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陈豪:愿与各方合力推进云南电改

时间:[2017-03-09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作者: 
浏览次数:

  3月7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云南代表团进行分组会议。会议休息期间,《中国电力报》记者就云南电力体制改革等相关问题独家专访了云南代表团团长、云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陈豪。

  电改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陈豪还有一个身份:云南省电力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陈豪介绍,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以来,云南省委、省政府一直跟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能源局等相关部门保持着密切沟通,共同推进云南的电力体制改革工作。“应该说,云南的电力体制改革工作是走在全国前列的,云南的电力体制改革正在不断深化。”

  2016年8月,昆明电力交易中心挂牌运行,这是当时全国第一个电网公司相对控股的电力交易中心。并且,采取了向社会招募的方式确定股东来组建电力市场管理委员会。

  “这是云南电力体制改革走得最大的一步。”陈豪表示,多家企业跟南方电网合资组建股份制电力交易中心,电网公司相对控股,这是首创之举。

  昆明电力交易中心注册资金5000万元,其中,云南电网公司出资2500万元,股比50%;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资500万元,股比10%;华能澜沧江水电有限公司、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云南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云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保山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各出资400万元,股比8%。

  “电网之外的其他企业占股还是很大的,这是云南电力体制改革跨出的重大一步,这就往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步一定要走出去,当然,以后的路还很长。”陈豪对记者说。

  “目前云南的国有企业改革还处于起步阶段,云南在这方面的工作确实是相对比较滞后的,但是我们把今年定位为云南国企改革的攻坚年,要更多地往混合所有制经济这方面改。要提高竞争力,就必须要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企业。”陈豪对记者说。

  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底,云南省内全年市场化交易电量突破500亿千瓦时,达59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4.4%。通过跨省区电力市场化交易机制,云南电力市场实现云电送粤框架协议外增送电量134.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6.2%;云南西电东送全年送电量首次突破1000亿千瓦时,达110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6.3%。

  要解决云南水电富余、弃水严重的问题

  对于2017年云南的电力体制改革工作,陈豪表示:“我们首先要解决两个重要问题,第一是输配电价要科学、合理制定,第二是要解决云南水电富余、弃水严重的问题。”

  自2013年开始,云南的弃水矛盾越来越突出,2016年的弃水电量达到315亿千瓦时。陈豪认为,解决云南弃水的主要方法就是水电外销,“目前水电外送通道建设依然不足,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比如说,云南是在南方电网的覆盖范围内,如果我们要往长三角输送电力的话,还存在一定障碍。”陈豪对记者说。

  2016年,云南省与江西省签署了《能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推进“云电入赣”通道建设,建设白鹤滩水电站至江西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白鹤滩直流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江西省首条特高压直流项目,届时输电容量将达到800万千瓦,每年向江西省输送超过300亿千瓦时清洁能源电量,使云南的清洁能源能够在更大范围内得到消纳。

  “我们跟江西省签订的电力外送协议,最初是战略性合作协议,现在是签订了实质性水电外送合作协议,我相信,这也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陈豪表示。

  据了解,烟草、冶金和能源三个产业支撑了云南全省工业结构的80%以上,而能源产业又是云南的第二大工业产业,云南能源产业的主力又是水电。“我们云南目前的电力总装机是8300多万千瓦,水电装机容量约6000万千瓦,还有1400万千瓦左右的火电。”陈豪对云南电力工业发展数据了然于胸。

  “目前云南还有正在进行移民工作、即将开工的白鹤滩水电站和乌东德水电站,这是金沙江上的两座大型水电站,这两座水电站的装机加起来超过了三峡电站,那么,这两个大型水电站发的电一定要往华南、华中和长三角地区送,力争不能再弃水。国家投入了那么大的资金,再让水白白流掉是非常可惜的,而且水电是清洁能源,对减排有巨大作用,所以改革要往这些方面继续深化。”

  据了解,“十三五”期间,云南计划优化开发绿色能源,建成国家清洁能源基地,发挥清洁电力优势,打造云南水电品牌,成为国家清洁可再生能源和西电东送基地,继续推进澜沧江和金沙江水电建设,配合国家决策推进怒江干流水电开发,到2020年水电装机达到7000万千瓦。

  “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和南方电网对我们云南省的电力体制改革是非常支持和重视的,在各方的指导下,云南省的电力体制改革还要进一步深化,我们也与各方建立了非常融洽的协调机制。我们愿与各方合力推进云南电改工作。”陈豪最后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