧说:“我会死磕润滑油系统调试任务,这会是一个双赢局面。”仪控调试达人陈振民说:“我的技术积累在这里开始。”电气工程师朱兴文说:“示范工程取得的成果是团队的收获更是个人的收获。”一串串数字、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勾勒出工程建设取得的瞩目成绩,也见证着核电建设队伍由弱到强的拔节成长。如今,一支年轻化、专业化、素质过硬的工程建设队伍已然形成……

  逐梦,在这最好的时代 

  从2004年涉足核电以来,华能集团核电产业正向着规模化阔步前进。华能集团严格参照国家原子能机构《设施和活动的管理体系》(GS-R-3)最新标准,构建了具有自身特色的核电管理体系,并根据该集团管理特点,形成了集团公司、产业公司、项目公司三级管理架构。除了建设高温气冷堆示范项目外,华能集团通过参与持股其他核电项目不断积累经验。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华能集团参股的核电项目包括海南昌江核电一期工程(1号、2号机组分别于2015年12月和2016年8月投入商业运行,参股49%)、山东海阳核电站(1号机组2018年10月投产,2号机组现已具备商运条件,参股5%)、CAP1400大型先进压水堆示范电站(参股25%),以及福建霞浦示范快堆(2017年12月开建,参股10%)。

  在核电产业发展最重要的人才培养方面,通过控股建设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华能集团采用多途径培养核电专业人才,充分利用外部资源力量,形成了全面的核安全技术支撑体系。目前核电产业人员超过900人,人员专业范围及能力满足核电站建设运营需求。

  2018年,我国核电产业利好政策不断,核电发展形势逐步向好,《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强核电运行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等政策接连出台,核电产业发展将迎来关键机遇期。

  2018年12月28日,在华能集团总部,刚刚履新华能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44天的舒印彪主持召开“华能集团高温气冷堆及核电发展院士专家咨询会”。这是他执掌华能帅印后,首次就一个项目、一个产业组织召开大范围、高级别会议。

  “华能肩负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使命,建设世界首座模块式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推进产学研结合,是落实中央关于企业作为技术创新主体的有益尝试。未来持续提高低碳清洁能源装机比重,努力发展核电是华能的选择之一。”舒印彪的一席话说得沉稳坚定、掷地有声。

  目前,华能的核电项目开发也已初具规模,控股开发建设的海南昌江二期工程两台“华龙一号”机组已于2018年12月24日由国家能源局组织召开项目论证会,目前正在等待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路条”。截至2018年底,华能累计在核电产业投资约280亿元,自主开发多个核电厂址,形成了山东石岛湾、福建霞浦和海南昌江三大核电基地,并在辽宁、安徽、江西等地进行了布局。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习近平主席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的这句话再次燃起全中国的奋斗热情。舒印彪也为华能集团未来核能发展定下目标:继续发挥企业作为技术创新主体的作用,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按期实现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投产商运目标的同时,继续以重大示范工程为起点,在国家能源领域科技创新当中做好引领作用,为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作出应有的贡献。华能人正在用汗水和智慧辛勤耕耘,打造我国乃至世界核电事业版图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