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电联会员动态 > 电网

特高压“解渴”夏季高峰用电

时间:[2017-08-24 ] 信息来源:亮报
作者: 
浏览次数:

  8月14日,榆横—潍坊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正式投入运行,成为继酒泉—湖南、晋北—江苏(投运后称“雁淮特高压工程”)、锡盟—胜利特高压工程后,今年投运的第4条特高压线路。这条特高压线路的投运,标志着列入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计划重点输电通道的“四交”特高压工程建设任务圆满完成。

  优化网架结构
  “特高压入鲁”再开大通道
  8月18日的山东潍坊,炽热的阳光烘烤大地。在距离潍坊市区西南方向40公里外的昌乐变电站内,值班班长李露露与三名同事,已经在室外36摄氏度的高温下工作了一下午。“线路投运初期,对设备的全面巡视格外关键,我们必须一丝不苟地完成每一项巡检任务。”李露露一边拿起手中的红外线测温仪,一边说。
  李露露口中的“线路”并不是一般的输电线路,而是8月14日投运的榆横—潍坊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以下简称“榆横—潍坊特高压工程”)。他所在的昌乐变电站,正是这项特高压工程的终端站。
  “从8月11日线路投入72小时试运行到现在,我们的神经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8月14日上午线路正式投运,我们还来不及喘口气,就立刻投入到了线路的日常运维工作中去。”李露露的话体现了变电站中所有工作人员的日常状态,每次轮班3天时间,值班组中的每一个成员,都知道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责任重大。
  榆横—潍坊特高压工程是继锡盟—山东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后,第二条建成投运的“特高压入鲁”大通道,2×1050公里的输电距离,也使之成为迄今为止输电距离最长的特高压交流工程。该工程的投运,还标志着列入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计划重点输电通道的“四交”特高压工程建设任务圆满完成。
  摊开国家电网的网架结构图,榆横—潍坊特高压工程的投运对于优化电网网架结构,具有重要作用。“这条线路西部连接陕西、山西煤电基地,东部连接扎鲁特—青州特高压直流工程和锡盟—山东特高压交流工程,是华北特高压网架的重要组成部分。”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发展策划部相关负责人介绍道。
  今年夏天,山东电网的最高用电负荷3次刷新历史记录,达到7217.9万千瓦。在用电负荷不断攀升的背景下,榆横—潍坊特高压工程的投运,将同锡盟—山东特高压交流、银川东—青岛±660千伏直流和500千伏辛聊双线、黄滨双线一道,与西北、华北电网联网,为山东电网带来充足的外来电。
  除此之外,今年7月投运的另一条特高压——锡盟—胜利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也将汇集内蒙古自治区内7个配套电源项目,与锡盟—山东、锡盟—泰州特高压工程相联,进一步提高山东电网接收省外来电的能力。
  记者从国网山东电力了解到,今年年底,山东还将投运“潍坊一站一线”交流、上海庙—山东±800千伏直流等特高压工程,届时,山东电网接纳省外来电的能力将达2000万千瓦。

