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电联会员动态 > 电网

南网深情 点亮最后乡土

公司提前实现电网覆盖范围内“户户通电”

时间:[2012-11-16 ] 信息来源: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 
浏览次数:


10月30日,在南方电网供电区域最后通电的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大水村,丽江供电局施工人员正在进行通电前的消缺工作。
背后是险峻的玉龙雪山。

丽江供电局员工深夜从丽江市永胜县马支乌村返回,一侧是峭壁,一侧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通电前,丽江供电局员工在大水村粘贴安全用电宣传单。

马支乌村傈僳族村民李泽福听说要通电,开心得合不拢嘴。

丽江供电局员工向宁蒗县大水村的纳西族村民讲解安全用电知识。

无电人口通电最后攻坚,攀岩涉险是家常便饭。

    解决好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城乡发展一体化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要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力度,促进城乡共同繁荣。加快完善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促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形成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工农互惠、城乡一体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

    全面实施“户户通电”工程是为“三农”服务、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项重大举措,电网企业把服务“三农”放在重要位置,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近年来,云南电网公司按照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把全省无电人口通电工程作为一项重大的惠民工程、民心工程来抓,于今年10月圆满实现了全省“户户通电”的目标。在此,谨向云南电网公司和广大建设者表示诚挚的慰问和衷心的感谢!

    ——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

    必须从落实国家“三农”政策、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高度出发,深刻认识加快农电工作发展的重要意义,这是公司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的必然要求,也是公司健康持续发展、推进战略实施的必然要求。

    ——南方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赵建国

    有序推进农网升级改造工作,重点满足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生活改善的用电需求,同时重视电力普遍服务,解决好剩余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实现公司供电区域内的“户户通电”。

    ——南方电网公司总经理钟俊

    实施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和无电地区电力建设,是党和国家加快统筹城乡发展,进一步夯实“三农”发展基础,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创造良好条件的重要战略举措。

    ——南方电网公司副总经理贺锡强

    10月30日,随着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大水村的电灯点亮,云南省最后81787户、36万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得到彻底解决,这也标志着南方电网公司实现电网覆盖范围内的“户户通电”。

    11月6日,云南省人民政府给云南电网公司发来贺信,对提前2个月实现全省“户户通电”表示祝贺,对南网员工致以诚挚的问候和崇高的敬意。

    “户户通电”,是服务“三农”、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场扶贫攻坚战。这场战役,远比想象中困难。在发展经济与保护传统的历程中,思想扶贫是关键点。这一关键点的撬动,就在光明走进山乡的那一刹。(本报记者 牛国栋)

    ■核心提示

    ●通电是个伟大的工程,挖掘、保护和传承民族文化,促进经济发展,都必须从通电开始。这在许多少数民族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得到证明。

    ●按照现在的用电水平,近年来完成“户户通电”的村庄,电费收入不知何时能抵上电网建设和运维的成本,不少地方的成本收益比正在继续扩大。

    ●没有物种在封闭中进化,没有文化在封闭中发展。点亮深山的光明,是人性的必然,也是你我内心永远不能忘却的牵挂。

    ■数据

    10年来,南方电网公司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强农富农和扶贫开发政策,加大农网建设改造投入,累计完成投资1509亿元。

    2006年至今,南方电网公司直接投资57.2亿元,解决了56.32万户、225万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户均投资约1万元。

    2012年,南方电网公司在云南投资19.3亿元,解决了8.18万户、36万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户均投资超过2万元。

    在云南省贡山县独龙江乡,人口约1000户、4000余人,南方电网公司的建设投资最终将接近亿元,户均投资约10万元。

    联合策划:南方电网公司农电部南方电网报社 鸣谢:云南电网公司新闻中心、丽江供电局、永胜供电有限公司、宁蒗供电有限公司 本版摄影:牛国栋

    失落的世界

    “这种地方,来一次怕一次。这里的人就像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这日子怎么过得下去?”蔡定茂想象不出还有比马支乌自然村更恶劣的生存环境。作为无电人口通电工程建设的一名参建者,他此前曾见识过许多生存条件很差的村庄。

