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电联会员动态 > 电网

国家电网2016电力援疆纪实

时间:[2017-02-07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日前,国务院审议通过 《西部大开发“十三五”规划》,并指出,西部开发要增强可持续发展支撑能力,必须紧紧抓住基础设施和生态环保两大关键。电力是重要的基础设施,电力援疆就是要将富余电送出去,全国统筹消纳。

  忆往昔,驼铃声声,帆影幢幢,中国的古代文明由这里走向西方;抚今朝,蜿蜒徐行的驼队已化为根根高耸的线塔,九桅十二帆的宝船也被经济高效的电网工程所取代。新疆丰富的资源被转化为电能,强劲的电流在头顶的条条电缆中漫卷奔流,不仅浸润着新疆大地,还慷慨而恢弘地灌溉远方。

  2016年,通过交易的方式,国家电网公司电力援疆实现新疆外送电量超过25亿千瓦时,不仅极大缓解了当地能源消纳、拉动了新疆GDP增长,也助推了中东部援助省份的节能减排,实现了多方共赢。蜿蜒前行的电力天路,雄心壮志的电力建设者,直指新疆的内心和未来。神奇、瑰丽的西部板块,在蜿蜒的钢轨与线缆的滋养下,已焕发出和谐、平衡与强盛的光亮。   

  新能源的新市场

  新疆哈密。国电电力新疆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场长冯文新正在一座故障风机旁边组织工作人员检修消缺。冷风如刀,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冻得他脸颊通红。

  作为新疆九大风区之一的哈密东南部地区,风能资源良好。2016年12月30日,国电电力新疆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220千伏国电景峡东风电二场投产并入哈密电网。该风电场的顺利投运,对于促进当地新能源产业发展、改善能源结构、推动地区社会建设及地方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目前风电设备运行良好,风机也在分批调试中,已经有50多台风机调试完毕,具备发电能力。风电场以‘两站一汇集’的形式建设,就是由两个110千伏变电站,汇入一个220千伏汇集站,再由220千伏汇集站送至烟墩750千伏变电站,最终汇入哈郑直流,送至疆外,咱们这个景峡分场也是一个疆电外送项目。”冯文新介绍说。

  哈密电网作为疆电外送的桥头堡,是   电力援疆的重要通道。据了解,目前哈密电网共有装机容量1844万千瓦,其中风电装机达到了550万千瓦,光伏达到了240万千瓦,占全新疆总装机的比例在60%左右。

  数据显示,2016年,电力援疆让全疆13个地州的27家火电企业和337家新能源企业受益,提升火电平均利用小时数194小时、新能源平均利用小时数27小时。

  “电力天山”外送难

  新疆能源资源富余,当地电力消纳难度进一步加大。2016年2月17日,在新疆自治区政协举行的 “新疆特高压电网建设及电力消纳”对口协商座谈会上,该自治区经信委副主任彭季分析,电力消纳困难的主要原因有区外和区内两方面。区外方面,全国电力供应能力充裕,用电需求增长乏力,加大了疆电外送的难度;区内方面,近年来新疆装机增长快于负荷增长,产业化用电减少,在新常态下新疆重化工产业发展减速,钢铁、水泥等高耗能产业用电负荷   持续下滑,新能源超常规发展也影响了电力消纳。

  此外,疆电外送市场受阻也让本就难消纳的新疆电更加雪上加霜,受内地电力需求减弱和电煤供应价格大幅度下调等因素影响,2015年仅完成疆电外送电量286亿千瓦时,与2015年初确定的359亿千瓦时外送目标相差73亿千瓦时。

  一系列原因让新疆外送、内供电能消纳空间缩减,电能供需严重失衡,发电企业全面亏损,经营异常困难,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增大。

  疆电外送,迫在眉睫。

  2016年9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批复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同时,新疆自治区政府提出通过消纳新疆电能作为援疆工作补充升级,以市场化方式确定电价的“电力援疆+市场化”方案促进新疆电能外送消纳,实现各方共赢。

  统筹全国一盘棋

  根据双边政府框架协议,2016年,国网江西电力将购入国网新疆电力省间电量3亿千瓦时。全程参与这一交易的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交易一部谢文对此记忆犹新。“2016年9月,北京电力交易中心收到江西省政府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签订的框架协议,这也是电力援疆的第一笔交易。”与此同时,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也陆续收到了其他省市的框架协议。2016年9月7日,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在交易平台发布公告,开展第一批新疆送往江西、天津、江苏的“电力援疆”挂牌交易,共15亿千瓦时,宣告多方共同推动的电力援疆正式实施。

  然而,并不是说有了框架协议就能马上安排疆电外送。“西北的输电通道当时基本都是满的,没有富余的通道给他们用,因为通道剩余是对资源的浪费。新疆的电一下子来了很多,需要很多通道,交易安排非常困难。”谢文说。

  北京电力交易中心进一步优化调整交易安排,充分挖掘富余通道空间,统筹协调送电资源和市场主体,优先满足了   电力援疆送电需求。多方协调,竭尽全力,全国一盘棋,使原本“窝屈”的疆电得以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大江南北。

  作为新疆电力交易中心主任的房忠,如今想来,电力援疆的每一笔交易都令他难忘。他说:“在实施电力援疆过程中,国网新疆电力扮演着具体实施者的角色。2016年11月,新疆的电穿越国家电网辖区的西北、华中地区,通过江城直流送达惠州、进入广东,国家电网公司与南方电网公司的交易中心、调度机构密切协作,使得10亿合约全部落实。这也是2016年最大的一笔单体合约。”

  通道!还是通道!

  2016年,新疆的风、光、煤等化身为电能,“风风火火”闯九州。

  疆电经过750千伏线一、二通道和天中直流通道,再通过宁东、灵绍、灵宝、江城直流等省间通道转送至各省市。外送途径穿越国家电网西北、华北、华中、华东等四个大区以及南方电网。

  2016年,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在电力交易平台通过挂牌交易方式,先后组织了10次“电力援疆”市场化交易。新疆超过360家发电企业参与,其中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企业超过90%,分别完成新疆送江苏8.82亿千瓦时、送江西1.18亿千   瓦时、送天津2.01亿千瓦时、送广东10.05亿千瓦时、送北京3.01亿千瓦时,合计交易电量25.07亿千瓦时,其中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电量约2.8亿千瓦时。

  电力援疆实现了新疆本地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转换,实现了全国资源的优化配置。一组数字能够证明:电力援疆电量通过特高压天中、灵绍、锦苏直流、灵宝直流等省间输电通道送至相关省市,促进了新疆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化,拉动新疆GDP增长约92亿元;同时利于中东部援助省份节能减排,减少当地二氧化碳排放量197万吨、二氧化硫排放量6万吨,实现了多方共赢。

  记者从新疆电力交易中心了解到,国家发展改革委已将电力援疆作为解决新疆新能源弃电、促进新疆新能源健康发展的具体措施,国家电网公司也将出台进一步加强支援新疆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支持电力援疆市场化外送,扩大市场交易规模。

  “十三五”期间,新疆将陆续投产建成准东五彩湾至华东皖南、准东至成都、伊犁至湖北三条±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及库车—巴基斯坦±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届时疆电外送能力将达5000万千瓦,满足新疆电力大规模外送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