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电联会员动态 > 电网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开创新机制,强化西电东送计划执行,丰富市场交易手段,打赢蓝天保卫战

时间:[2018-01-31 ]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作者: 
浏览次数:

  ●2017年西电东送电量首次突破2000亿千瓦时,达到202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8%。

  ●2017年增送云南富余水电276.6亿千瓦时。

  ●研究制定云贵水火电置换方案,首次以市场化的方式实现云南水电和贵州火电之间进行置换,增加云南水电消纳6.2亿千瓦时。

  1月以来,受多重因素影响,广东全省电力供应趋于紧张,近日寒流来袭,用电量进一步增大。而当前,广西电力富余。对此,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协商有关单位,在1月26日组织开展2018年1月至2月广西送广东临时电力交易,参与交易的全部为核电、水电等清洁能源。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电东送怎么“送”都是按照政府间协商机制进行计划安排。如今,电力市场化改革步伐加快,电力供需形势变幻莫测,如何让计划跟上市场灵活安排送电?本次广西送广东临时电力交易就是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的一次有益探索。作为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产物,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充分发挥平台作用,开创了西电东送“计划+市场”的新机制。

  计划

  将西电东送计划分解到电厂 让外送电量看得见可监控

  通常,每年年底南方电网公司会以国家指令性计划、地方政府间框架协议计划为依据,编制第二年西电东送跨省优先发电计划。

  “这些协议计划,以前都是以网对网的方式签订合同,由政府把计划电量打成一个包分给各个电厂。但对于具体的电厂来说,哪部分是外送的,哪部分是供给省内的负荷,谁都说不清。”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交易组织部主管丁军策举例说,如果贵州因电煤短缺导致整体送电能力下降而不能严格执行西电东送年度计划时,不管是对送端的贵州还是对受端的广东来说,都不知道是哪个电厂少送了。

  为进一步强化西电东送计划管控,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于2017年建立了“年度制定计划、月度分解调控、月内临时调整”的闭环管控机制,推动将西电东送计划分解到具体电厂,并签订年度购售电合同。

  “这种情况下,如果有电厂少送电时,就可以根据签订的购售电合同对其进行违约处罚。”丁军策告诉记者,这种机制让外送电量看得见、可监控,大大提升了计划执行的刚性。

  据了解,2017年全年西电东送电量首次突破2000亿千瓦时,达到202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8%,较年度计划多215.8亿千瓦时,其中增送云南富余水电276.6亿千瓦时。

  2018年,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将进一步加强交易计划管理,完善西电东送管控及调整机制,促进西电东送执行常态化。

  市场

  汛期开展云贵水火电置换 枯期市场化交易“拉水腾库”

  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在西电东送过程中,当电力供需形势发生变化,比如贵州因电煤短缺想减送而云南因来水较好想增送时,有没有可能通过市场化交易来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自2016年成立以来,就充分发挥电力市场作用,大力开展西部清洁能源消纳市场化交易,取得了积极成效。

  去年9月,云南澜沧江、金沙江来水好于预期,但省内用电需求却没有相应增长,导致消纳云南水电压力剧增。在这种情况下,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研究制定了云贵水火电置换方案,首次以市场化的方式实现云南水电和贵州火电之间进行置换,增加云南水电消纳6.2亿千瓦时。

  所谓云贵水火电置换,就是指在西电东送通道满负荷运行的情况下,把原来贵州火力发电送广东的份额,换成由云南送广东。这一方式也被称为是对西电东送原有交易机制和格局的又一次突破。

  此外,去年初,面对汛前各水库水位较高的情况,广州交易中心积极引入市场化方式,促成广东、云南省政府开展协商交易,实施“拉水腾库”,消纳水电达到145亿千瓦时,为汛期富余水电消纳争取了空间。

  “拉水腾库”是指在枯水期消落各水库的水位,为汛期腾出空间。“我们都知道,电力难以大规模储存,但水作为一次能源,却可以一定规模地储存。”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副总交易师陈玮说,澜沧江、红水河流域都有龙头电站,它能够充分发挥跨时空、跨流域的调节作用,有效缓解水电消纳压力。通俗地讲,就是在枯期先把龙头电站的水能转化为电能,为汛期集中来水腾出存储空间。

  陈玮告诉记者,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今年还将关注枯期市场化交易组织。“枯期市场化交易是清洁能源消纳工作的重要一环,对于实施‘拉水腾库’,减少汛期弃水具有重要意义。”陈玮说,特别是在今年广东电力供应紧张的情况下,开展枯期市场化交易也有助于保障广东电力供应的稳定。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还将持续采取“计划+市场”手段,坚持双管齐下,积极开展跨省跨区市场化交易,加强交易计划管理,加强西电东送政府间协商,确保完成清洁能源消纳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