    而坐在我们面前的村民王荣新,则似乎早已习惯了深山里孤寂清贫的生活。他身上的衣服破旧不堪,脚板看起来有些变形,似乎从未穿过鞋子。与记者谈话间,他也面无表情,双眼凝视但目光冷淡。环顾四周,他家阴暗狭窄的堂屋中,除了两口铝锅以外,没有任何工业时代以来的痕迹。

    不过,王荣新还算勇敢,当我们走进村时,他并没有选择逃避。他的很多邻居已经远远躲开。“他们见到外人,又害怕又害羞。”村委会主任李树天说:“我们来发低保时,经常找不到人。最好的情况,也就是能找到一个男主人。”

    马支乌,云南丽江市永胜县的一个傈僳族村庄。从王荣新的家门外望去,千米深的悬崖下,是奔腾不息的金沙江水。但他从没到过江边,也没这个兴趣,平生最远的旅程也只去过村委会赶集。对他来说,祖先来到这里,“住了几千年”,这里的天地就是一切,已经足够了。他知道国家主席是谁,但说不准国家的名称,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其实不止一个国家。

    在今年以前,当地连旱三年,庄稼颗粒无收。王荣新和其他村民一样,靠吃国家的救济粮度日。但即使好的年景,地里的收入也不会超过500元,最主要的保障还是国家发的低保金。即使如此,很多人依然“顽固”地坚守着祖先的家园。在滇西崇山峻岭间的公路旁,时常能看到政府兴建的移民村。大山深处的村民,有时经不起政府工作人员的“软磨硬泡”,下山住进免费的移民村。但不久之后,很多人就再次搬回深山,对山外世界的莫名畏惧与压力让他们不堪重负。

    但也有人选择了离开。四年前,王荣新的弟弟王荣富鼓足勇气,走出深山,从此再没回来,也就和家人断了联系。这样的情况在村里并非个例,走出深山的人,很少会再次返回故乡,放飞的游子如离线的风筝般从此断了线。

    对于这里的“户户通电”,其实有很多人认为不值。户均数万元的投资,点亮一盏节能灯,对于早已习惯了火塘里摇曳光影的王荣新来说,吸引力并不像外界想象那样明显。搬电杆,挖基坑一类的工作,给他钱也不干。通电虽然好,但也用不着太过热烈地欢迎。而且,村子里总有像王荣富一样选择离开的人,总有最终定居在移民村的人,谁也说不清,随着岁月的流逝,这样的村庄会不会慢慢消失。

    更何况,很多村民还有搬家的习惯,在某个山头耕种时间长了,土地变得贫瘠,就换一个山头,烧掉林子再开一块田。搬家时,带着锅碗被褥,换到新的地方,用石头泥土加上茅草,很快可以垒起一座新房。这样的习惯在“户户通电”工程中,给政府和供电局的数据统计工作带来许多变数。好不容易实现了户户通电,万一他们再次搬走了呢?

    历史的传承

    丽江,大研古镇,灯火辉煌,游人如织。俗话说,不到丽江不算到云南,不听纳西古乐不算到丽江,不听宣科演讲不算听过纳西古乐。83岁的宣科老先生,发掘整理的纳西古乐蜚声中外,许多国家领导人、外国政要都曾是这里的座上宾。人们惊奇地发现,悄然流传在丽江少数民族中的音乐,竟和那个让我们心动不已的大唐盛世有着最直接的联系。

    10月底,在宣科家中,我们从音乐聊到宗教,又从文化谈及经济,并谈及边远山区的发展。“首先要把思想打通。”宣科说,“南方电网现在做的,完全是贴本生意,按企业经营的观点来看,好像是很傻的行为。但把时间拉长,就可以发现,通电是个伟大的工程,挖掘、保护和传承民族文化,促进经济发展,都必须从通电开始。这是我们很多少数民族的发展过程已经证明了的。”这位解放前参加过边纵作战的老战士说,“以前解放,是为少数民族做好事;现在通电,也是为少数民族做好事。”

