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战略规划需要考虑美国的角色

时间:[2015-05-22 ] 信息来源:环球财经
作者: 
浏览次数:

  国际地缘政治有一个著名的案例。英国是大西洋中的一个岛国,国土、资源、人口等与欧洲相比都很有限,它如何能成为“日不落帝国”称霸世界?英国当年的策略就是把欧洲大陆弄得四分五裂,避免欧洲大陆的统一与整合,使得欧洲大陆国家难以壮大。然后英国通过掌握海上交通,汇聚自己的实力,与分裂、分散的欧洲抗衡,最终成就了它世界霸主的地位。这个国际地缘政治的先例,对于当今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有借鉴意义吗?

  从全球来看,欧亚大陆好比是当年的欧洲大陆,美国就好比当年孤悬海外的英国。中国同时发展“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其结果将是欧亚大陆通道和海上通道的整合。换句话说,“一带一路”把当年英国想做的和不想做的,同时都要做了。那么,与当年英国地位和角色类似的当今美国会怎样?从英国到美国的地缘政治的血缘关系看,事实上,美国是想扮演当年英国的角色,借鉴英国当年的地缘战略,即:让欧亚大陆难以整合、协作,而美国依靠强大的海上实力,掌控世界范围内的海上通道和资源。

  “一带一路”必然冲击美国利益

  因此,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对于美国肯定是有冲突的。首先,美国不希望中国借助“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将整个欧亚大陆整合起来,因为那样的话,团结为一体的欧亚大陆整体实力将超过美国;其次,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战略,也将明显影响美国的海洋实力和海洋霸权。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如今一方面在欧亚大陆多个地点制造不稳定因素,另一方面高调地“重返亚太”,在中国的东海、南海不断煽动和制造麻烦,就是美国对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直接反应。所以,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必须面对一个问题:我们允不允许美国的介入?通俗一点说就是:我们要不要带美国玩儿?

  美国是二战后世界秩序的缔造者,也是当今世界游戏规则的制造者。因此,从现实的角度考量,尽管美国可以在TPP、TTIP中把中国排除在外,但中国如需要顺利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就不能不考虑美国的反应以及其利益,就如我们需要考虑俄罗斯或其他国家的反应及利益一样。

  构建平等的“欧亚共同体”

  三年前,基辛格在《论中国》一书里提到,两次世界大战前后,欧洲内部及美国互相争得焦头烂额。二次世界大战后,以美国为主导,建立起“大西洋共同体”,欧美终于携起手来,避免了无休止的内耗。基辛格认为,如今,美国虽然一国独大,但也不想或不该与中国为敌,而应该彼此合作。基辛格由此提出了“太平洋共同体”的概念,认为以此可以建立中美之间经济互赖、战略互信关系的未来前景。

  我认为,对于基辛格提出的“太平洋共同体”,中国可以接受,习主席也说过“太平洋很大,可以容得下中美两国”。但是,中国应该让美国明白和接受一个现实,“太平洋共同体”不能由美日主导,而应该由中国和美国在平等的地位上共同主导。此外,美国构建“大西洋共同体”和“太平洋共同体”,它自己处于中间,凸显了它的重要地位。“太平洋共同体”即便实现中美互信合作,中国在以美国为核心的两个“共同体”中也是次要的位置。因此,中国一方面应该与美国在平等基础上构建“太平洋共同体”,另一方面,中国还应该在广阔的欧亚大陆上,与欧亚大陆的众多国家平等互利地构建“欧亚共同体”,使得中国也处于两个共同体的中间,这才能实现与美国相同的平等地位。

  可以给美国留位子

  即便当今美国对于中国有种种挑衅行为,我认为,推进和实现“一带一路”战略也没必要与美国为敌,没必要彻底排除美国,应该给美国留一个位子。否则,美国一定会制造更多的麻烦乃至冲突,这将严重影响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现。再则,中国对于各个地区和国家的原则是诚信合作、互利共赢,这个原则同样适用于美国。

  中美两国之间也的确应该提高合作的强度、扩大合作的广度,这对于中美两国乃至世界都是有利无害的。当然,这一中美合作要有前提,即美国需要抛弃从冷战时期延续下来的意识形态的歧视,放弃潜意识中依然存留的对于中国的不信任和敌视。所以,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如何与美国共同合作,美国改变陈旧落伍的冷战心态是关键。

  传承和发扬“大家庭”观念

  此外,“一带一路”并不是纯粹的经贸战略,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通过“一带一路”经贸合作,架起文化沟通的桥梁。这关乎中国的长远利益。诚然,在“西进”的路上,我们首先遇到的是与悠久而强大的伊斯兰文明的交流和碰撞,如何能够求同存异,取得共识,携手融合?推进一带一路战略,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就是构建“命运共同体”;从文化的角度,我建议可以传承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清晰的概念——大家庭。在“一家亲”的观念下,大家彼此之间虽然也有争争吵吵,但是一起冲突就反目为仇大动干戈的还是少数,多数都能一桌子上坐下来,通过谈判取得共识。在现阶段,用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达到“大家庭”的融合?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综上,“一带一路”战略的顺利实施,一方面需要多动脑筋,照顾到美国的反应与利益;另一方面也需要思考如何通过文化的交流、文明的交融去熨平中国在“走出去”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冲突。从最现实的眼光出发,去打造最长远的战略。