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家华:“世界第一排放大国”是现实也是压力

时间:[2011-03-07 ] 信息来源:亮报
作者:
浏览次数:

  《亮报》:随着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我国温室气体排放速度增长很快,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一排放大国了,您对这个“第一”怎么看?

  潘家华:这个“第一”很正常,中国本来就应该是第一,人口是世界第一,现在经济增长的速度也很超前,钢铁产量全球第一,水泥产量全球第一,家电、汽车也是全球第一。这样一些全球第一,没有能源消费的保障,没有温室气体排放怎么能够第一呢?所以很正常,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们正是处于工业化、城市化的快速推进时期,在这个快速推进时期有大量的碳存量的积累,高速公路、高速铁路、房屋建筑,这些都是属于碳存量。你一旦把这个房子建好以后,50年、80年、100年就不用每年建了,所以这个存量有一个积累的过程,我们现在正在积累的快速时期,所以,这是很正常的,我们需要积累。

  《亮报》:有人认为,我国如果成为“世界第一排放大国”是不是意味着我国在节能减排方面不够重视,做得不好呢?

  潘家华:我国没有故意排放,浪费能源。现在很多产品的生产效率、能源效率,甚至比发达国家还高。

  所以人们现在有一种误解,说我国温室气体排放高、能源消耗高,这完全是一种误解。我国目前火电的发电效率比世界先进水平都高,我们现在已用超超临界机组发电,每度电只要270克标准煤,加上厂用量280克就够了。而在发达国家,现在一般都要在350克以上,因为是老机组,我们现在所有的新的发电技术都是超超临界机组。远比发达国家的效率高,而且我们现在热电联供。我们现在的汽车发动机的效率比美国高,已经跟欧盟、日本在一个水平线上了。

  而且我国人均排放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并不高,只有美国的四分之一,欧盟的二分之一。所以,我们看到北京、上海有部分富人生活很奢华、很浪费、很排放,但是我国穷人居多,很多人温饱问题没有解决,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国现在这种排放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种基本生存的排放,而不是发达国家奢侈浪费的排放。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国如果是这个“第一”应该是很正常,可能这个“第一”还要再继续增长一段时间,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从另外一方面来讲,我们现在也要致力于低碳发展,我们感觉到一种压力,我们需要更低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