    云南少数民族众多,满腹经纶的宣科也说不清当地各民族究竟从何而来,更不用说具体到马支乌60户傈僳族村民的历史传承了。但在云南很多少数民族口口相传的神奇故事里,都映射着华夏历史的点滴片段。中原的诸多往事,像浮丝一样,若隐若现地飘浮在他们的历史传说中。“我们是手足同胞,血脉相连。”宣科说,“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和以后。”

    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感,一直在各民族中间传递。10月下旬的一天夜里,模糊的月光中,我们走在深山里狭窄的小道上。“经常出差、加班、半夜走山路,刚开始有点恼火,想不通我们为什么要搞这种通电工程。”永胜供电公司计划建设部副主任白建平经常在大山里奔波,自己辛苦不说,还不能照顾家庭。“但走进村子,看到乡亲们对通电的热切渴望,责任感又油然而生,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电架通。等到电通了,他们端碗水来给你喝,说声谢谢,那时候眼泪真的会掉下来。”

    通电了,变化很快来临。李树天告诉我们,到目前为止,还听说过通电的村庄再次搬迁的情况。“最大的变化是电视机带来的。”李树天走遍了村委会所有自然村,能叫出每个户主的名字,“落后地区的群众,其实对外面的世界又憧憬又害怕,他们不愿意接触陌生人,电视机是他们了解外界最好的工具。有的村民甚至省着猪油吃,也要攒下钱来买电视。”

    而有了电视机的村庄,发展明显快于未通电地区,外出打工的、栽种经济林果的也越来越多。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一些山区的林果产业发展势头旺盛,电烤房又提供了便捷的加工途径,部分村民年收入已达数万元。随着道路的逐步修建,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深山居民最终只能移民的观念——前提是包括通电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

    而对于原本经济条件稍好一些的无电村来说,通电,更是期盼已久的盛事。“在这些地方,我比县长还受欢迎。”说起受村民欢迎的场景,白建平颇为得意,“老百姓看见你帮他们办实事,杀鸡宰羊请你喝酒,你不认真喝他们还不高兴。”

    10月底的一天,在宁蒗县大水村,很多村民蹲在变压器旁看工人施工。宁蒗供电公司的李昌平告诉他们:“等消缺完成,把你们每家每户的电路检查一遍,就可以通电了。”此时,64岁的纳西族老大爷和布若背着双手走了几步,俨然一副领导模样,他点点头说:“电来了,有个开关,想用就开,不用就关。嗯,很好!”

    责任与追求

    很多人难以想象,为什么中国发展这么多年,还有不通电的村庄?通电为何这么难?

    记者一行在滇西的崇山峻岭中穿行,探寻答案。在金沙江,在怒江,在独龙江,两侧的山峰犹如刀削斧劈,不时能看到一排孤零零的电杆翻山越岭,蜿蜒进入大山深处。施工人员告诉我们,因为地形艰险,传统方式根本无法将水泥杆运进深山,不得不大量架设以前只在主网施工中使用的索道。在马支乌村,索道架设的成本就已经超过20万元。

    丽江供电局宣传专责巴晓华曾经跟随一根电杆“前往”大水村,先是用农电车、“炮车”(一种像炮架一样的运输工具)在狭窄的山间土路上搬运,然后用拖船和铁浮桶在金沙江上拖行,之后再用索道从空中往山上拽,最后再用绞磨拖到目的地。“一根1000元的电杆,经过一个星期的‘海陆空’旅程,到了目的地,成本已经超过8000元了。”巴晓华说。

    而高昂的投资和艰险的施工,也许点亮是只是几户村民的电灯。分散在大山深处的一个个村落,由于传统习俗等原因,不愿或不能离开故土时,就只能为他们架设专线。大水村地处偏远,沿着金沙江边峭壁使用的电杆共达400多段,最终也只能点亮70户人家的电灯。而大水村和很多无电村比起来,还算是一个大村。相关人士向记者算过一笔账,按照现在的用电水平,近年来完成“户户通电”的一些村庄,电费收入不知什么时候能抵上电网建设和运维的成本,不少地方的成本收益比正在继续扩大。

