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节能发电调度样本分析 经济补偿效果好

时间:[2013-06-18 ] 信息来源:中电新闻网
作者: 
浏览次数:

  5月27日下午,上海市环保局与市经信委领导来到上海市电力公司,将“全国减排先进集体”荣誉证书授予调度控制中心,表彰其在“十一五”期间为节能减排做出的突出贡献。

  上海节能发电调度工作在行政手段介入的同时,注重用经济手段调动发电企业参与的积极性,并将脱硫脱硝等减排政策融入其中,被誉为“真正实际开展的既节能又环保的绿色节能发电调度”。上海市电力公司调度控制中心因此成为全国唯一获得 “全国减排先进集体”的电网公司调度机构。

  先行先试节能减排成效初显

  2007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家发展改革委等4部门联合制定的 《节能发电调度办法(试行)》,并确定率先在广东、江苏、河南、四川、贵州等5省试行节能调度。上海虽然并未列入节能发电调度的示范点,但作为国际大都市和能源紧缺城市,却主动地开展节能发电调度研究工作。

  从2006年开始,上海市经信委就委托上海市电力行业协会组织发电企业、电网企业结合上海电网的实际情况,开始开展上海电网节能发电调度的研究工作。2007年3月,上海市经信委会同上海市发展改革委联合颁发了《关于做好本市2007年发电量置换工作的通知》文件,探索在上海市开展高效发电机组代发部分低效发电机组发电量的发电量置换工作。

  2010年,华东电监局会同上海市经信委、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上海市节能发电调度工作的通知》;2012年又共同出台了 《上海电网节能发电调度工作实施方案(试行)》,标志着上海电网节能发电调度步入正式实施阶段。2013年初,针对在试行期间发现的问题,三部门对《实施方案》进行了修订完善,并于3月18日正式印发。

  “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上海近年来在大力推进创新驱动、转型发展,对资源与环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谈起上海市在节能发电调度工作中为何如此主动,华东电监局市场价财处处长刘平凡说。

  上海市电力公司调度计划处高级主管翟   海青告诉记者,上海电网的燃煤机组种类多,差异大,新、老机组并存,高、低能耗机组并存,因此存在一定的节能减排空间。

  据介绍,2012年参与上海电网节能发电调度的机组为公用燃煤机组,即在公用燃煤机组中由高效机组(电厂)替代低效机组(电厂)节能调度发电。高效机组指超临界60万千瓦级及以上或供电标煤耗低于310克/千瓦时机组,低效机组指亚临界60万千瓦级及以下或供电标煤耗大于等于310克/千瓦时机组。

  刘平凡告诉记者,2012年,上海电网将能耗水平高的机组电量计划置换给能耗低水平低的机组代发,有效促进了上海市节能减排。经测算,2012年,上海节能发电调度共置换发电量20.9(上网电量19.53)亿千瓦时,节能发电调度全年可节约标煤10.20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1157吨。

  经济补偿替代双方均可获益

  高效机组替代低效机组发电,怎样保护低效机组的利益,使他们不白奉献呢?上海市的节能发电调度用经济手段较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

  《上海电网节能发电调度工作实施方案》明确了节能发电调度的定价原则是:有利于节能调度的可持续运行,使高效机组(电厂)通过节能发电调度增加发电可获取合理利润,低效机组(电厂)减少基数电量后可取得合理补偿和部分收益。

  根据 《上海电网节能发电调度工作实施方案》,替代一方的高效机组(电厂)的节能发电调度电价(代发电价)实行全网统一电价,由燃料成本、三项费用(运行材料费、排污费、粉煤灰处理费)和预结代发电受益三部分组成。而被替代一方的低效机组(电厂)的节能发电调度电价(补偿电价)实行一厂一价,由政府批准的各低效机组(电厂)上网电价扣除其燃料成本、三项费用后,再加上预结代发电受益计算。

  翟海青向记者解释说,上网电价、三项费用两项基本是个常量,燃料成本是个变量,而节能空间就是低效机组发电成本与高效机组发电成本的差值。具体来说,就   是低效机组的燃料成本加上三项费用后的成本总额,减去高效机组燃料成本加上三项费用后的成本总额。