  分担电网负荷压力
  雁淮线送晋电“下江南”
  另一条起源于山西的特高压线路同样在今年夏天顺利投运。从雁门关外的朔州市平鲁区,±800千伏雁淮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以下简称“雁淮特高压工程”)跨越山西、河北、河南、山东、安徽、江苏6省,将源源不断的电力送入1119公里之外的江苏淮安换流站。
  雁淮特高压工程投运于今年6月30日。就在投运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条线路便经历了“职业生涯”中的首次考验。
  今年7月中旬过后,江苏大部分地区连续遭遇4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天气,空调开机率居高不下,持续增加的用电负荷在给人们带来清凉的同时,也在不断考验着江苏电网的承受能力。
  7月24日上午10点14分,伴随着高温的烘烤以及无数空调外机的疯狂运转,江苏电网最高调度用电负荷首次冲破1亿千瓦,达到10002.4万千瓦。这也使江苏电网成国家电网系统首个负荷破1亿千瓦的省级电网。
  当天,面对居高不下的用电负荷,雁淮特高压淮安换流站当班值长王浩杰接到了国家电网公司国家电力调度控制中心的命令——提升雁淮特高压输电功率。
  当晚7点15分,雁淮特高压工程的双极送端功率从之前的390万千瓦顺利提升至440万千瓦,而就在2个小时后的9点10分,江苏电网最高用电负荷达到10218.6万千瓦。“这一天,雁淮特高压工程共向江苏输送了8180.1万度电。”王浩杰自豪地说。
  雁淮特高压工程的投运,是晋电“下江南”的有益实践。早在1997年,江苏就与山西开展协作,开“变输煤为输电”之先河,在山西南部的阳城县建设坑口电厂,并架设全长733公里,从电厂到江苏淮安的500千伏阳淮线,以“专厂、专线、专供”形式,将电力直接送到江苏。今年投运的雁淮特高压工程,更是提升了800万千瓦的输电能力,这相当于在江苏上马了8台百万千瓦的大型发电机组。
  目前,雁淮特高压工程仍在迎峰度夏期间承担着为江苏输送外来电的重大作用,该线路与其他线路通道配合,可为江苏电网带来超过2300万千瓦的外来电。“日常情况下,线路的输电功率保持在220万千瓦,但如果到了中午、晚上等用电高峰期,线路的输电功率可调至440万千瓦,以保证电力的充足供应。”王浩杰告诉记者,投运至今,雁淮特高压工程共为江苏送电超过35亿度。
  此外,雁淮特高压工程的投运,还将在优化江苏全省能源消费结构、促进大气污染防治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经计算,雁淮特高压工程的年送电量将达450亿度,相当于2016年南京市全社会用电量的近9成。如以火电机组计算,每年可减少燃煤运输约2000万吨,相当于减排二氧化碳约3800万吨和氮氧化物4.0万吨、二氧化硫3.4万吨、烟尘2.1万吨。

  促进清洁能源外送
  甘肃的风“点亮”湖南的灯
  目光转向甘肃。“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祁连山下,日夜不停的风沿河西走廊穿堂而来,从酒泉城中呼啸而过。研究表明,酒泉可开发的风能资源高达8000万千瓦。正因为此,这里成为了我国第一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
  “甘肃风能、光能好,但送出条件薄弱,这也成为了制约当地新能源发展的主要瓶颈。”在中电国际酒泉风力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庆辉眼中,外送通道建设是破解甘肃新能源发展难题的重中之重。虽然今年上半年,甘肃电网弃风弃光率分别下降10.35和9.55个百分点,但这依然不能掩盖人们对于清洁能源外送通道的渴望。
  终于,好消息传来。6月22日,酒泉—湖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以下简称“酒泉—湖南特高压工程”)正式投入运行。全长2383公里的输电线路西起酒泉市瓜州县,东至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县。作为国家“西电东送”战略重点电网建设项目,酒泉—湖南特高压工程还是我国首条大规模清洁能源输送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
  截至今年6月底,甘肃电网风电装机已经达到1277.18万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26.01%。过去,酒泉地区大规模风电只能通过西北—新疆联网工程一、二通道送出,外送能力十分有限。正如国网甘肃省电力公司董事长李明所言,酒泉—湖南特高压工程的投运将促进当地的清洁能源消纳,实现能源在更大范围能的优化配置。
  现在,特高压横穿大半个中国,甘肃的风可以在瞬间“点亮”湖南的灯。酒泉—湖南特高压工程投运两个月来,向千里之外的湖南,及沿途湖北、江西等省份,送去了超过7亿度的清洁电力。
  数据显示,酒泉—湖南特高压工程每秒钟能传输13万度电,一年可向湖南输送电量400亿度,这相当于6个长沙电厂的年发电量,可满足湖南每年四分之一的用电需求。
  如今,摊开一张中国地图,从西北边陲的新疆,到东南沿海的福建,从资源丰富的内蒙古,到用能大省江苏,国家电网公司经营区域内的特高压线路多达15条。再加上正在建设的“一交四直”5条特高压工程,国家电网公司在运在建特高压线路已长达3万公里。
  未来,特高压的队伍还将不断扩大,一条条穿越山川田野的特高压线路也将如桥梁一样,把城市与城市之间紧密联接在一起,在炎炎夏日,为人们送去千里之外的电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