    面对这样的局面,通电,无法计算成本。否则,煤油灯或松树明子,依然将在大山深处的夜晚摇曳。要尊重每一个民族和个体的发展权利及传统习俗,就只能在高昂投资下实施“户户通电”工程。

    当责任变成行动,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南网不进来,户户通电,想都别想。”丽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忠义,也担任着丽江市无电人口通电工程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他说,南网进入丽江之前,地方电力企业实力很弱,电力建设欠账非常严重。“南网进来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6年来,在不计算500千伏送出工程的情况下,南网在丽江的电网投资比此前50年投资的总和还翻了一番。

    对于南方电网公司来说,这是近乎没有任何经济收益的投入。当分散于大山深处的许多村落组合起来,建设和运维成本就成了巨大的数字,对企业的经营是不小的考验。

    据统计,自2006年国家实施无电人口通电工程以来,南方电网公司直接投资57.2亿元,解决了56.32万户无电人口用电问题,户均投资约1万元;2012年在云南电网的户均投资则超过2万元;在云南怒江州贡山县的独龙江乡,最终户均投资更是接近10万元。而且,“户户通电”工程,必须要有强有力的网架支撑。南方电网公司农电部副主任梁学良表示,电网网架的建设有其规律性,在加强主网建设的基础上,近年来公司在农网上的投资一直在加大。10年来,南方电网公司在农网建设改造上的投入累计已达1509亿元。

    这种投入,体现为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正是为了这份责任,在巨大的经营压力下,2012年,南方电网公司投入3万余建设大军和高额的成本,提前两个月完成了供电区域内的“户户通电”。

    不让一个兄弟民族在发展中掉队,让每一个公民实现有尊严的发展,建设好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一步,正在坚实地迈出。

    记者手记:不能忘却的挂牵

    不仅是白建平,很多供电员工,都在无电自然村通电的那一刻,潸然泪下。

    煤油灯、松树明子、三脚铁架下的火塘,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童年的回忆,绕不开那清贫而温馨的氛围。电灯、电视、汽车,曾经就像天堂一样是美好的幻想。

    当一代代人走出乡村,走出贫困,幸福的指数未必成倍增长,财富的累积也许并非最值得珍惜,而知识的汲取,对世界的认知,也许才是人们最不愿放弃的牵挂。无知和愚昧,谁也不想拥有。

    曾经,面对列强的欺凌,不少人却依然顽固的因循守旧。作为后人,我们不能苟求古人,环境与教育,是个人与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我们不能指望每个人超越所处的环境与时代,当然,我们更敬佩那些勇立时代潮头的英雄。

    身为公民,每个人都有平等的认知与选择的自由。时代的发展,人性的光芒,必然要在自由与平等的世界才能闪耀。

    “户户通电”,从当下具体发挥的作用和改变来看,似乎微不足道。但对于当地村民的人生历程和认知水平,则是重大的转折;对于公众价值的普遍期望,更是必然的选择。唯其如此,他们才能逐步寻求平等的认知机会,才能获得起码的信息资源,才能逐渐进行理性的抉择。

    实践已经证明,科学技术的一日千里,经济水平的显著提升,在改善生活的同时,正在更有效地传承和发展着传统的民族文化。

    没有物种在封闭中进化,没有文化在封闭中发展。点亮深山的光明,是人性的必然,也是你我内心永远不能忘却的牵挂。 (牛国栋)

    记者亲历:在这里读懂山高谷深

    此行采访之前,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南方电网公司尤其是云南电网公司的无电人口通电工程,在我脑海里定格为两个词,一个是“山高谷深”,一个是“攻坚克难”。

    但在真正到达那些施工现场之前,这两个词还仅仅只是停留在纸上,没有血肉,无法触摸。直到一路风尘,从高速公路到柏油路再到乡间黄尘滚滚的泥石路,从海拔4350米的雪山丫口到海拔1600米的金沙江干热河谷,直到现代文明已被远远地抛在身后——这个时候,因为与山、与人、与事近距离的接触,这两个词才渐渐开始有了质感、有了温度。

