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电联会员动态 > 电网

“风火”出疆 2016年新疆外送电量超25亿度

时间:[2017-01-12 ] 信息来源:亮报
作者: 
浏览次数:

  日前,国务院审议通过《西部大开发“十三五”规划》,李克强总理指出,西部开发要增强可持续发展支撑能力,必须紧紧抓住基础设施和生态环保两大关键。电力是重要的基础设施。受限于经济发展,新疆自治区电力富余,电力援疆要将富余电送出去,让全国统筹消纳。这关系着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和边疆地区的长治久安,意义重大。
  2016年,通过电力交易的方式,电力援疆实现新疆外送电量超过25亿度,不仅极大促进了当地能源消纳、拉动了新疆GDP增长,也助推了中东部援助省份的节能减排,实现了多方共赢。本报记者多方采访,为您还原疆电外送“风风火火”闯九州的曲折故事。

  1
  新能源有了新市场
  新疆哈密。国电电力新疆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场长冯文新正在一座故障风机旁组织工作人员检修消缺。冷风如刀,零下十几摄氏度的气温,冻得他脸颊通红。
  作为新疆九大风区之一的哈密东南部地区,风能资源良好。2016年12月30日,国电电力新疆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220千伏国电景峡东风电二场投产并入哈密电网,该风电场的顺利投运,对于促进当地新能源产业发展、改善能源结构、推动地区社会建设及地方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目前风电设备运行良好,风机也在分批调试中,已经有50多台风机调试完毕,具备发电能力。风电场以‘两站一汇集’的形式建设,就是两个110千伏变电站,汇入一个220千伏变电站,再由220千伏变电站送至烟墩750千伏变电站,最终汇入哈郑直流,送至疆外,咱们这个景峡分场也是一个疆电外送项目。”冯文新介绍说。
  冯文新是地地道道的新疆人,2013年就来到哈密,从事与疆电外送相关的工作,2016年,他听说新疆自治区提出电力援疆的政策,感到由衷高兴。
  “这下新疆的富余新能源又有了不小的市场。”冯文新说:“对于新能源来说,2015年、2016年上半年是一个寒冬,消纳情况不容乐观,有电力援疆项目之后,我们的电能可以更多地送往全国各地。”
  哈密电网作为疆电外送的桥头堡,是电力援疆的重要通道。据了解,目前哈密电网装机容量1844万千瓦,其中风电装机550万千瓦、光伏240万千瓦,占全新疆总装机容量的比重在60%左右。
  之前,新疆新能源发电发展迅猛,加上本地电力消纳能力较低,导致电力过剩,弃风弃光严重,大大延长了新能源投资项目成本回收年限。电力援疆有助于新能源发电企业度过“寒冬”,使新能源电场多发甚至满发。对此,冯文新举了一个例子:正常情况下,国电景峡东风电场发电实时功率为14万至15万千瓦,通过电力援疆政策加大外送电量后,实时发电功率可增长到20万千瓦,甚至达到满发状态,满发时实时发电功率可达30万千瓦,这将极大提升风电场经济效益,缩短投资成本回收年限,对当地就业也大有裨益。
  数据显示,2016年,电力援疆让全疆13个地州的27家火电企业和337家新能源企业受益,提升火电平均利用小时数194小时、新能源平均利用小时数27小时。

  2
  “电力天山”外送难
  和冯文新所在的风电场一样,在新疆,很多发电企业觉得日子越来越好过了。
  2016年4月,国网新疆电力公司收到了一份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的文件,文件的名称是《转发自治区经信委关于跨省外送电工作方案的通知》。同时收到文件的,还有湖南、北京、上海等13个省市的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新疆自治区经信委、发改委领导带领相关人员多次赴上海、浙江、广东、湖南、湖北、江西等13个援疆省市,为的就是考察相关省市的电力市场需求,准备开展跨省外送电对接工作。
  是什么原因让新疆自治区相关官员赴多个省市奔走?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改委的一份资料表明,凭借本地的资源优势,新疆已筑起一座“电力天山”: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880多万千瓦,稳居全国第一;风电装机容量逾1700万千瓦,在全国排名第二;火电发电能力4435万千瓦,在全国排名第十,目前新疆发电装机容量已达7724万千瓦。
  新疆能源资源富余,受限于经济发展,电力消纳难度进一步加大。2016年2月17日,在新疆自治区政协举行的“新疆特高压电网建设及电力消纳”对口协商座谈会上,自治区经信委副主任彭季分析,电力消纳困难的主要原因有区外和区内两方面。区外方面,全国电力供应能力充裕,用电需求增长乏力,加大了疆电外送的难度;区内方面,近年来新疆装机增长快于负荷增长,产业化用电减少,在新常态下新疆重化工产业发展减速,钢铁、水泥等高耗能产业用电负荷持续下滑,新能源超常规发展也影响了电力消纳。
  据统计,截至2015年四季度,新疆有820万千瓦风电机组和100多万千瓦的光伏电站集中投产发电,同时,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约有984万千瓦火电项目投产。
  此外,疆电外送市场受阻也让本就难消纳的新疆电更加雪上加霜,受内地电力需求减弱和电煤供应价格大幅度下调等因素影响,2015年仅完成疆电外送电量286亿度,与2015年年初确定的359亿度外送目标相差73亿度。
  一系列原因让新疆外送、内供电能消纳空间缩减,电能供需严重失衡,发电企业全面亏损,经营异常困难,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增大。
  疆电外送,迫在眉睫。
  2016年6月,新疆自治区经信委、发改委领导赴各省调研的结果出炉,他们认为,选定湖南、湖北、江西、上海、江苏等13个省市作为电力援疆省市,原因是它们都是电力消费和生产大省,电力需求增速较快,发电能力增长较低,属于我国电力负荷中心区域,具备一定的接纳能力。
  2016年9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批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同时,新疆自治区政府提出通过消纳新疆电能作为援疆工作补充升级,以市场化方式确定电价的“电力援疆+市场化”方案促进新疆电能外送消纳,实现各方共赢。

