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快递

我国首次电力现货交易结算在南方市场实施

时间:[2019-05-22 ] 信息来源:中电新闻网
作者: 
浏览次数:

   笔者从南方电网公司了解到,5月20日,南方(以广东起步)电力现货市场发布国内首次电力现货交易结算结果,包括190台发电厂机组、123家售电公司、3家大用户在内的广东全部市场主体参与本次结算,期间现货市场和电力系统的运行保持稳定、有序。

 
  首次电力现货交易结算平均节点电价0.263元/千瓦时
 
  “用户平均节点电价0.263元/千瓦时,夜间低谷时期平均节点电价0.082元/千瓦时,负荷高峰时期平均节点电价0.362元/千瓦时。”在南方电网广东电力调度控制中心的现货交易专席上,全国首个电力现货价格在这里形成。本次结算选取5月15日、5月16日两天为结算运行日,5月14日、5月15日两天为交易申报日,5月20日为结算结果发布日。由发电商自主申报拟出售的电量和价格,由购电用户自主申报拟购买电量,经过交易平台竞价撮合,并通过电网运行安全检验,每15分钟形成一个电价,不同地方、不同时段用电价格不同。发电商以什么价格发多少电、用户以什么价格购电,由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按照市场规律决定。
 
  “助力政府完善电力市场体系,建设高效的电力现货市场,是南方电网公司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南方电网公司总经理曹志安表示,首次结算运行是现货市场建设的重要里程碑,将有利于市场主体通过市场机制发现电力价格,更快速、更准确地反映市场实际需求、供给能力、供求变化和供求趋势,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实现资源时空优化配置,以市场方式释放改革红利、提升清洁能源消纳能力。
 
  现货交易让市场更好地配置资源
 
  位于深圳的大用户华星光电是一家半导体显示技术公司,一年用电量达20亿千瓦时。该公司环安处总监徐晓东介绍,以前企业用电每千瓦时5角多,一年电费近10亿元。按照现货市场的情况看,平均一千瓦时电能够降价4~5分钱,可以节省不少成本。
 
  以往,一家企业一个电表,一个月一次电费。现在,一家企业的用电一天有96个电价,这种动态分时电价激发了用户互动的潜力,在时间尺度上实现了源网荷互动,让精细的用户需求侧管理有了基础,客户的削峰填谷友好用电方式有了价格信号的引导。
 
  广东粤华发电公司总经理梁超表示,“以前我们是按照发电计划来安排开停机,现在我们通过报价报量的方式主动参与市场。这种转变促使我们去研究真正的负荷在哪里,更加关注市场和用户。同时也促使我们更加科学投资决策和运营管控,从整个社会来说,能够更加充分地利用和配置资源。”
 
  在火电行业,不同能耗的电厂在现货市场同台竞争,低能耗低成本的电厂将更具优势。一方面用户买电便宜了,另一方面将倒逼电厂不断降本增效,节能降耗,促进全社会低碳减排。
 
  长期参与我国电力市场化改革的知名专家、清华大学夏清教授谈道,从国际成熟电力市场看,电力现货市场是电力价格发现和资源优化配置最重要的环节。现货市场功能是为了让分时、分位置的价格信号更充分地反映电力供需情况,实现电力资源时空优化配置。“现货市场建设的目的不能简单认为是降电价,而是让价格反映电力在时间与空间上的供求关系。现货市场反映的是电力电量市场供求关系,改变了以往中长期交易只考虑电量平衡,重构了中长期电力交易体系,将极大地降低社会为电力平衡付出的成本。通过培养用户科学友好的用能习惯,获得降低社会能耗水平、提升资产利用效率、新能源消纳能力的长远改革红利。”
 
  南方(以广东起步)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走在全国前列
 
  南方电网广东电网公司副总经理陈晔介绍,现货市场建设是经济关系的重构,也是一种制度的变革,电力系统安全性、复杂性以及市场的多变性等因素决定了建设的难度,在现货市场正式运行前仍有大量的准备工作,要在保障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和电力可靠供应的前提下更好地发挥市场作用,逐步增加按现货价格结算的天数,激励和引导市场主体更加积极理性地参与现货市场建设,科学引导投资和消费,提高电力系统经济性,促进节能减排。
 
  据了解,南方(以广东起步)电力现货市场是全国8个现货试点中唯一具有区域性质的现货市场,首次结算运行将为后续南方区域电力市场建设奠定重要基础。南方电网公司将认真总结广东电力现货市场经验,按照“统一规则、统一平台”原则,加快推动南方区域电力现货市场建设。
 
  背景链接
 
  2015年,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广东省委省政府的指导下,南方电网启动了电力现货研究,成为首批8个试点地区之一。经过3年多的改革攻关,有关各方和各市场主体取得重要共识,设计了适应广东实际情况的 “中长期+现货”集中式市场模式,建成了我国首套电力现货市场技术支持系统。2018年8月,南方(以广东起步)电力现货市场率先在全国投入试运行,比国际同类建设缩短了2~4年,为全国电力现货改革提供了可参考、可借鉴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