    金沙江在深深的谷底静静地流淌,炙烈的阳光下,壁立高耸的大山投下深黑的阴影。三三两两的人家,像一个个小小的火柴盒,要么隐在山坳,要么挂在山腰,要么浮在山巅。于是,“山高谷深”这4个字,不但强烈地冲击着我的感官,更镌刻进了我心里——如果那里面也有一张纸,这4个字一定力透纸背。

    然后,我在一个个尘土飞扬的施工现场,看到了一张张晒得黝黑的面孔,他们各有各的名字,各忙各的工作。但在当地人眼里,他们又都可以冠以同一个名字:“南网人”,因为他们头顶印着深蓝色“南方电网”标识的安全帽,因为他们几个月来共同奋斗着的同一个目标——为南方电网覆盖范围内最后的无电人口通电。

    徒步7个多小时,往返丽江市永胜县东山乡河东村委会马知务村民小组,一路都是弯曲陡峭的山路。即使轻装上阵,走到最后也已不想再多说一句话,耳畔只剩下自己粗重的喘息声。

    回程时天黑了,还好,天空中升起一轮圆月,我们的影子被拉长,映在一边的崖壁上,不足40厘米宽的山路另一侧,是几十米深的悬崖。我很难想象,那一根根9米杆、10米杆、12米杆,那一盘盘沉甸甸的导线,那一件件塔材金具,如何在这样的山路上一步步往前运送?虽然一路在架设索道,但索道的尽头,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必须靠人力。更何况,很多地方,根本没有条件架设索道。“攻坚克难”,我想,这就是答案。

    或许,这个词他们根本没有去想,或许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他们只是默默地,用行动在书写。

    1924年,美国《纽约时报》记者问英国登山家乔治·马洛里:为什么要登珠穆朗玛?他回答:因为山在那里。

    一路采访、一路看过许多之后,先前的“山高谷深”、“攻坚克难”,已经不能触及这场高山峡谷中的攻坚战的内核。所见所闻,最后凝结成4个沉甸甸字:社会责任。

    如是我闻。 (万迎春)

    最艰难的一场硬仗
   山地占全省总面积94%,无电人口最多,云南电网打赢“户户通电”攻坚战

    10月30日,当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隐没在大山背后,坐落在金沙江峡谷的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拉伯乡拉伯行政村大水村70户纳西族同胞满脸欣喜,平生第一次沐浴在电灯带来的光明中……至此,云南剩余无电人口通电工程全面告捷。

    就在这一天以前,云南,还是全国6个尚未实现“户户通电”的省份之一。

    山区、半山区占全省总面积的94%,无电人口南方五省区最多且居住分散,电力基础设施薄弱……客观的自然条件和社会发展状况,使得云南成为南方五省区通电难度最大的省份。

    今年以来,南方电网公司把解决云南剩余无电人口用电问题作为攻坚任务,云南电网公司更是秣马厉兵,举全公司之力,采取有力措施攻坚克难。

    一项“没有商量”的硬任务

    今年2月29日。昆明。春寒料峭。从西伯利亚迁徙而来越冬的红嘴鸥还在滇池缱绻,不肯离去。

    一场决战云南剩余无电人口通电工程的攻坚战,即将打响——就在这一天,云南电网公司召开云南省无电地区无电人口全面通电工程动员誓师大会,全力冲刺“户户通电”。

    “今年内实现全省无电地区无电人口‘户户通电’的目标,是一项‘没有商量’的硬任务,要从讲政治、讲责任、讲奉献的高度,攻坚克难,务期必成。”云南电网公司总经理廖泽龙的讲话,掷地有声。无电人口通电工作,被云南电网公司列为今年的两大核心任务之一。

    2005年,云南电网公司业已启动无电地区无电人口通电工程建设,2008年开始加大了投资力度。截至2011年末,累计投资34.58亿元,开展了9批次工程建设,实现无电人口通电31.93万户,全省户通电率达到99.2%。2011年,实现了全省行政村“村村通电”。今年初,云南省还有近8万户尚未通电。这些无电人口主要分布在昭通、丽江、普洱、怒江、大理、临沧等10个州市。