  3
  “风风火火”闯九州
  根据双边政府框架协议,2016年,国网江西电力购入国网新疆电力省间电量计划3亿度。全程参与这一交易的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交易一部的谢文对此记忆犹新。“2016年9月,北京电力交易中心收到江西省政府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签订的框架协议,这也是电力援疆的第一笔交易。”
  与此同时,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也陆续收到了其他省市的框架协议。2016年9月7日,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在交易平台发布公告,开展第一批新疆送往江西、天津、江苏的“电力援疆”挂牌交易,共15亿度,宣告多方共同推动的电力援疆正式实施。
  然而,并不是说有了框架协议就能马上安排疆电外送。“西北的输电通道当时基本都是满的,没有富余的通道给他们用,因为通道剩余是对资源的浪费。新疆的电一下子来了很多,需要很多通道,交易安排非常困难。”谢文说。
  每年进入六月以后,长江及主要支流都将陆续进入汛期。“当时送华中通道都为满足四川水电外送而排满了,清洁能源外送要优先满足,临时改变非常困难。”谢文说,2016年以来,省间壁垒比较严重,多以消纳本地电为主,消纳新疆电多是靠政策推动,疆电外送面临巨大压力。
  到了2016年11月,四川水电外送需求减弱,北京电力交易中心进一步优化调整交易安排,充分挖掘富余通道空间,统筹协调送电资源和市场主体,优先满足了电力援疆送电需求。
  多方协调,竭尽全力,全国一盘棋,使原本“窝屈”的疆电得以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大江南北。
  作为新疆电力交易中心主任的房忠,如今想来,电力援疆的每一笔交易都令他难忘。他说:“在电力援疆过程中,国网新疆电力扮演着具体实施者的角色。2016年11月,新疆的电穿越国家电网辖区的西北、华中地区,通过江城直流送达惠州、进入广东,国家电网公司与南方电网公司的交易中心、调度机构密切协作,使得10亿度合约全部落实。这也是2016年最大的一笔单体合约。”
  “广东的市场化程度较高,且地处祖国西南,而我们在西北,这在以前是绝不可能的。有了特高压电网以及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电力交易平台,疆电跨越千山万水送至广东才能变为现实。”房忠说。

  4
  通道!还是通道!
  2016年,新疆的风、光、煤等化身为电能,“风风火火”闯九州。
  疆电经过750千伏线一、二通道和天中直流通道,再通过宁东、灵绍、灵宝、江城直流等省间通道转送至各省市。外送途经穿越国家电网西北、华北、华中、华东等四个大区以及南方电网。
  2016年,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在电力交易平台通过挂牌交易方式,先后组织了10次“电力援疆”市场化交易。新疆超过360家发电企业参与,其中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企业超过90%,分别完成新疆送江苏8.82亿度、送江西1.18亿度、送天津2.01亿度、送广东10.05亿度、送北京3.01亿度,合计交易电量25.07亿度,其中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电量约2.8亿度。
  电力援疆实现了新疆本地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转换,实现了全国资源的优化配置。就受端而言,实施电力援疆有效促进了当地能源结构调整,提升了清洁能源占比,减少了燃煤污染排放,改善了环境和空气质量。
  一组数字能够证明:电力援疆电量通过特高压天中、灵绍、锦苏直流、灵宝直流等省间输电通道送至相关省市,促进了新疆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化,拉动新疆GDP增长约92亿元;同时利于中东部援助省份节能减排,减少当地二氧化碳排放量197万吨、二氧化硫排放量6万吨,实现了多方共赢。
  业内人士这样评价电力援疆取得的成果:一是有效缓解了电能消纳矛盾,二是初步形成了完整有效的工作机制,三是激励政策在磨合中逐步到位,充分体现“谁落实、谁受益”,四是促进了新疆电力行业的规范发展。
  据国网新疆电力公司数据显示,2017年,国网新疆电力将配合新疆自治区建立“高层引领、地区协动”的工作模式,采取“立足本年度、规划‘十三五’”的工作方针,进一步缓解新疆电力供需矛盾。
  “电力援疆规模能做多大,输电通道是关键。目前,新疆境内的外送通道天中直流和其他交流外送通道都已达到满送的状态,外送能力有限,制约着疆电外送电量。”谢文说。如今,电力出疆通道与甘肃、青海等兄弟省共用新能源外送通道,导致新矛盾不断出现,送出通道亟待统筹协调。
  对此,房忠也坦言:“全国经济下行,各地电力需求不旺,发电行业亏损面逐渐增大,扩大疆电外送规模难度较大。在目前输电通道有限的情况下,通道统筹利用难度很大,如果疆电外送通道建设提速,外送能力将大幅提升。”
  记者从新疆电力交易中心了解到,国家发改委已将电力援疆作为解决新疆新能源弃电、促进新疆新能源健康发展的具体措施,国家电网公司也将出台进一步加强支援新疆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支持电力援疆市场化外送,扩大市场交易规模。新疆自治区政府也力争将电力援疆列入“十三五”产业援疆目录。
  “十三五”期间,新疆将陆续投产建成准东五彩湾至华东皖南、准东至成都、伊犁至湖北三条±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及库车—巴基斯坦±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届时疆电外送能力将达5000万千瓦,满足新疆电力大规模外送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