  他举例说,外高桥电厂(低效机组)的燃料成本是0.4621元/千瓦时,外三电厂(高效机组)的燃料成本0.33359元/千瓦时,假定两台机组的三项费用相等 (实际低效机组的三项费用也高),那么,预结代发电量就是0.4621元减去0.33359元,乘以实际替代发电量。假定替代发电的上网电量是6亿千瓦时,那么,预结代发电受益空间大约就是0.12851元乘以6亿,等于7700多万元。

  据介绍,在试行方案里,预结代发电受益在低效机组和高效机组的分配比例是2:8,而在正式方案里,为使被替代的低效机组得到更好的补偿,这一比例调整为4:6。

  “上海的节能发电调度方案使替代和被替代双方都能获得收益,较为合理,因而推行起来比较顺畅。高效机组在计划发电量的基础上,额外获得一块发电收益,而低效机组不发电也可以获得一定的稳定收益。”翟海青说,在实际操作中,先给予低效机组一个“固定成本”,来弥补低效机组的人员成本等,计算方式是上网电价减去这个机组的燃料成本,再乘以年初核定给企业的年度计划发电量中被替代的计划电量。之后,再进行预结代发电受益的分配,合起来就是低效机组的收益。

  根据2012年上海市节能调度发电清算,被替代的外高桥电厂通过节能发电调度获得收益是4100多万元,吴泾电厂六期获得的收益是2000多万元,石洞口一电厂获得的收益是2400多万元,吴泾电厂二期获得的收益是4200多万元。

  减排融入绿色调度更进一步

  “上海市电力公司的绿色节能发电调度工作,是一种真正实际开展既节能又环保的调度行为。”上海市环保局副局长孙建在为上海市电力公司颁发证书时称赞道。

  上海市节能发电调度的目的不只要“节能”,同时还要“减排”,对大气污染排放水平进行管控,这也是上海市节能发电调度的领先之处。

  上海市经信委与环保局在2007年就感受到了减排的重任,当年为减少污染物排放,曾要求上海市电力公司购买外省的清洁水电,因此两部门要求节能发电调度课题组研究在原经济调度的基础上,寻求既节能降耗又可以减少污染物排放的途径。课题组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调查研究,最终提出了以污染物排放系数修正煤耗形成的煤耗曲线,进行节能调度的思路。

  翟海青告诉记者,上海市的节能发电调度将机组脱硫脱硝情况同煤耗一起作为确定高效机组与低效机组划分的指标,通过加权平均测算。

  据记者了解,2012年,漕泾电厂煤耗为284克/千瓦时,加入脱硫脱硝情况后,综合煤耗为281克/千瓦时;吴泾电厂煤耗为315克/千瓦时,加入脱硫脱硝情况后,综合煤耗为313克/千瓦时;可以看出,这两家电厂的综合煤耗低于实际煤耗。而石洞口二电厂煤耗为307克/千瓦时,加入脱硫脱硝情况后,综合煤耗为308克/千瓦时,高于实际煤耗。通过这种手段,上海市更加有效地促进了让脱硫脱硝率高的低排放机组多发电的减排目标的实现。

  “脱硫脱硝情况的融入非常有意思,它可以根据环保的需要随时调整,增加权重,现在是按照环保因子为1的权重加入的,以后也可以增加到2,甚至3。市里面据此给我们的节能发电调度起了个名字叫‘绿色节能调度’。”翟海青介绍说。

  上海市电力公司副总经理胥传普表示,未来将在市环保局、市经信委的指导下,全覆盖地接入各发电厂排放信息,在本市煤电发电利用小时数下降,节能减排空间变小的情况下,继续深入做好绿色节能发电调度工作。

  上海市电力公司总经理冯军也表示,节能减排工作关系公众民生、体现企业的社会责任,上海市电力公司将在节能调度上再接再厉。

  据悉,下阶段上海市电力公司还将积极配合环保部门需求,探索将更多排放指标,如社会普遍关注的颗粒物污染 (PM2.5指数)等纳入电厂排放监测系统。(赵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