    和以往相比,今年的最后未通电户居住更加分散、无电地区自然条件更加恶劣、交通更为不便、工程造价也更高,资金投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19.3亿元。

    “为确保完成任务,云南电网公司采取了与政府部门通力合作的方式,两条线协同并行,即,公司采取措施保证工程的进度、质量和安全,政府相关部门负责无电人口通电工作的宣传、监督、协调。”10月26日上午,云南电网公司副总经理郑之茂向本报记者介绍,具体而言,就是在公司内部成立工作领导小组,建立公司领导挂钩督导机制,逐级签订责任书,明确工程完工时间;对外则加强与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汇报沟通,建立工程建设“绿色通道”,形成“政府监督指导、企业全面负责”的项目建设机制,为工程建设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鉴于攻坚工程分散在全省10个州市,点多面广、参建队伍多,为避免工程出现管控盲点,云南电网公司不仅在管理规范化上下足了功夫,还在任务特别重、攻坚难度特别大的项目点增派了指导员,部分攻坚难度特别大的州市、县级供电局成立了“党员突击队”、“攻坚突击队”,集中优势兵力,重点突破、难点突击,成效显著。

    多管齐下、措施得力,云南电网公司如期完成了无电地区无电人口“户户通电”工程建设任务,并已取得各地方政府无电人口通电的确认证明,目前正配合云南省政府相关部门再次开展排查确认工作。

    一位供电局长的3种身份

    丽江,全国唯一拥有“文化、自然、记忆”3项世界遗产的地级市,世人眼中的浪漫之都。浪漫丽江,却也因为山高谷深、剩余无电人口居住分散、电力体制原因及历史投入不足,成为云南剩余无电人口通电工程最后的决战场。

    “没想到条件这么艰苦。”10月上旬,南方电网公司农电部副主任梁学良从丽江无电地区通电项目施工现场回到广州后,连连感叹。“越野车在鹅卵石滩上跳着走了5个多小时,才到达一个索道架设点。”

    工程物资的运输,是云南剩余无电人口通电工程中最大的难题。

    开山修路、架设索道、人挑马驮……一根根电杆、一盘盘导线、一台台变压器,以一种原始与现代相交织的方式,越过大江大河、跨过高山峡谷,一路艰辛运抵大山深处。仅丽江市永胜县东山乡一个120户的傈僳族无电村,就架设了16条索道。据有关人士介绍,其他州市10千伏以下无电人口通电工程中没有使用过索道,丽江是个例外。

    王林,云南电网曲靖供电局宣威供电公司工程部主任,受云南电网公司委派,今年5月来到丽江,担任丽江无电人口通电工程指导员。此前,他曾来过丽江古城、去过泸沽湖,印象中的丽江美不胜收。此番奔赴一个个施工现场后,有着13年农网建设经验的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丽江:“山高坡陡、土质疏松,雨季大面积滑坡、塌方,修三天路干两天活……没有见过如此艰难的工程。”

    于是,有的施工队不惜交付高额违约金,甩手走人,临走时丢下一句话:“这根本不是人干的活。”

    尽管困难重重,在今年10月30日以前全面解决丽江市剩余无电人口通电问题的艰巨任务面前,丽江供电局局长段荣华还是显得胸有成竹:“难肯定是难,但我们有信心。”

    可以说,段荣华的信心,来自于他的另外3个身份:丽江市无电地区无电人口全面通电工程指挥部副指挥长,中共云南电网公司丽江供电局委员会无电地区无电人口全面通电工程建设“党员突击队”队长,丽江供电局无电地区无电人口全面通电工程建设“攻坚突击队”队长。

    段荣华的这3种身份,诠释出丽江无电人口攻坚战的有力举措:今年3月初,丽江市成立了以副市长为指挥长、市供电局局长等为副指挥长的丽江市无电地区无电人口全面通电工程指挥部及领导小组,按照《丽江市无电人口通电工作实施方案》,落实人员、落实责任、落实物资,全面组织开展无电人口通电工程建设。到了9月、10月工程攻坚阶段,丽江供电局向施工难度极大、施工进度滞后的部分项目点增派了“党员突击队”和“攻坚突击队”,进驻现场攻坚克难,工程不完不撤出。

    10月30日,丽江20682户无电人口通电问题全部解决。“可以好好睡个觉了,”说着,段荣华的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微笑。

    一份沉甸甸的收获

    通电给当地群众带来的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显而易见;看不见的或是短期难以见效的,是通电后当地群众思路的拓展和观念的变化,而这种改变,往往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通了电,山区群众得以看到外面的世界,这不仅丰富了他们的文化生活,更能通过现代文明和文化理念潜移默化地影响、改变他们固有的一些狭隘观念,这对他们今后的发展意义重大。”李果,丽江市永胜县副县长,此时已在谋划通电后如何加快当地发展。

    杨忠义,丽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丽江市无电地区无电人口全面通电工程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谈及南方电网公司无电人口通电工作,他反复强调3个字:“不得了。”

    “解决无电人口通电问题在丽江历史上是空前的,再过10年、20年,这些通电的地方也不会给电网企业带来利润,”杨忠义说,“这是央企讲政治的表现,是真正的民生工程。”据测算,丽江一户通电成本最高的无电户,投资高达30万元。

    社会效益优先,彰显央企社会责任。南方电网公司无电人口通电工作,无疑为此写下了最好的注脚,这也正是贯彻党中央农村工作精神的具体举措。坚持工业反哺农业,促进城乡共同繁荣,才能让广大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共同分享现代化成果。

    对电网企业而言,这也绝非只是简单的付出。“通过这项攻坚任务,我们的心中有了沉甸甸的收获:锤炼了员工队伍,凝炼了吃苦耐劳、勇于奉献的精神,拉近了员工与群众的距离,让员工从内心深处真正懂得了心系群众、心系客户。”郑之茂说,这些,不论对员工的个人成长还是对企业的长远发展,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这也是一个心路历程,”姚捷说,“几十亿投资带来的社会效益,不可限量。”(本报记者 万迎春)

    攻坚故事:挂钩督导不轻松

    领导挂钩督导机制是云南无电人口通电工程得以顺利实施的有力保障。

    采访中了解到的一位县级供电局领导班子成员的挂钩督导故事,可以窥一斑而知云南电网公司此举之全豹。

    沙学军,丽江宁蒗供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一位面庞黎黑、健壮爽朗的小凉山彝族汉子。10月31日下午,在金沙江边的宁蒗彝族自治县拉伯乡拉伯村委会,说起6个多月来的无电人口通电攻坚工作,他一脸的不轻松。

    “头疼呢,有时候晚上都睡不着。”今年4月工程刚开始,沙学军挂钩5个乡镇;9月,调整为现在的挂钩一个乡。现场安全管控、督导工程质量和进度、及时协调当地施工环境、解决存在问题,这些,都是他的职责范围。

    半年来的无电人口通电攻坚战,有两大困难让沙学军感受至深:一是物资运输困难;二是协调难。后者,是让他经常感到头疼的原因。工程刚开始不久,他就遇上了一件头疼的事。

    4月的一天,沙学军接到一个电话,是正在宁蒗大兴镇朱龙河村下村施工的施工队打来的,“上村和下村的人要打起来了,你赶快过来看看吧!”他十万火急赶到现场,只见下村的七八个村民正与从山上下来的10多个上村村民吵得不可开交。

    “你们有电用,就不管我们了?!”上村的村民越说越生气,脸都涨红了。

    “电杆要栽在我们地里,就不行!”下村的村民不依不饶。

    双方剑拔弩张。村长来协调过两次,但都未果。原来,按照设计规划,施工队要在已经通电的下村立两根电杆,这样,上村很快就可以通电了。眼看就要过上有电灯照明有电视看、有小粉碎机和脱谷机减轻劳动强度的生活了,上村的村民们非常高兴,“等了几十年,终于要通电了。”不曾想,近在咫尺的大喜事,却因为栽两根电杆而搁了浅。

    沙学军问明原委,把情绪激动的双方劝开,然后跟下村村民讲起了农网改造的政策、程序,讲起了无电人口通电工作的相关政策和精神,晓以大义、动以真情,“大家都是乡亲,你们有电用,不顾别人可不行。”渐渐地,下村村民的气消了,做出了让步。

    “就靠嘴皮子磨,”沙学军说。有时候,磨嘴皮子也未必能奏效,必须协调当地政府部门出面做工作,“还真是不容易。”

    宁蒗县有12个民族,无电人口多分散居住在金沙江沿岸的高山峡谷,大山圈住了人们的视野,也禁锢了人们的思想。沙学军说,“每到一地,都要耐心地跟群众讲政策、摆道理、拉家常。”他的话一点点,打开了那些大山深处紧闭的心扉。

    10月30日,宁蒗13212户无电人口全部实现通电,圆满完成攻坚任务。

    峡谷中的“眼睛”

    丽江市无电人口通电工程最艰难的关键时刻,丽江供电局成立了无电人口全面通电工程建设“党员突击队”,9名平均年龄34岁的队员临危受命,立即奔赴“啃骨头”式的施工现场,“保安全、保质量、保进度、保落实”,工程得以快速推进。

    25岁的王磊,就是这9名“党员突击队”队员中的普通一兵。

    “二德么、马知务、茂珠代、佐罗代、细梭罗、摩绍基……”25岁的王磊流利地一口气背出了自己所负责的8个台区施工点的名称,听起来像是在唱歌。“两个多月前刚到项目部时,我就是用唱歌的方式来记这些地名的,太拗口了。”

    10月29日,正午的骄阳下,在地处金沙江河谷的丽江市永胜县无电地区电力建设东山乡项目部,我见到了丽江供电局派驻施工现场的“党员突击队”队员王磊。

    个子将近1米80、略显瘦削的他胡子拉碴,晒得有些黑红的脸上带着疲惫,一身灰色的工作服沾着些许机油和泥土。见我注意到他脚上那双已经旧得不成样子的棕色皮鞋,他有些不好意思,“好久没回家了,来的时候匆忙,没顾上带鞋……”8月21日,“党员突击队”成立;8月22日,王磊已经赶到154公里外金沙江畔的施工项目部。此前,他在丽江供电局系统运行部从事调度工作。

    王磊现在的任务,是保证工程按期、安全、优质完成。具体而言,就是在施工现场监督、控制工程进度节点、汇报工程进展情况、协调青赔和物资材料供应等。按照局里的要求,工程不完不回撤。“每天跟方方面面的人接触,锻炼很大,”言语间,王磊显得比同龄人多了一份沉稳。

    王磊的“责任田”包括永胜县3个乡镇的70多个无电项目施工点,其中20多个难点、重点施工点,需要经常跑。早上7时半起床,8时准时出发,近一些的点一天可以跑两个;远一些的点,一天只能一个来回。不时地就要走夜路,电筒成为他的随身必备品。

    两个多月的边学边干、摸爬滚打,王磊完全进入了角色,像“眼睛”一样紧盯工程进度和工程质量。如今,他已经能够回答工程的相关专业问题。“诚实,能吃苦。”这是同事和领导对他的评价。

    从小在昆明长大,王磊其实没吃过什么苦。然而,凭着“党员突击队”队员的使命感和年轻人的一股子闯劲,他很快熟悉了工作环境,工作渐入佳境。

    “最高兴的事,就是收到短信,告知又一个台区已经投运、供电正常。”王磊说着,脸上浮起开心的笑。“10月20日以后,天天有短信,意味着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再过一段时间,扫尾工程全部结束,王磊就可以回家了。他的家在丽江,年轻的妻子已经怀孕两个多月。

    “很想她。”说着,他把目光投向金沙江对岸的高山。丽江,就在那高耸巍峨的群山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